新晋本土喜剧团体“扯馆儿”演出
助力“文学陕军” 陕师大出版总
团结带领广大文艺工作者
牢牢把握文艺创作的根与魂
养狗的问题多——看看文明问题

新晋本土喜剧团体“扯馆儿”演出

2019-07-18 09:25 主页 来源:未知
新晋本土喜剧团体“扯馆儿”演出

“脑壳里头差根弦儿哩勒种叫做哈板儿,想精想怪东西多哩勒种叫有板眼儿,一天到晚搂实费哩勒种叫嘿千翻儿,好耍好笑好喜剧哩勒种才是扯馆儿……”每当这段方言Rap在时代天街重演时代艺术中心响起,台下的观众早已心领神会,做好了鼓掌和爆笑的准备。
 
近半年来,本土喜剧团体“扯馆儿”在此驻场演出,独特的呈现形式和地道的方言笑料广受追捧,正在成为山城喜剧舞台一道新的旋风。
 
“扯馆儿”的演出据说已经一票难求,除了吸引本土年轻人,还有不少四川、贵州等地的粉丝慕名前来。这个年轻的团体如何迅速崛起?演员们又有何故事?近日,这个相声团队的主要合伙人及演员接受了记者采访。
 
短视频帮他们“梦想照进现实”
 
“一开始我们是说相声的,慢慢发展到现在,又加进了小品、脱口秀等多种艺术形式,成为一个综合性的喜剧团体。”55岁的李春雷是扯馆儿发起人之一,也是团体里最年长的老大哥,回忆起创业之艰难,他感慨颇多。
 
“说相声、演小品等只是我们的兴趣和副业,团体20几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李春雷说,成员中有公务员、开公司的、做微商的等等,他自己则供职于水厂,“我跟相声的缘分有些年头了,上世纪80年代的谐剧大师王永梭老师在重庆演出办班我就学习过,在本职工作之外,我从业余表演开始,就再没离开过舞台。”
 
2016年,李春雷与重大毕业的周殿杰等发起扯馆儿团体,从方言相声开始摸索他们的民间曲艺之路。“最早也在重演这个剧场,之前是私人老板经营,后来做垮了,我们开始各处打游击,今年这边重新装修后找到我们,签下了一年驻场合同。”
 
忽然一下蹿红是在今年1月。李春雷回忆,火得其实有点歪打正着,“按理说剧场演出录像是不允许的,但刚好就有个角落的观众,偷偷录下演出视频发了抖音,结果很快就粉丝猛涨,越来越多人知道了我们,后来我们自己也开了抖音号运营,推广效果不错。”
 
目前抖音app显示,扯馆儿的粉丝接近60万,总点击数在200多万,转发数据喜人。“我们从1月开始把单一的相声加入了小品、脱口秀,再在抖音助力下,把周边四川、贵州等西南方言区的观众都吸引来了,现在每月两场演出,连9月份的票都售空了,听说网上黄牛溢价率达到300%。忽然一下的蹿红,真是我们也没想到的。”李春雷说。
 
心愿是传承重庆方言记忆
 
尽管已经在本土火起来了,但扯馆儿并没有开始粗放型发展,事实上前半年他们的驻场演出只有每月一场,最近才开始升级为每月两场,每场节目并不多,两个小时下来不过5个节目而已。按每场满员500多个观众来算,他们的观众群体依然较少,对此李春雷笑说,慢慢来,好东西嘛总要慢慢打磨。
 
方言相声,方言双簧,方言脱口秀,方言小品……方言是扯馆儿喜剧最大的标签,也是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亮点。李春雷说,立足方言发扬光大也是扯馆儿全体成员的心愿。
 
“我们有点担心一个趋势,很多重庆小孩儿在家说普通话,可能几十年后地道的重庆方言文化就没有了。本土的东西需要人去传承,普通话肯定重要,但本土东西流失了就找不到根了,多可惜。”李春雷举例道,“很多地道言子儿现在年轻人都不晓得,有一次我演出说了个‘敦笃’,还有观众觉得稀奇,其实重庆话有喜感有味道,我们在曲艺表演中通过掌握节奏力度来加以推广,还是很受欢迎的,像言子儿对子,李子坝对枇杷山、洋河对土桥,这些都很好耍。我觉得好好挖掘有助于避免重庆方言文化断档的局面,我们来传承发扬,引领大家找回记忆,很有意义。”
 
逗乐坊坊主宋好: 相声输出麻辣味是很好的创新
 
专家
 
扯馆儿是以方言相声起家发展而来的综合性喜剧团体,在传统相声从业者看来,他们的创新值得尊重和借鉴。相声研究者、逗乐坊坊主宋好表示,“相声作为一门传统语言表演艺术,本身很包容,它产生在北京,也在京城以外很多地方发展红火,其实艺术发展到了一个地方,肯定要考虑本土化,这一点上我们认为扯馆儿很不错,他们不少演员也是从逗乐坊出来的,我觉得我们可以互相汲取营养,共同创造重庆喜剧事业的繁荣。”
 
对于耿粲林提到的“麻辣相声”的说法,宋好认为,“相声输出麻辣味”是很好的创新,“说到麻辣,可以拿川菜打个比方。一提到川菜,很多人都会认为又麻又辣,这固然不假,但其实很多顶级的川菜都是不辣的。只是麻辣,成为大众广泛认知川菜的一个显著特色。相声也是如此,兼收并蓄,本身已经有很广泛的观众基础,为大众所喜爱,如果加上一点麻辣味,会使得它更有地方风味。
 
我曾经提出一个公式,逗乐坊相声=传统艺术+时尚内容+麻辣味道,其实对于地方曲艺来说,这种融合应该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之路。”
 
耿粲林: 半路出家把相声说到东方卫视
 
人物
 
李春雷说扯馆儿的成员都为了兴趣“不务正业”,年初才加盟的耿粲林便是一个典型。他曾在部队服役18年,还曾被今年柏林电影节新晋“影帝”王景春相中,作为贴身助理北漂了两年,最终却在2019年初回到重庆,从事心爱的喜剧事业。
 
“我这个人经历本来就蛮复杂的,大学都读了四个。”耿粲林在北碚长大,起初在后勤工程学院学建筑,后来去武警成都指挥学校学指挥、南京政治学院学经济管理、解放军艺术学院学戏剧表演,“从一开始顺从家里意思学建筑,到后来越来越听从内心声音,尊重个人兴趣。”
 
虽然说是半路出家,但耿粲林却很自信,“我在部队也主要从事文艺工作,所以演出经验还是不少的。我还跟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先生及其弟子程鹏学过快板相声创作及表演,对喜剧艺术我是真心热爱。”
 
这份热爱让他收获了成绩,现在耿粲林已是扯馆儿团体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今年4月,他跟搭档周殿杰还受邀参与东方卫视《笑傲江湖》节目的演出,“重庆话接受度越来越高,外地人感兴趣,像当年东北话是因为春晚火了,重庆话要火也需要符号化的人去承载,我希望扮演这样的角色。”
 
耿粲林觉得,自己的演出可以定义为“麻辣相声”,“用生活的语言,表演也是生活的,麻辣主要是重庆人个性坦率,我们的演出就是地道重庆崽儿在演出,重庆人说重庆话、演重庆故事、传播重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