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老年文艺团体男性稀缺
上海国有文艺院团提升人才竞争力
秧歌:在山东是很普通的
文化产业发展蹄疾步稳
盖眉刘海配复古衬衫裙很文艺

厦门老年文艺团体男性稀缺

2019-07-21 16:30 主页 来源:未知
厦门老年文艺团体男性稀缺 

暑假期间,厦门各老年大学及老年学校的文艺团体仍然活跃,为下半年的各种比赛展演紧锣密鼓地进行排练。在这些以“大妈”为主力的团队里,大爷大叔们就成了“香饽饽”,有的社团甚至表示,只要是男的,随便来。
 
因为“男丁”稀缺,老年文艺团体有的干脆不安排男性表演角色,有的安排女队员反串,还有的想方设法“抢”人。男队员少带来了哪些故事?团队里的男队员们又有什么想说的?一起看看记者的采访。
 
男队员“稀有”很抢手
 
男学员刚来就转了班
 
到新班级仍是“独苗”
 
在厦门老年大学,健康舞、民族舞、秧歌等舞蹈班级,都没有男学员报名。
 
陈立基是民族舞蹈班的班主任,也是全班唯一的男同志。他说,今年曾经有一名男学员报名进来,但开学后就傻了眼:“怎么都是女的?”尽管陈立基表示要跟他一起学习,但后来对方还是转走了,转到了排舞班,结果还是该班唯一的男学员。
 
学唱歌基本不需要什么学习用具,容易练习,想唱就唱。然而,在唱歌、声乐等相关班级里,男女学员的人数也相差甚多。例如,在厦门老年大学音乐班里,男女学员比例约为1比4;思明区老年大学声乐班,男女学员比约为1比7;湖里区老年大学音乐和合唱班,男女学员比约为1比6。
 
时装团纳新“重男轻女”
 
男性直接进女性要考核
 
“只要是男学员想来时装团,来一个我要一个。”厦门老年大学时装团团长朱汉兰表示,男学员随时可以报名加入,但女学员人数较多,就要通过考核。这种“重男轻女”的政策,主要还是因为男学员太少了。
 
朱团长说,他们团是全市老年时装团中唯一有男队员的,目前团里有32人,男队员仅8人,而且好几个年龄都已经在70岁以上了,有的在团里已经待了十几年。她说,男性只要符合条件,都可以先进来,团里会安排训练,帮助他们尽快磨合,融入团队活动中。
 
“男神”们坚持收获多
 
 
国标班学员俞志坚和许分明。
 
许分明
 
想跳华尔兹却进伦巴班
 
跳出好身材能穿时装了
 
67岁的许分明今年刚报名国标(伦巴)班,他说,自己没有任何舞蹈基础,之前看到有人在公园、广场跳交谊舞,有点感兴趣,“本来以为这边是教交谊舞的,就那种慢三(华尔兹),慢悠悠的舞步。结果来了才发现,今年教的伦巴是国标舞中比较难的,专业性高”。上了半年课,他觉得还是挺有难度的。
 
因为学得慢,感觉有点跟不上,又不大好意思一直去问老师,他就多向老学员请教,多和同学交流。好在班里氛围好,每次课后,大家都会留下来继续练习,老学员会义务辅导。 “坚持下来有收获,身材变好了不少,现在都能穿时装了。”他说,下半年肯定会继续学。
 
和许分明同一个班的男学员俞志坚,已经学了一年了,今年才开始“有入门的感觉了”。他觉得,自己有信心继续学下去。他的女搭档是一名老学员,在她的帮助下,他进步得比较快。他说,除了锻炼身体,也认识了不少朋友,生活充实了,心情也更愉悦了。
 
林奕德
 
常是时装团的“男一号”
 
表演时妻子带人来捧场
 
林奕德今年75岁,2005年退休后就参加了时装团,目前是团里年龄最大、资历最老的男队员。因为退休前就是部队里的文艺骨干,有较好的才艺和表演基础,所以他很快在团里找到“用武之地”。
 
尽管已年过七旬,他仍经常参加各种演出活动。他说,自己是时装团的主力,经常担当“男一号”,还参加过央视三套《与你相约》栏目录制和全国、省、市级别的比赛。
 
林奕德说,时装团每年都会请专业的形体老师、表演老师来给大家培训,十多年来,通过学习,他也不断进步。家里人对他参加时装团也很支持,爱人经常到场观看他的表演,还带着闺蜜一起来“捧场”。
 
作为“稀缺”的男队员,林奕德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什么优待,反而是有道具需要搬运时,就“当仁不让”。当然,现在年纪比较大了,这些活就由相对年轻的男队员来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