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从排练厅到剧场瓶颈
当男星带上眼镜鹿晗斯文王一博文
走村串寨挖掘抢救民族文化
你一直都在纠结这样的问题吗?
白洋湾街道举办庆祝文艺演出

打通从排练厅到剧场瓶颈

2019-07-28 14:44 主页 来源:未知
打通从排练厅到剧场瓶颈

  日前,上海市校园沪剧大赛个人组决赛在长江剧场举行。图为小选手准备出场。

  “这次集训让我走出本剧团、本剧种去开拓视野,知行结合,看到更多东西。”日前,上海越剧院青年人才筑成系列扬州站收官,青年演员范莹深有感触。每年夏天,上海各文艺院团冒着酷暑展开基本功训练,针对青年演员制订一系列培养计划,想方设法打通从排练厅到剧场瓶颈,把青年演员推送到舞台的聚光灯下。

  长三角联动拓展演艺新视野

  为逐步完善青年艺术人才梯队建设,2016年底上越便推出“英姿红袖·精粹传承”系列集训计划,在每年冬、夏两季展开6周到7周集中业务训练。尚长荣、岳美缇、梁谷音、杨小青等前辈艺术家先后开班为年轻人传道、授业、解惑。

  今夏,上海越剧院首次走出上海,与扬州市扬剧研究所、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缔结为首批长三角友好院团联盟,开展“三地联动”系列集训,从培训范围、师资配备、学员覆盖、交流互动等都进行全方位的资源整合升级,以名师讲座及基本功训练相结合,同时组织三地年轻人交流、互动,促进不同城市、不同剧种的青年人才合作。

  范莹工小生,平时以文戏为主。她坦言,扬州行是一次高强度、高容量学习,“大师裴艳玲弟子董素坤亲自授课,我们一周身体训练科目内容抵得上学校一学期的量,刚开始需要适应,后来发现有机会走出日常舒适圈,查漏补缺,实在难得。”

  将在8月1日开始的上海昆剧团集训与上越不谋而合。集训旨在走出上海,培养青年人才,提升长三角地区戏曲受众群体的覆盖力。团长谷好好透露,今年迎来第10年集训,上昆将与浙江昆剧团、永嘉昆剧团同台竞技,请观众打分,并深入永嘉农村演出,体验基层甘苦。集训导师包括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名家,“习惯了在舞台上谈恋爱的小生、花旦们这次将拿刀拿枪,通过‘打打杀杀’长本事。三地青年人竞赛,结合学馆制培养德艺双馨的可造之才。”

  为整团整班年轻人定制大戏

  排练一百次,不如舞台走一次。登台永远是最好的成熟催化剂。7月12日、14日上海沪剧院2013级青年演员团一周年汇报演出在兰心大戏院举行,从《玉蜻蜓》《星星之火》到《大雷雨》《芦荡火种》,27位年轻人在舞台上一展所长。一年前的7月,也是在这个舞台,“沪苑新声”2013级沪剧表演班毕业汇报演出举行。刚刚进入上海沪剧院的新人演员首次挑战完整版大戏《陆雅臣卖娘子》与《借黄糠》,并组建2013级青年演员团。青年团团长吴争光表示,一年来除了舞台实践,沪剧院没有忽视这群二十岁上下年轻人的基本功训练,从上海昆剧团请老师教台步、圆场、把子功,请韩玉敏、舒悦等沪剧前辈说戏教唱。

  去年演大戏,导演于建福曾说:“他们很勤奋,每次排练笔记本不离身。”时隔一年,年轻人不仅用笔记本,更多了自己的思考。青年演员李秉儒说,“现在回想,那时演戏停留于模仿阶段,老师叫我走到哪里,我就走到哪里。为什么要走?角色心理活动是什么?我在这一年才开始慢慢领悟。”王涵馨唱沪剧前,曾经学过六年昆曲,这次饰演花娘子一角。从楚楚可怜的花旦到坏女人,角色变化令王涵馨很过瘾,“好好练,希望有机会挑梁演大戏。”谈起泼辣奸刁的花娘子,王涵馨直言,“一年前演时我放不开,一直对自己不满意。现在我发现花娘子真的很有意思,能够开拓多元化的表演空间。”一年的舞台实践让王涵馨深感时间变得宝贵,“做学生时像小孩,时间太多了,可以慢慢成长;当我真的成为演员,发现有太多不足需要完善,恨不得时间再多一些。”

  在上海淮剧团,青年演员们的日程满满当当。7月27日、28日4场“梨园星光”青年演员推介演出,8月21日经典大戏《杨门女将》,都是为“95后”淮四班演员量身定制,全班全员参与。从《白蛇传》到《王宝钏》《杨门女将》,上海淮剧团将青年演员全面推向舞台。与前两部经典一样,上海首演后,淮四班将带着《杨门女将》赴淮剧故乡江苏省巡演。演出之余,年轻人们还在网络推广戏曲,颇受欢迎。《杨门女将》主演顾芯瑜经营着个人视频播客,“我拍了一个在《杨门女将》排练时扎大靠的视频,很多网友都觉得很好奇,留言问这是什么戏。”

  传承经典同时,淮剧团大胆为青年人安排新编戏,这在讲究资历的戏曲舞台并不容易。由青年演员担纲的《神话中国之洪荒时代》继去年爱丁堡演出后,今年将亮相芬兰。上海淮剧团团长龚孝雄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排演原创剧目,不再是老师手把手教,得自己去体验角色,呈现有血有肉的人物。”演员们忙并快乐着,“腰酸背痛,但是日子很有奔头。”

  让新人在舞台上大放光彩

  京剧电影《捉放曹》拍摄间隙,上海京剧院演员们已调整日程,投入紧张的夏季集训。京剧院连续多年在夏季集训后组织武戏专场演出和比赛,今年将是大戏《雁荡山》。院领导坦言,文戏领军人物分布于各年龄层,武戏相对薄弱,需要院团培养和演员自身努力。武戏演员要加强文戏训练,包括唱念等。武戏技巧不可缺,但只有加上文戏,角色才能完整。京剧院“青春跑道”计划也将如约而至,优胜者由京剧院从全国请名师进行重点培养。一批相对成熟的青年演员还有专项深造计划,名师传戏,度身打造新戏。在比学赶帮的氛围中,今年上海京剧院《智取威虎山》将推出第七代杨子荣。

  7月1日,上海评弹团《初心》第一回在兰心大戏院试演,9月30日整体亮相。《初心》集结上海评弹团20位演员,团长高博文表示,这是中篇评弹前所未有的演出规模,集结老中青骨干新秀,以老带新,在作品中锻炼自己、提升自己。开排会上,83岁的艺术家赵开生现身说法,讲述上海评弹团红色经典传承的光荣传统。今年是《蝶恋花·答李淑一》评弹谱唱创作60周年。作为《蝶恋花·答李淑一》曲作者,赵开生从《蝶恋花·答李淑一》《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等作品入手,教育青年人一定要深入生活汲取创作灵感,“先触动自己,才能感动观众。”

  无论《智取威虎山》还是《蝶恋花·答李淑一》,都堪称剧团“镇团之宝”,在新的时代新的舞台,青年演员们正沿着前辈的足迹,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打造属于自己的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