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
大婶的文艺生活:真的有意义
成都最文艺的网红村庄
教你用最文艺的方式向爱人表白
广州艺术节·戏剧2019闭幕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

2019-08-08 09:21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长 楚水

破老头《莫把丹青等闲看》收悉,谢谢费心。俗话说,秀才人情纸半张,千里送鹅毛,足比王羲之《换鹅经》珍贵。楚某只好受之却却,而心之惶惶。
 
子曰: “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所以,楚某唯有借胆书以相赠:
 
破出心裁。
 
注意楚某书丑,却不敢以丑书聊以自慰。这里,略作提醒的是千万不要误读为:破志裁。一则是志万万不可破也,二则万万不可自裁。
 
观破老头的画,有一种 竹林七贤 之气,想必此人肯定与阁下一样,必定是一位旷世高人,大隠于市井,让人不敢侧目而窥,唯有大眼去瞪小眼。古之所谓之"破",有破锅破碗破托钵,破帽破船破山河,却切切没有破小孩破老头。此君以破为首,以老自居,以头为尾,却也是上,由此看来,绝对是一个愤世疾俗之人,难怪画多嵇康之气。审贵贱而通物情,有一种不羁之傲然,只是无声诗里颂千秋有点大了。也只有像老左你这样大拿级的人物,才能担当的起,而我这里又不能再以大拿称号你,否则,就太不懂人情世故了,那就有点像脑残诗人 余秀华 ,简直让人怒喜不得。
 
这么多年,我一直坚持认为:让自己的画活起来,成为与世界对话方式,才能算是创作,有表达有表述,至少要或想要告诉别人什么,才能起到艺术的效用。破老头的画有追求,也有思想,不啻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比如丰子恺先生的画,虽算不上经典,却每幅小品,都能让人读出其中的味道,有一种天人合一的精神,而时下是不是正缺乏这方面的精神追求呢?我看像。
 
春和兄,我不知道石家庄的大竹林子里有几贤哲,至少阁下算一贤,破老头算一贤,刀尔登算一贤,我们目前还不算特别伟大的女诗人 胡茗茗 算吗?我觉的至少杨松林可以算半贤。聊聚一庄,散淡宇宙往事,至少也算半个神仙的日子。只是我觉得竹林七贤也好,扬州八怪也罢,都没有儒家精神吗?岳嶽书院五百师生,面对成吉思汗的铁骑,个个拿起刀枪,人人战死,非一个儒字而能使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不是孔夫子教条的口号。知耻而后勇,其实,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精神。
 
瞧,每每与君谈及,经常是先跑题,然后,再文不对题。不过这大概也算是另外一种破出心裁吧。供你一笑。
 
最后,欢迎你随时来北京。还不知道你的酒量,可比那位经常标榜自己的话是语录的大拿级人物,听说他能喝二斤,只是楚某现在酒量大减,三两即醉,醉后醉话,权当胡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