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文艺片依然无法“过春天”

2019-03-24 19:21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依然无法“过春天”



  这个三月,文艺电影是兴冲冲地来的。

   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的《绿皮书》和《波西米亚狂想曲》。在柏林电影节破纪录拿下双银熊表演奖的《地久天长》,在国外众多电影节强势吸睛的新生代作品《过春天》,以及周冬雨领衔的胶片电影《阳台上》,五部名头颇大的文艺片在三月份相继上映。

    不过除了以轻喜剧形式呈现的《绿皮书》目前获得了过4亿的票房,其他文艺片“钱景惨淡”,小众观影群体们视为蜜糖的文艺片,在影院依然境遇不好,文艺片依然无法“过春天”。

 

文艺电影遭遇“倒春寒”

   过去五年间的三月份,文艺片基本保持着一到两部的上映数量,相对其他月份,三月算是文艺片一个约定俗成的档期。不过今年三月,从影片数量和影片的名头看,文艺片都堪称扎堆上映。

   3月1日开始上映的《绿皮书》,拥有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光环,3月22日开始在全国艺术电影联盟专线放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是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和多项技术奖项的影片。3月22日上映的《地久天长》,刚刚在柏林电影节破纪录拿下最佳男女主角双银熊奖。3月15日开始上映的《过春天》在国外众多电影节强势吸睛,3月15日上映的《阳台上》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全胶片拍摄电影,影片由周冬雨参与出品并领衔主演,影片导演张猛前作《钢的琴》是文艺片佳作。

    从口碑看,今年三月上映的这五部作品评分总体上都不错,截至3月22日,《波西米亚狂想曲》《地久天长》《绿皮书》《过春天》在豆瓣的评分分别为8.6、7.9、8.9、8.0,这算是非常高的评分了,只有《阳台上》的评分是6.1,也是一个合格的评分。强大的文艺片数量和高口碑,让业界之前一度以为文艺片的春天即将到来。

周冬雨领衔《阳台上》

    但整体上看,五部文艺片的市场反响却非常不理想,除了3月1日开始上映的《绿皮书》目前票房超过4亿,其他四部文艺片从排片数量到票房数量都令人担忧,最新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地久天长》,分别仅得到5.8%和6.5%的首日排片数量,首日票房数百万。上映8天的《过春天》3月22日仅得到0.3%的排片量,票房贡献率仅0.2%,总票房不到900万。周冬雨领衔的《阳台上》更惨,上映一周后,排片数和票房数已经没有统计数字,属于“影院一周游”的状况。整体看,今年三月并非文艺片的春天,而是文艺片遭遇了“倒春寒”。

    与文艺片遭遇“倒春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被称为“哭片”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上映9天票房过6亿,在大制作电影缺乏的情况下,以翻拍片形式出现的爱情悲剧《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虽然故事狗血,但却取得了6亿多的票房,不出意外,这部商业制作的票房,将比上述五部文艺片票房总和还要高。

 

文艺片“钱景惨淡”并非个例

    这个三月文艺片遭遇“倒春寒”的状况,并非个例。最近几年,国际上获奖的国产文艺片票房过亿的只有两部,分别是2014年3月21日上映的《白日焰火》,以及2015年3月20日上映的《失孤》。2015年的《可爱的你》票房2211万,2016年的《箭士柳白猿》票房647万,2017年的《夜色撩人》376万票房、《八月》票房仅436万,2018年的《遇见你真好》票房5101万。

墙内开花墙外香,这是中国文艺片过去多年的境遇。蔡尚君的《人山人海》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国内票房仅100万元,还不足《美国队长3》在中国上映首日一小时的票房;贾樟柯的《三峡好人》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国内票房200万元;王小帅的《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国内票房400万元;梁朝伟领衔的《花样年华》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国内票房1000万元。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影片《钢的琴》,国内票房650万元。

 

《波西米亚狂想曲》

    即使是获得过奥斯卡等奖项的引进文艺片,票房也难令人满意。《国王的演讲》票房615万票房,《艺术家》才400多万,《一次别离》400万出头,口碑爆棚的《海边的曼彻斯特》票房仅800万,所以当2018年《水形物语》在中国取得超1亿的票房时,业界欢呼这是文艺片的一大突破。

文艺片包括国际上获奖的文艺片“钱景惨淡”,也不是中国电影市场独有。美国独立电影代表人物吉姆·贾木许执导的文艺片曾7次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他入围戛纳的《唯爱永生》集结汤姆·希德勒斯顿、蒂尔达·斯文顿等明星,北美票房也不过180万美元而已,吉姆·贾木许执导、约翰尼·德普主演的文艺片《离魂异客》,北美票房更只有103万美元。英国资深文艺片大导演洛奇曾两获戛纳影展金棕榈奖,获得过柏林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洛奇之前获得金棕榈奖的影片《风吹麦浪》,在法国收入620万美元,英国750万美元,全球突破2200万美元,应是其票房最高的电影。洛奇入围戛纳影展金棕榈奖的《吉米的舞厅》就很惨淡,法国票房150万美元,英国票房80万美元。

晦涩不应成为文艺片标签

    院线票房惨淡的文艺片如何生存?电影学者、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刘强认为,虽然国内票房不理想,但通过在国际电影节获奖出售海外版权,不失为国产文艺片的生存方式之一,“贾樟柯的诸多影片,在国内票房方面突出的非常少,但通过出售海外版权,一样获得了不错的商业利益。实际上,投资比较少的文艺片,商业诉求比例不能超出自己的投资,这才符合市场规律。”

    至于国内市场,刘强认为,一部宣发投入非常少的文艺片取得超过自身市场价值的票房,这对宣发投入庞大的商业电影不公平,文艺电影有市场诉求,,必须展开更为系统、专业的宣发,“贾樟柯在《山河故人》时就有了专业宣发团队,他奔赴全国十几个城市巡回宣传,还找来李宇春演唱主题曲,整个宣发投入资金不少,最后3000多万的票房虽然比不上商业大片,但在文艺片里算是比较理想的。”刘强表示,文艺片宣发的另一种做法是要打好明星牌,比如《归来》做的是“巩俐、张艺谋再携手”,比如《桃姐》主打刘德华,《失孤》主打刘德华和井柏然,“另外,文艺片找准定位也非常重要,《绿皮书》奥斯卡最佳影片固然是个好的名头,但影片能够获得认可,还在于其略带轻喜剧的定位对观众比较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