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文艺片何时迎来市场的“地久天长”

2019-03-25 10:18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何时迎来市场的“地久天长” 

 

最近一段时间,档期日历上满满的文艺气质:前有《绿皮书》,后有《波西米亚狂想曲》,还有《地久天长》《过春天》《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撞死了一只羊》《如影随心》等一长串中国电影排队上映,更有一些本土文艺片还大胆选择了商业片的发行模式。“文艺片集体过春天”成了一语双关的业内时髦话。

这设定成立吗?在《地久天长》上映前,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孙向辉斩钉截铁:“能”,在她看来,文艺片的追求不只是票房。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则有所保留:“所谓"文艺片集体过春天"仅是一种说法。严格来讲,是具有文艺气质和文艺性状的作品比往年更多,这更像是一种"过春天"的趋势、启示或前奏。”

看看《地久天长》上映三天后取得的近3000万元票房,答案或已明晰——业内的狂欢要感染圈层外的普通观众,仍需时间加成。属于文艺片的春天,风信已来,春光未满。

业内高光要凿透圈层抵达更广大观众,四年太短

眼下,王小帅想必百感交集。四年前因为《闯入者》,他感受过春天的寒意。现在的光景大不同,至少,他不是一个人在努力。

自打2月中旬在柏林捧回最佳男女演员两座银熊奖,他的《地久天长》就迅速被国内观众知晓并期待。此前由一部影片包揽“双熊”只发生过两回,《一次别离》和《四十五周年》。王景春和咏梅能成第三对,这成绩是国产电影值得骄傲的一刻,更被视作国内上映时突破圈层的关键一招。借用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郑大圣的话,“宣传海报上有亮点,而且它是部完全配得上集体表演奖的电影”。更重要的,如王小帅反复强调“它不是电影,这就是生活”,《地久天长》易懂、对观众友好。

奖项加持、公映时间、业内反馈、点映口碑,加之博纳的强大发行支撑,种种因素使然,王小帅在公映前说了句心里话:“3月是影迷的狂欢节。”事情最初的走向与业界期盼的一样,这部承载了中国30多年缓缓流淌岁月的影片,不仅出现在朋友圈、地铁站,就连打开互联网电视时还占据了一部分开屏画面。如是“待遇”,本土文艺片罕有。相比 《闯入者》只有三天排片率过1%,许多中国电影人相信,《地久天长》能在市场里地久天长。

3月22日上映首日,有些改变发生了。王小帅作品排片率6.5%,对比四年前好了许多;当天取得的1000万元票房,也已经达到了《闯入者》的全部。可市场格局没变,蛋糕的大部分仍属于《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老师·好》等商业类型片。博纳总裁于冬发声,认为佳作值得更好被对待;不少电影人也在社交平台呼吁,希望大家都去看看我们一起走过的30多年。但市场有其选择:业内高光要凿透圈层照耀到大多数人,四年太短。

档期日历上的文艺气质,源自时间、创作、观众等多方晕染

虽说《地久天长》还在等待奇迹,但档期日历上的文艺气质是确凿无疑的,电影“求排片”的姿态也不再那么悲凉。更准确些说,文艺片“由冬入春”的步伐与中国电影市场开始加速发展、档期细化、受众分层的轨迹几近重合。

复盘四五年来的“文艺片日历”,制片人方励为《百鸟朝凤》惊天一跪,忻钰坤处女作《心迷宫》带动背后的FIRST青年影展浮出水面,万玛才旦等作者借上海国际电影节步步“破壁”,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从成立到扩张至全国1815家影院,“大象点映”互联网电影社交平台崛起等,都是值得一提的大事记。单是顺着这些线索就不难看出,文艺片的生态环境逐渐向好。

周星认为,一切离不开创作与受众两个层面的相辅相成、同向前行,而双方的成长又源自时间沉淀、政策鼓励、平台助推等多重力量。近年文艺片呈上扬趋势的同时,《二十二》《冈仁波齐》等纪录片实现数次突围,另有诸如《无名之辈》这样个性舒张而表现出文艺气质的作品被大众看见。

当国产片的创作格局日渐多样,受众的品位日益提升,市场的需求逐步扩容,文艺片的放映空间也随之拓展边界。加之上海和北京两大国际电影节的影展持续多年、全国艺联引进发行全球佳片,各种举措接力浇灌着大众审美的种子,待春光正好、破土而出。

文艺片尚在“一片一命”的阶段,长线放映仍是目前最优选

虽说以票房论英雄对电影尤其是文艺片太为偏颇,可文艺片能走向更多观众,始终是业界的美丽愿望。

对此,专家们都表示,目前来看,文艺片的市场反响没有必然规律。2014年《白日焰火》挟柏林得奖之势突破了亿元票房,半年后同样带着电影节奖项的《推拿》只拿到了1351万元;一样是毕赣作品,《路边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遭遇的市场反馈天差地别;纪录片《冈仁波齐》的过亿元收入简直让作者泪流满面,而同样出自张杨之手,剧情片《皮绳上的魂》却惨淡得只有300万元。

郑大圣用“一片一命”来形容本土文艺片的市场命运。在他看来,文艺片走商业院线,是好趋向,但不必抱以过高期待。“我们只能"事后诸葛亮"地分析文艺片在票房上的成或不成,却很难提前作出判断。”现在看《白日焰火》,柏林的奖项、桂纶镁等拥有号召力的演员、犯罪悬疑类型元素,都是观众为它买单的出发点。回首《无名之辈》接近8亿元的高票房,就必须考虑它所在的2018年中国电影大环境,那是观众对现实主义的需求、对流量的反感、对演技的关注同时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后,市场给出的反馈。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饶曙光说:“电影从诞生之日起就是科技化、工业化、大众化的艺术,而大众化的观众从来都偏爱"热闹"胜过"冷峻"、"故事性"胜于"作者性"。过去、现在、未来始终如此,这就是电影的本质。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全面支持文艺片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春天”将至未至,长线放映仍是文艺片相对稳妥的发行模式。如至今未公映的《村戏》,它从2017年初亮相起,一律走众筹点映、影展放映、艺术院线长期驻场等路线。就在上周,该片还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与影迷见面。乐观点想,挣脱了商业档期,每一天都可以是文艺片的发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