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吐玑珠·心怀时代——徐棻艺术
全区基层群众文艺会演中获佳绩
唯美心情语录,文艺个性
文化有壁?《哪吒》北美3天票房
行走在田间地头的“文艺轻骑兵”

笔吐玑珠·心怀时代——徐棻艺术生涯七十周年

2019-09-04 09:12 主页 来源:未知
笔吐玑珠·心怀时代——徐棻艺术生涯七十周年

己亥年的谷雨时节,春天即将步入尾声,蓉城雨量充足而及时,常常“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牡丹吐蕊,樱桃红熟,万物生长,生命鲜活,进入到了一种饱满润泽的状态。 “笔吐玑珠·心怀时代——徐棻艺术生涯七十周年”系列活动之新风徐徐又起,徐棻同志以87岁高龄再次吹皱了戏剧这一池春水,川剧“窝子”锦江剧场又响起了久违的锣鼓声,多个剧种齐聚,不同声腔竞现,数朵梅花绽放,在阵阵涟漪中为冷寂多日的戏剧舞台轻轻拂去尘埃,带来丝丝生气。
 
本次活动盛况空前,四天时间,川剧《欲海狂潮》《目连之母》、晋剧《烂柯山下》、滇剧《贵妇还乡》等众多好戏上演,陈巧茹、谢涛、冯咏梅、王超、蔡少波、虞佳等名家荟萃,《戏曲的现在与未来》研讨会、新著《舞台上下悲喜录—徐棻谈编剧》首发式、徐棻七十年作品和历年事件展览等等,来自省内外百多名专家、学者、朋友以及从美国、香港、澳门远道而来的戏剧嘉宾相聚于此,纷纷表达对徐棻同志的祝贺与敬意。尤其是文艺界前辈著名作家、革命家、105岁老人马识途亲临剧场赠贺联于徐棻:“笔吐珠玑墨生香,诗心才情任飞翔,耄耋不老还笔耕,天府剧坛永芬芳”,令人感动。我忽然想起十年前,在“徐棻文艺创作60周年研讨会暨《徐棻剧作精选》首发式”上,他老人家出席:以“风情万种抒灵性,红梅一树吐芬芳”示贺,留存一段文坛佳话。我抽空看了谢涛主演的晋剧《烂柯山下》,她韵味淳厚的演唱,洒脱自如的表演,印象深刻。原定4月30号全天的座谈会,不知怎的,半天就结束了。待我赶到时,会场清风雅静,悄悄密密。后来听人讲,会议肯定:“徐棻剧作坚守了戏曲本质的审美特征。几乎无处不见创作,无处不有新颖,但是又无处不把戏曲的写意发挥得淋漓尽致”;认为“徐棻的作品很有余韵,有着生动的舞台效果,因为她在创作时就能够为剧本着想、为演员着想、为观众着想,这一创作方式为其他剧作者们起到了典范作用”。没能与专家们交流倾听真知灼见有些遗憾。
 
川剧有三百多年繁花似锦的历史,是中国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戏曲剧种之一,独具巴蜀的艺术魅力,渗透着四川人的个性,了解四川人和四川文化,看川剧是个捷径。“文革”十年,老百姓只能看“样板戏”,当时川剧传统剧目统统被禁演了,不少著名川剧演员受到迫害或冲击,离开了舞台。
 
改革开放初期,川剧得伟人亲嘱,开风气之先。1978年春,刚复出的邓小平同志到四川,工作之余在成都西郊金牛坝兴致勃勃地观看川剧演出。他说:“有些剧目可以对群众演出嘛,这些年他们没有看到过。”于是,川剧率先在全国打破了极左路线的禁锢,恢复了传统戏的演出,在中国戏曲艺苑上,最早迎来了新的春天。进入八十年代,受各种艺术形式,尤其是受电视、电影的冲击,川剧演出剧目、观众人次、票房收入,每况愈下。1982年7月,中共四川省委发出了“振兴川剧”的号召,并制定“抢救、继承、改革、发展”八字方针,提出:“对具有优秀传统的川剧艺术进行抢救、继承、改革,是全省人民的愿望,是当前我省文艺战线的一项重要任务。”从那时起,“振兴川剧”不仅作为一个口号被响亮地提出,并很快影响全国,而且纳入了四川各级党政部门的重要议事日程。
 
与徐棻同志的交往始于1985年11月,我从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调到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并联系戏剧工作。省委宣传部重视文艺,提出 “对文艺界以正面表扬为主,对有缺点、问题甚至有错误的个人和作品以自我批评为主,对创新探索的作家和作品以鼓励为主”,“三为主”工作原则被中宣部肯定推广,文艺报在头版总结四川经验,许多省市还到四川学习取经。时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许川、分管文艺的副部长李致身体力行,“不当文艺官”、“与文艺界交朋友”,不搞精神紧张,不搞物质至上,尊重包容文艺界,理解支持文艺家,真心实意解难题,保护了许多人和作品。我们身处近水楼台,耳濡目染,形成遇事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抓辫子的作风。作家、艺术家也把我们当成知心人,经常到部里、处里甚至家里,冲壳子、摆老实龙门阵。徐棻同志是我们联系的重点剧作家,同她的交往也就是从这时开始了。这一来二往就是三十多年,我们成为忘年交,我的妻子、儿子也都是她的忠实粉丝。当时对戏剧还摸不到火门,仅作娱乐看耍而已,要想在不太长的时空里展劲有些“眼火”,难度和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为尽快适应环境,熟悉工作对象,不当“黄师傅”,只得采取笨办法,读剧本,看演出,听研讨,多请教。幸喜得从前读过一些剧本都能过目不忘,甚至能把人物、情节、对话、音乐、场景、服装等准确地复述出来,同时也收藏了不少的剧本,阅读了不少的剧作,比如电影剧本《一江春水向东流》《白毛女》《烈火中永生》等,戏剧剧本《雷雨》《柳荫记》《战斗里成长》等等,也算得上是爱好吧,冥冥之中为从事戏剧工作做了些铺垫。经过较为把细的功课,认识了川剧,熟悉了作者,理解了角色,进入了状态,渐渐有了些收获。那时便知当代川剧有一批剧作家甚是了得,《易胆大》《四姑娘》《巴山秀才》在全国优秀剧本评选活动中“连中三元”,《田姐与庄周》《点状元》也不让须眉榜上有名。其中便有魏明伦、徐棻等,他们分别创作的《潘金莲》《岁岁重阳》《红楼惊梦》《欲海狂潮》等“探索剧目”,展示了新时期川剧作家的锐气与才华,对新时期中国戏剧影响深远,同时也推动了川剧的发展,一时间,出现了传统戏、现代戏、新编古装戏、探索剧目多样并存,共领风骚的格局。 “徐棻意识”、“魏明伦现象”成为热门话题,竞相追捧。可见一位或数位戏剧大家,对于一个地方剧种的带动力、传播力、影响力如此重要。
 
徐棻同志那时任成都市文化局副局长,论年龄,她是长者,我是晚辈;谈职级,她是长官,我是士兵;说艺术,她是大家,我是吼班儿。她平易近人,谈笑风生,奖掖后学,好打交道。我对徐棻同志有更深一层的敬意,她当过兵,扛过枪,渡过江,参加过开国第一战——抗美援朝,经历了血与火的战争考验,是我们最可爱的人;随着 1958年,徐棻同志回到四川成都后,从此再没有离开过巴山蜀水,川剧这个“窝子”,并终身赞美和耕耘这片沃土,创作了一部部、一篇篇脍炙人口、流传于世的佳作。这也是川剧锁定了她的命运。她本身就是一个思想深邃、和蔼谦逊的专家,她认为编剧应该是个学者,这样才能够对对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有所认识,才能够提炼出自己的看法去帮助这个社会进步,帮助别人的灵魂更加健康,有评论指出,徐棻作品“具有巨大的人文关怀与生命悲悯,尊重生命、尊重弱者甚至是失败者,是真正意义的现代意识。”让观众觉得这戏养眼、润心、有想象,让观众与剧中人物同喜悲、同乐哀,在潜移默化中体味剧中的是是非非,打心底接受真善美,抛弃假丑恶。可见她对戏剧的执着。
 
在徐棻同志几十年风雨,几十度春秋中,成长经历里的各种各样的有趣的、痛苦的、快乐的、传奇的故事,融入了她的血液骨髓,化作了她的人生山脉。这本《舞台上下悲喜录——徐棻谈编剧》(中国戏剧出版社2019年版)虽然说都是故事,但全都是戏的故事,全都是她做戏经历中的故事,是她写戏过程中的故事,没有一篇是离开了戏剧,离开了文艺的,真实记录了她的麻、辣、酸、甜、苦、涩,以及创作的历史风貌、人文视野、精神轨迹,所以,故事里面既有技巧,又有理念,有她认识的技巧和理念,也有别人对她技巧和理念的认识,所有都是和戏剧有关的,当然也更加有趣,体现了一位戏剧大家博大的胸怀和平时的角度,对戏剧充满感情。
 
徐棻同志70年艺术生涯,用“辉煌”来形容毫不为过。她的创作有一个有趣的“几多”现象:精品多,如《燕燕》《秀才外传》《王熙凤》《红楼惊梦》《田姐与庄周》《死水微澜》《欲海狂潮》《马前泼水》《远山的花朵》《辛亥潮》等;剧种多,话剧、舞剧、音乐剧、京剧、黄梅戏、汉剧等,都有涉及;移植多,不少剧目被京、豫、昆、滇、晋、桂、沪、秦腔等戏曲推出;演出多,每逢重大戏剧演出活动,无论省内省外都少不了有两台以上大戏参加,有的戏连演几十场甚至上百场,反复排演;获奖多,几乎囊括所有国家级大奖,几十次之多。1996年舞剧《远山的花朵》、川剧《死水微澜》分别创下她个人最高获奖记录——年度内获得五项全国性最高奖励,中宣部“五个一工程”戏剧优秀作品奖, 中国文化部“文华大奖”剧目奖、编剧奖,中国剧协“曹禺戏剧文学奖”;人才多,10多部好戏,为各艺术部门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空间,先后成就了40多位名角儿。研讨多,作品研讨会总计五次,不是创纪录也实属罕见。自1990年起,大约每隔10左右,宣传文化戏剧等部门就要为她举办一次规格高、范围广、影响大的研讨会,或剧目展演、或新书首发、或艺术展览等。2008年四川经历了“5.12”特大地震,恢复重建,物质重建是重中之重,文化重建不容忽视,见物也要见人。在讨论年度工作时,我便提议应当从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思考研究文化重建工作,通过重大规划、重点人物、重要创作、突出事件、特色项目等形成系列,以此体现四川文化精神,展示四川文化形象,传递四川文化力量。先后确定了一批文化大家名单,决定首推徐棻同志。为准确评价徐棻剧作的艺术成就,充分认识徐棻剧作的重要意义,要求从“两个必须”的维度思考,必须从20世纪中国戏剧历史进程予以考察,必须从繁荣发展四川文艺、推动文化强省建设的高度予以评价;从“三个进行”入手研讨,把徐棻剧作对外来戏剧的民族化进行的有益探索,对传统戏曲的现代化进行的成功实践,对演出形态的创新化进行的积极尝试等作为重点。会议主题确定了,其他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经过近一年的筹备,2010年1月,“徐棻文艺创作60周年研讨会暨《徐棻剧作精选》首发式”在成都市新会展中心举行,未曾想到,这是承前启后的一次会议,是她艺术生涯中第三次研讨会,而我有幸主导主持了会议。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剧协、省内外领导、知名大家云集,研讨会硕果累累,成效斐然,影响颇大,出版《徐棻剧作精选上、下卷》(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徐棻剧作研究论文集萃》(四川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我以为,作为一个剧种的金字招牌、重要标志,川剧品牌承载着剧种精神品格和理想追求,是增强剧种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依托;在川剧艺术承前启后、发展创新的过程中,徐棻和她的作品是一个重要的标杆或者说一个重要的标志,用时尚的语汇就是标识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