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文学家,一个文艺批评家
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文艺
兰州市文艺演出载歌载舞迎国庆
成都高新区文艺汇演,为祖国献礼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

一个文学家,一个文艺批评家

2019-09-25 11:13 主页 来源:未知


一个文学家,一个文艺批评家

一个时代,如果没有伟大的文学家是悲哀和没有希望的,我们国家近代历史上有幸产生了鲁迅这样的文学家,又有幸有茅盾这样具有远见卓识的文艺批评家帮助我们认识到鲁迅先生的伟大。尤其在那个被旧礼教束缚压迫又风雨飘摇的年代,能得到一个心意相投的知己尤为重要。在鲁迅先生犀利明鉴的人际网络里,能长久留下良好身影的人恐怕除了许寿棠便是茅盾了。
 
  •  

  •  

  •  

  •  

  •  

  •  

鲁迅和茅盾这种心灵共鸣并非偶然,在“三.一八”惨案后,鲁迅就受到北洋政府的通缉令,被迫南下到了厦门大学任教,就是这几年活跃在历史界的易中天教授任教的厦门大学。中途在经过上海时受邀郑振铎的饭局上和茅盾第一次会晤,彼此相谈甚欢。1927年十月,鲁迅先生再一次来到上海,和正在独自思考和创作的茅盾几乎成了邻居,前后门相对离得很近。鲁迅在周建人的陪同下首先来到茅盾的居所,两个人就当时的形势作了客观冷静的分析,这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奠定了他们后来多年亲密的交往。
t010c7e06a6c6c88218.jpg?size=550x407
1918年,鲁迅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有着划时代意义的《狂人日记》。茅盾看到那篇文章后非常激动,大呼感受到“爱吃辣椒的人所感到的越辣越痛快的感觉,一种痛快的刺激,犹如久处黑暗的人们骤然看到了耀眼的阳光。”这一刻,将鲁迅视为精神上的真正知己了。茅盾最早认识和肯定鲁迅作品巨大社会现实意义的文艺家,他用令人感佩的慧眼发现了鲁迅这颗文坛巨星。他指出:“鲁迅的可贵之处不仅是剥脱别人,也老实不客气的剥脱自己”。当时为《自由谈》撰稿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何家干一个是和玄,不用问这两员猛将和斗士即鲁迅和茅盾。凡是有进步刊物和旧刊物的革新,他们都会鼎力支持。以犀利的文笔和出色的胆识吸引了大批读者,也让旨在劫物南逃的敌对势力惴惴不安。
 
  •  

  •  

  •  

  •  

  •  

  •  

鲁迅与茅盾的友谊随着时间的发展而日益深厚,史沫特莱对他们的交往有过一段生动的描写“不久,我的生活和鲁迅以及茅盾的生活就交织到一起了,茅盾和我常常在某个街角碰面,然后仔细巡视一番鲁迅居住的那条街道后,进入他的居所,和他共同消磨一个晚上。” 茅盾虽然比鲁迅要小十五岁,算得上是忘年之交,但在许多重大问题上鲁迅喜欢找茅盾商量,茅盾的见解也为鲁迅所器重。茅盾《子夜》作品的成功让鲁迅非常为他感到骄傲和自豪,只要一有机会就极力向一些身边的外国友人推荐这部作品,朋友间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支持。
t0129e737be9ec5ef21.jpg?size=640x422
后来有篇文章说鲁迅和茅盾也是有利益,阵地,名誉之争的,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说法真是空穴来风的牵强附会。茅盾后来的确曾在文章中提醒大家不要太过“神话”鲁迅,不要搞个人崇拜,这样的提醒非常及时,个人崇拜也正是鲁迅所竭力反对和批判的。鲁迅一生和很多人交集后又变为“冰火不同炉”的恶交,以先生的性格,从前友善过的人一旦恶交就几乎无法挽回了,最后是不留颜面的唇枪舌剑。但和茅盾的盟友关系却走到了最后,这种休戚与共互补型的友谊将中国的新文化巨舰推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