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文艺青年“假环保”的5个“坏毛病”

2019-10-10 09:12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青年“假环保”的5个“坏毛病” 

你应该看过一张乌龟鼻子插入吸管的照片吧!这张照片唤起了全世界对动物的怜悯心及同理心,要求政府应该认真禁塑,禁止所有人用吸管。

因此最近你去麦当劳、星巴克、手摇饮料店等,会发现饮料旁的塑胶吸管,忽然都不见了!取而代之,出现一大堆新奇的创意。

其实在所有塑胶的用料中,吸管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抛弃式餐具的配角,用料量小到几乎不值得一提,但因为吸管可是热门关键字,一大堆环保创业家看到商机,开始卖起了甘蔗吸管、纸吸管、竹吸管、木吸管、硅胶吸管、玻璃吸管、不锈钢吸管、钛金属吸管等,甚至还有极致牛逼的纯银吸管,一时间市面上各种吸管材质,百家争鸣。

很多环保工作者看到这种一窝蜂的怪现象,都直摇头。各种「文青思维」──想要看起来环保,却反而越不环保的离奇现象,决定票选出前五大我们觉得特别荒谬的怪象,一起反思,我们到底有没有参透关键问题?

怪现象一:为了救海龟,要用更不环保的不锈钢吸管、玻璃吸管、硅胶吸管

为了不使用塑胶吸管,我们「额外」买了不锈钢吸管、玻璃吸管、硅胶吸管。这些替代品制造时所产生的碳排放量,后续是否能回收,是有疑虑的,不会更加环保。

对了!还需额外购买「塑胶制」的清洁刷头及收纳盒等。什么?你说可以使用甘蔗、稻杆吸管?但每一支吸管又额外用「塑胶套」保护起来。

为了不要使用塑胶吸管,却产生了更多塑胶制品,这是多么讽刺。我们究竟是为了弥补(不是自己)伤害海龟的罪恶感,还是为了满足感觉环保的文青购物欲望呢?

怪现象二:为了禁塑,一窝蜂把各种农业废弃物,添加到塑胶制品里

文青特别喜欢感觉很「天然」的东西,因此另一条创业路线,则是把所有原本以塑胶为主的制品,通通添加进农业废弃物。例如稻壳餐具、甘蔗吸管、咖啡吸管、葡萄吸管、竹吸管、草吸管等。

其实很多塑胶制品的设计,并不利于回收,例如含有无法分离的多种材料、干扰光学辨识的复合材料等。因此塑胶制品在设计上,若无法简化或规范一致性,面对如此多样化的塑胶材料及组合,目前的科技也只能束手无策。因此回收塑胶会进焚化炉,这问题其实是反映的是现阶段科技的限制。

现在好了,除了原本的难题,又多出各种文青商品。作为单纯的塑胶制品,丢弃后原本还有机会回收的,现在混了这些农业废弃物,全部都只能送进焚化炉。那还不如一开始就用塑料吸管呢?

其实吸管本来就已经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PP塑料,但吸管回收真正的问题是,它总是跟着其他器具一起出现,而不是单一的回收场景。

想要把吸管再分离出来去回收再制,成本耗费太高。在这种状况下,吸管跟一般垃圾混在一起进焚化炉,也是很自然的选择。

怪现象三:只要这个东西送进「焚化炉」就代表罪恶,不爱地球

就目前科技水平而言,焚化是最可行的做法,即便是环保意识最为先进的欧盟,在塑胶循环利用的近程规划中,也将焚化处理取代掩埋,列为一个重要的过渡选项。

怪现象四:只要生物可分解,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生物可分解」是最近流行在塑胶制品上的新名词,看似成为一个新选择,透过有机转换,它们将成为具经济价值、可再利用的肥料。这种「生质材料」这几年因为欧盟宣布将整体塑料管制时间表提前的缘故,一大堆人都投入相关产业,但是这个材料仍然有其风险。

第一,这个商机本质上是政策开出来的,若政策一转弯,原先的商机恐怕就成了危机,投入的资金有亏损的风险。

第二,以常用的生物可分解塑胶PLA (聚乳酸)来说,回收处境并不比塑胶来得好,因为PLA也跟前面谈的塑胶制品一样,常常含有甘蔗渣、咖啡渣、竹屑等多种复合材质,照理来说直接进焚化炉最理想;但因为它看起来跟塑胶长得很像,目前回收时根本难以区分,跟塑胶混在一起,反而造成塑胶回收的困难与成本的增加。

第三,即使是生物可分解的吸管,也有同样风险会出现在海龟的鼻子里。对于海洋废弃物的问题,不管是现在的塑胶,或是生物可分解 ,其实都不可能是最终极的解法。

我们仍然支持生质材料,毕竟这个世界需要一个除了塑胶之外的替代选项,但我们也要清楚明白其风险,不是非黑即白。

怪现象五:不要塑料袋,只要时尚环保袋为了不使用塑料袋,市面上现在出现各种不织布提袋,看似使用「布料」,环保又时尚,殊不知,不织布其实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棉花或是天然材料! 它只是另一种塑胶。而且由于颜色染料及客制化,也无法回收。运气好的话,跟传统塑料袋一样进了焚化炉,运气不好的话,被误以为是布料埋在土里,过了千年也不会分解。

别误会,我们并不是因此就赞成你整天拿塑料袋,想说反正可以回收,其实再怎么回收,也跟不上你使用的速度。

 

我们挑战的,是不要在完全搞不清楚背后的原理之前,就乱贴别人不道德、不环保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