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王进玉谈当下文艺评论

2019-10-14 18:18 主页 来源:未知
王进玉谈当下文艺评论

  王进玉,知名学者、艺术家、艺术评论家。现为中国文联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新水墨画院研究部主任,《美术报》、《中国美术报》、新浪网等众多知名媒体专栏评论家。

  1、对于评论而言,点评、品评、批评,应该是第一位的,是评论的首要任务,也是基础和根本。第二位的,或者说其次才是论述、论理、论证。——《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2、现实中,很多评论家,尤其是学院派的一些专家、学者,却大都在坚持以考据为主的学术传统。他们过分注重“论”的部分,重理论、重考据、重引证,而轻评价、轻判别、轻分析,总认为“论”比“评”更重要、更严肃,也更显深度和厚度,以至于经常会拿现有的宏大理论谱系来“套”评论对象,可想而知,所写文章与评论对象往往是“驴唇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或者干脆把评论文章直接写成了中规中矩、不折不扣的学术性论文,而其中真正属于“评”的部分,诸如作品究竟好与不好、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如何进一步改进和提高等对此类现实问题的看法,所占篇幅则寥寥无几,更多的是“纵艺术史……”“古人云……”“研究发现……”“资料表明……”等所谓“论”与“述”的段落,似乎以此才能显示和证明自己的知识水平与专业能力,而始终欠缺一种明确的、开门见山、一针见血式的评价、批评。明明三五百字就能讲清楚的事情,非要写成像老太太的裹脚布那样又臭又长的文字,表面上看似旁征博引、娓娓道来,颇具学术风范,实际上却是在“掉书袋”“兜圈子”,玩弄文字游戏,或纯粹为了史论而史论、为了考据而考据,久而久之,也便丧失了评论中最可贵的问题意识、批评精神,以及敏锐的洞察和判别能力。试想,倘若一篇文章既没有鲜明的观点、态度,又难以起到褒优贬劣、激浊扬清的作用和效果,还破坏了评论文本应有的规范,助长了“轻评重论”的不良风气,这样的文章,怎么能够算作是合格的评论呢?——《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3、评论最重要的就在于“评”,只有“评”得准确、精彩,“论”才有价值,才有可能出彩。评得不深入、不到位,则很难具有说服力,也自然失去了评论的真正功能和意义。务必要清楚,“评”是“论”的前提和基础,它为“论”提供必要的价值判断。而“论”则是“评”的补充和延展,它是为“评”服务的,为其寻找一定的理论参考或事实依据。所以,一定不能混淆了关系、颠倒了主次,否则对文艺评论工作的开展,以及评论文本的建设,都将十分不利。——《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4、相对于“论”而言,“评”的难度则更高,也更需要眼力、胆识,更需要真知灼见,来不得半点含混、玄虚,远非一般人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容易。而当下,普遍欠缺的也恰恰是“评”,而非“论”。正因为鲜有优质的、耐读的品评类、批评类文章,才使得文艺评论一直为外界所诟病。因此,“评”才是当下评论最薄弱的环节,也是亟须关注和重点开发的版块,它对于明辨是非、分清好坏,以及提升大众审美、传递价值观念等,都有着直接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千万不能对其轻视,或抱有偏见。尤其在快节奏的当下,大家对冗长的论述类、考据类文章,已逐渐失去阅读的兴趣,甚至有着不同程度的抵触心理,一方面由于今天的我们,自主支配的时间的确有限,大家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够尽快掌握更多真正有用的知识和信息。另一方面则因为当下太多所谓的学术性论文,格式化、套路化等问题严重,行笔中缺乏应有的立场和态度,文章里真正有质量、有价值的部分实在不多,读罢要么令人感觉晦涩难懂、一头雾水,要么则感觉平淡无奇、枯燥无味,如此一来,不如不读。倒是单刀直入、言简意赅、提纲挈领式的评论,恰恰是大众所欢迎的,也更加符合新时代对学术、对文艺评论的新要求和新期待。——《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5、有价值的、优秀的评论文章,并非写得越长越好,也并非将学术词汇、专业用语堆砌得越多越好,最主要的还在于能否抓住问题的实质、关键、要害,能否一针见血、一语中的地予以指出、评价、批评,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无需刻意经营文章的篇幅,以及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6、作为真正的评论家,在论述、论理、论证等方面同样不容忽视、不可偏废,只有具备足够的理论、史论等知识,熟练掌握一定的论述、论证等方法,才能为“评”提供更为充分的学理支撑,才不至于“评”得偏颇或走样。而对于那些胡诌乱扯、闪烁其词、隔靴搔痒、泼妇骂街式的评论,则理应予以反对和杜绝。——《文艺评论不能轻“评”重“论”》

  7、对评论文章做字数上的要求,实在没道理可言,也不符合评论的实际情况。本来评论工作就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的事情,但长话未必深刻,短话也未必肤浅,关键取决于评论者自身的水平和能力,而非撰写字数的多少。水平高的人三言两语就能把问题讲清楚,能力差的人即便三五万字也很难说明白。——《当下文艺评论必须直面的几个现实问题》

  8、很多评论家认为,评论文章的受众群体本应是小众的,难以做到脍炙人口、争相阅读,因此举凡阅读量很大的文章,基本都不值一看,也都有哗众取宠的嫌疑,更加不具备所谓的学术性可言。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这里要特别纠正的是,脍炙人口并等于浅薄低俗,很多时候倒是因为我们自身的水平有限,不能用平实朴素的语言将问题表达清楚,才使得文章难以被大众接受,阅读量才始终上不去,甚至连自己都懒得多看一眼。——《当下文艺评论必须直面的几个现实问题》

  9、撰写理论文章也好,批评文章也罢,尤其是人文社科类的文章,一定要具有公众和普世意识,务必要面向大众,而非只在自己看似专业的小圈子里打转、自嗨。要让文艺评论走出象牙塔,走进生活,走向大众,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加大、加强评论对公众的引导力和影响力,从而获取社会对评论的普遍认可与支持,也才有助于从根本上提升大众整体的分辨力、审美力等,美育的作用与意义才会真正得以落实和凸显。——《当下文艺评论必须直面的几个现实问题》

  10、毫无疑问,艺术需要评论,也离不开评论。换句话说,有艺术的地方就一定有艺术评论。古今中外,没有哪一种艺术是脱离了评论或者理论而自始至终单独存在着,都是同评论一起存在、发展和传播的。况且评论走到今天,其自身也早已形成相对独立整的体系,并发展为一门重要的学科、一门必要的文艺样式。相应的,以评论为主要工作职责和使命的评论家自然也是文艺家队伍里所不可或缺的、举足轻重的一个角色和身份。——《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1、评论不等同于解读。经常会出现这么一个情况,艺术家总希望评论家对其个人和作品,特别是对其创作的过程,以及作品中所使用的一系列技法技巧等给予一个全面的、详细的论述和解说,或者希望,甚至苛求评论家最好能够把其当时创作的心态、精神体验、刹那间的思维感受,以及技法技巧中的细小变化等准确表达出来,呈现在评论文章里,似乎认为只有这样才会使读者在阅读文章时能够充分地体会和领略到自己的不俗风采与高超技能。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评论家不是艺术家肚子里的蛔虫,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评论家也不一定恰巧就出现在他的跟前。评论家更不是复印机或者高倍放大镜,能够把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像复印或者放大东西一样原原本本地记录和超清晰地观察下来。我想即使是创作者本人,也很难将其准确地表述清楚。何况评论本身又不完全是解读,当然更不完全是对艺术作品的创作过程,以及技法技巧等方面的解读,只能说解读是评论的一个角度、一个层面或者一种思维下的一种方式方法。——《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2、评论有许多角度和层面,也有许多思维和方式方法。这是由事物的多面性所决定的,也是由事物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所决定的。而艺术作品属于事物的一种,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从创作过程,或者技法技巧等方面进行解读和评论,只是评论众多方式方法中的一种。说到这里,就会有人问到,那么还有哪些呢?当然有很多,比如对于一门艺术或者一件艺术作品可以从文化的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可以从美学的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可以从哲学的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也可以从社会学的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还可以从市场学的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更可以从艺术史的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如此等等,其相对应的评论思维和方式方法自然也就有很多。而且每一个角度和层面,每一种思维和方式方法都是允许的,都是需要的,也都是重要的、有价值的,对于丰满事物形象、认清事物本身来说均具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和意义。所以对待评论,包括对待评论家,我们不能将其单单地限制或者认定在某一种评论样式和评论风格上,因为评论有太多可供选择的角度和层面,而不同的角度和层面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和认识。——《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3、评论家的思维,可以说是理性的,富有逻辑性、严谨性和系统性,而艺术家的思维则是感性的,带有主观性、跳跃性和片段性。这也是大多数艺术家之所以做不了评论家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书画方面有心的朋友会发现,书画家们所谓的理论或者评论文章,基本上都是片段式的,而且他们的理论和评论观点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创作时的一些零星感悟,形成不了专业性的理论框架和理论体系,也不具备学术性的评论语言和评论文本,我们最常见的古今论著版本,如《××室随笔》,《××斋谈画》、《××画语录》等。其实真正意义上的艺术评论却并非如此,它们往往具有着内在的逻辑性和系统性,具有着评论的持续性和规律性,同时也具有着对艺术发展的指导性和前瞻性。——《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4、评论家在评论艺术作品的时候,一般会站在一个大的文化背景下,对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横向、纵向的比较分析,同时还会从不同的角度来进行研究和探讨,从而给予一个准确的坐标定位,形成一个立体的、多维的作品形象。——《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5、评论家的表述语言是严谨的,因此他们所建构的语言体系也是严谨的,且属于较为专业性的学术体系范畴。当然这是由其个人的文化背景、思维方式、关注角度、评价标准等所综合影响和决定的。——《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6、艺术评论家不一定首先要是个艺术家,艺术评论家也不一定非要具备专业的艺术创作能力。这完全取决于评论家评论艺术作品的角度和层面,即取决于他所选择的评论样式和评论风格。而艺术评论家首先要是个艺术家、艺术评论家一定要具备专业的艺术创作能力等等类似观点,毫无疑问,是从对艺术作品技法技巧等本体层面的评论上来要求评论家的。这自然是无可厚非的,甚至是成立的。但倘若从其他角度和层面进行评论,并作为其一贯的评论样式和评论风格,那么则如刚才所说,艺术评论家不一定首先是个艺术家,艺术评论家也不一定非要具备专业的艺术创作能力,他只需要具备他那个专业或领域所应该具备的知识和能力即可。当然,对艺术有了解和熟悉,甚至掌握和精通,那自然也是有好处的,但不可做硬性规定和要求。——《艺术与评论、艺术家与评论家相关问题》

  17、关于文艺批评,当下实在欠缺,尤其欠缺锐利的、深刻的专业批评。很多批评家总喜欢轻描淡写式的批评,说话、行文,有意减轻问题的重要性,甚至有意将问题避而不谈,只赞扬,零批评。当然,很多时候,被“赞扬者”也不会感觉脸红,给多高的帽子都敢戴,丝毫不认为难看、承受不起。因此便经常会看到一些恶意炒作、无自知之明的艺术家,以及一些不痛不痒、软弱无力,抑或捧臭脚、拍马屁的评论文字及相关论调,真正提神醒脑、“剐烂苹果”的批评功能倒不复存在。偶尔也能读到稍微尖锐一些的好文章,但基本逃不过被封杀、被删帖的噩运。实在不明白,有些艺术家或相关团体为什么会如此害怕批评?明明口口声声在倡导、恳求批评,可等到真的批评出现却又接受不了,拼命地予以抵触、抗拒,俨然一副叶公好龙、口是心非的作派。——《接受批评是艺术家的必修课》

  18、面对批评,用不着害怕、讨厌,甚至打压。相反,越是这样,越说明自己没底气、没自信、没胸襟,也很难成大气候、有大作为。而历史上,举凡真正的大家,都能够勇敢面对和接受批评,也都能够经得住批评,从批评中汲取营养,变批评为前进的动力,不断优化自己及其作品,这才是一个艺术家所应该具有的良好状态。只有那些不成熟、不具有真正实力和水平的人才畏惧批评,甚至诋毁批评。务必须知,接受批评本是艺术家的必修课,也是对艺术家及其艺术成果的必要检验,尤其在学科分工越来越细化的今天,批评的地位和重要性更加突出、明显,的确已成为“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且从某种程度上讲,被批评才说明有价值。对于那些自始自终都没有经历过被批评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在信息通畅、媒介发达的当下,只存在一种可能,即自始自终也没有受到专业评论家们的关注。换句话说,其人其艺实在平庸,在学术层面实在没有可被批评的价值和意义。这对于艺术家来讲,无疑是件可悲的事情。——《接受批评是艺术家的必修课》

  19、对于批评家来说,不怕批评过了头,就怕批评不到位。纠正文艺上的错误,虽然有时候可能稍微过了度,或者即便批评得稍微严重了一些,但只要不是恶意的批评,目的是好的,是真正在学术允许的范畴内展开的,就应该予以理解,毕竟文艺批评不像科学实验,即便再专业、高明的批评家也很难拿捏到分毫不差。何况批评本应该透彻、深刻,尤其在泛娱乐化现象充斥的今天,隔靴搔痒的确不行,蜻蜓点水、不着要领,抓不住问题的关键,不如不批评,也起不到切中要害、对症下药的作用,以及防微杜渐、防患未然的效果。——《接受批评是艺术家的必修课》

  20、文艺批评一定不能“上纲上线”,切勿以政治意识形态来左右和影响文艺批评工作,务必保持其在文化上、学术上的独立性与纯粹性。有关部门也要尽可能在相应政策、制度上给予根本性的支持和保障,而不是仅限于口头上的呼吁、倡导。否则,文艺批评终将无法顺利、深入地开展下去。——《接受批评是艺术家的必修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