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民国文艺的佼佼者胡兰成

2019-04-01 13:17 主页 来源:未知
民国文艺的佼佼者胡兰成

人,可以深情,可以薄情。深情的时候,可为你一人负尽天下人;薄情的时候,你掏心掏肺全世界都捧给他,他也不屑一顾。深情的时候,想起某个人,可以一瞬间泪流满面;薄情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再多次,他都可以无动于衷。
 
民国时期,如梦亦真,纷乱多景,又朴素有情。纵使隔了时空,依旧可以感知那个时代的忧患和喜乐,动荡与安逸,庄严和随性。越了解民国你就会发现一个问题,民国时期的男人到底有多渣?
郭沫若是,郁达夫是,徐悲鸿是,甚至鲁迅也是还有等等!当然,这与时局有关。新旧交替,风气刚刚开放,但女子的经济与人格却未独立,于是,大清时的纳妾,换以自由恋爱之名进行,成了另一种左拥右抱,妻妾成群。这当中最令人恨得,当属胡兰成。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自己坦言:“我就是个俗人,喜欢世上的荣华富贵”。世俗的胡兰成,一直就在“荣华”与“庸俗”中“风流”着。
他曾许给张爱玲“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承诺,却四处留情,有家不回。更稀奇的是他荤素均占,老少通吃,口味多样,真正是位跨学界、跨年龄、跨阶层的把妹行家。
胡兰成有过4任妻子,包括一代才女张爱玲,还有上海滩的大姐大佘爱珍。
然而生性风流的他还同时有多位暧昧不清的情人:中学同学的姨太太,日本房东的妻子,甚至是上海当红歌女。俗话说,不怕流氓长得帅,就怕流氓长得帅还有文化。
 
有人说,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就是一本群芳谱,胡兰成一生遇女无数,八次婚娶,N场露水情缘,无数暧昧与一夜情,数不胜数的妓女,书中仅将他一生中印象最深的八个女人写出。情史丰富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用自己特殊的艺术品味,将所有苟且,美化成旷世风流,将所有薄情,合理化为人性与际遇。胡兰成对待感情和女人,如玩游戏,玩过就算,重在过程,不计结果。
男人的才华是女人的春药,初尝时总能让女人脸红心跳。女人看一个男人,最初都是先看他是否优秀,而非看他是否渣。
 
于是,我们看到的胡兰成一生,有无数青睐于他的女人:从交际花到妓女,从贤妻良母到“女魔头”,形形色色,百花齐放。而胡兰成就如同蜜蜂,游走在百花之间。甚至于70多岁时,他在台北,遇见朱天文朱天心,还是要撩随口一句就是"金钗银钗来负水”。
一代才女张爱玲都愿意为他低到尘埃里的男人,身上总有他的闪光点。
江湖传言:胡兰成其人可废,其文不能废!
他一生有几本重要的著作《今生今世》,《山河岁月》,《禅是一枝花》,《中国文学史话》等。
其内容小到散文自传,大到东西方文学发展史,还涉及到宗教禅意的探讨。余光中夸胡兰成的文字:“句法开阖吞吐,转折回旋,游刃有余,一点不费气力。”
 
特别是《今生今世》出版后,引起了世人的惊叹,他的文字,当真如弘一法师所说:悲欣交集。悲的是他为何是如此模样在世为人,欣的是居然有这般文字传世。
也许,今天依然有人在怀念他的风度,夸耀他的才华,但我却觉得,这种风流薄情的男人,世间越少越好。
 
在他看来,他对女人与感情是无差别看法的,只要是好的美的,他都欣赏。
就好比,一个人用情不专,劈了腿。
但他还能言之凿凿地跟人说:“我很专一,我爱我的每份爱情。”
遇到这样的男人,姑娘们大概只想说一句:“相见争不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