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时期里“怪咖”的八卦
“星光大道”获奖嘉宾走进文水大
刘罡:湖南画家笔里有“豪气”
有种高贵叫冷香,任是无情也动人
文艺范的旅游更喜欢这里

文艺复兴时期里“怪咖”的八卦

2019-10-27 09:12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复兴时期里“怪咖”的八卦

提到文艺复兴一定会想到文艺复兴三节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但其实文艺复兴时代的经典大师远不只有这些响当当的名字,它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每一位艺术家都承载这文艺复兴时代的一部分的时代精神。
 
艺术品是由细节组成的一个宏观和无限的世界,比如多纳泰罗的大卫雕像,能让后世通过一根羽毛去探究赞助人美第奇家族隐秘的内心世界,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处处都隐匿了那个时期、那些家族的秘密...
 
布龙齐诺(Agnolo Bronzino,1503-1572年)意大利矫饰主义画家,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官方指定肖像画家,以肖像为人物的面具,呈现贵族的端庄优雅、高贵威严、喜怒不形于色。
 
布龙齐诺是一个很聪明的艺术家,和提香都称为宫廷画家(court a painter),服务于美第奇家族,所以他最有名的肖像画是美第奇家族的太太及其儿子:蓝色画底,画中的小孩不过3岁,但却有着成年人式的冷漠双眼,仿佛他从小就觉得:“我不是一个小孩,我是美第奇家族的继承人“。
 
《爱、妒忌和丑恶的寓言》这幅画的背后隐喻了感官和表象或是象征的世界,爱神在中间,但背后就是妒忌与丑恶,布龙齐诺的思想超越了普通的肖像画家,但又因为服务于美第奇家族,所以他的作品里有超出优雅的内容,却没有以很激进手段表达,像是在说:“我讲了了,你看到了,但你也不要说出来”。
 
布龙齐诺的另一幅画作《柯西莫一世》,这幅画脖子处的阴影和比例都不太合乎常理,但整体看上去却又非常舒适。它的奇妙之处就是布龙齐诺把先锋式的装扮放在了赞助人柯西莫·美第奇的身上,他并没有选择给柯西莫穿上国王的服饰,确是把他装扮成了古希腊的神,这样具有实验性的尝试。
 
可以看出,赞助人柯西莫给了他足够大的自由去创造,这也是文艺复兴的特点之一,不仅仅是艺术家在创作艺术,赞助人也完成了创作的一部分。
 
多纳泰罗(Donatello, 1386-1466年)是意大利早期文艺复兴第一代美术家,也是15世纪最杰出的雕塑家,多纳泰罗对古典美术的推崇和借鉴,可以说是文艺复兴意大利美术家的共同特点。多纳泰罗在其一生中,创作了大量生气盎然、庄重从容的雕塑作品。
 
大卫的形象在世人的眼中应该是高大、雄壮的,最著名的大卫雕像,应该是米开朗基罗那座,那个大卫,不像是人却是神,孔武有力,充满青春的力与美。
 
与之相反,多纳泰罗的大卫,在形象上追求人体体态肌理的真实感,并没有刻意强调大卫受人尊敬的英雄气概,反而带有一丝女态。在多纳泰罗的《大卫》雕塑中,大卫是人不是神,他面色光红,双目清秀,容貌俊美。
 
老彼得·勃鲁盖尔(Bruegel Pieter, 约1525—1569年)16世纪尼德兰地区最伟大的画家。一生以农村生活作为艺术创作题材,人们称他为“农民的勃鲁盖尔”。
 
老彼得·勃鲁盖尔出生于荷兰弗莱德地区,但他从小就去了意大利,翻越了阿尔卑斯山,在那时候算是一位具有国际背景的艺术家了,此画为《一年四季》组画中的一幅。这幅画上所表现的是城郊的冬天景色。
 
画家是从一个山坡的高度去俯瞰这块银装素裹的郊野,近景中有几位猎人正带着一群猎犬从山岗上下来,画上的一片皑皑白雪,给人以寒凝肃杀之感。中景上有两个结了冰的池塘,有人在那里滑冰、捕鱼,这些细小人物点缀打破了冬日的荒凉与静寂。画面色调以棕、白、绿相谐,观者可以从中领悟到一种内在的节奏。
 
无论是老彼得·勃鲁盖尔还是小彼得·勃鲁盖尔,勃鲁盖尔家族这一百年能够统治画廊,当然离不开赞助人,世人总说他们是农民艺术家,但绝非不是。
 
勃鲁盖尔一家与哈布斯堡以及氏族的大商人的关系非常好,当时哈布斯堡统治了荷兰。当时老彼得·勃鲁盖尔去世时,他让太太烧了一部分他的画作,这些画作里直接表达了荷兰人民要自由的思想,要反抗哈布斯堡王朝,一面与哈布斯堡维持着良好的关系,一方面呼吁民族自由,老彼得·勃鲁盖尔却将这样的情绪归纳到了民俗的生活型态来表达。
 
拉斐尔·桑西(Raffaello Santi,1483—1520年),意大利著名画家,也是“文艺复兴后三杰”中最年轻的一位,代表了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从事理想美的事业所能达到的巅峰。
 
在拉斐尔20多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画家,他受到罗马教皇二世的邀请前去罗马,拉斐尔在罗马度过了12年,也是他生命的最后阶段。教皇邀请拉斐尔为自己居住的教皇宫殿的四个房间绘制壁画,《雅典学派》所在的房间是拉斐尔第一个开始创作的房间——梵蒂冈署名厅(Stanza della Segnatura)。这几间房中创作的壁画,连同米开朗基罗创作的天顶画,共同构成了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壁画技艺的杰出典范。
 
拉斐尔讨厌米开朗基罗,所以把《雅典学派》里的画面画的特别惨,他把所有讨厌的人都当作模特,把他们悲惨的表情放在了画作中。
 
真实也是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特性。拉斐尔是一个出入上流社会的人,甚至当时梵蒂冈主教想要吧自己的侄女许配给拉斐尔,但他却拒绝了,因为他追求的是波西米亚式的生活,没过几年便去世了。
 
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1475-1564年)意大利的雕塑家、画家、建筑师和诗人文艺复兴时期盛期出生于佛罗伦萨共和国。
 
米开朗基罗出生于贵族家庭,所以他比拉斐尔享受到了更优厚的物质条件,但他却永远骑着一头毛驴,穿着朴素,和当时的提香、拉斐尔、达芬奇大相径庭,所以米开朗基罗的朋友并不多,和赞助人的关系也时好时坏。
 
米开朗基罗与其他女性的通信完全是柏拉图式的交谈,并且他天生迷恋少年男性的身体。但也是因为在文艺复兴时期,大家认为少男的形象,比少女的形象更具有一种形而上的美。
 
提香·韦切利奥(Tiziano Vecellio,1490—1576年)被誉为西方油画之父,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威尼斯画派的代表画家。
 
在提香的《酒神巴库斯与阿里阿德涅》是狄俄尼索斯第一次见到阿里阿德涅的场景,画面上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巴库斯和他的妻子正坐在动物拉的车上凯旋式地前进,小天使把星冠加在阿里阿德涅的头上,周围有不少是酒神的朋友,簇拥着他们。
 
酒神巴库斯,是宙斯和卡德摩斯的女儿塞墨勒的儿子,塞墨勒被雷电击死,巴库斯成了孤儿,先为宙斯收养,后又转为伊诺和瑞亚教养,教他打猎并训服狮虎豹为他拉车,巴库斯长大后,常驾车出外游玩。有一天巴库斯又驾车出游,突然看到少女阿里阿德涅,立在海边的岩石上,阿里阿德涅是宙斯和欧罗巴的孙女,她曾帮助雅典王的儿子忒修斯杀死害人的弥诺陶洛斯,而深深地爱上了忒修斯,但命运女神拒绝他们的爱情,这使阿里阿德涅十分伤心,她看着自己所爱的人远航离去。正在痛苦之际,巴库期满怀激情地来到她身边,这是命运女神的安排,他们相爱了。
 
画家着意描绘这一见钟情的场面,巴库斯纵身从坐车上飞向阿里阿德涅,成为画面的突出中心,给观众带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整个前景人物以暖色调处理,被单纯的蓝天大海衬托得鲜明而强烈,这是一首歌颂青春、生命与欢乐生活的赞歌。 可当我们细看这幅画时,可以发现后方乐队的动作更像是在攻击,中间的豹子非常安静,全然没有被后面的大锣鼓影响。
 
提香是一位特别自信的艺术家,自信到可以用国王赏赐的金链子来画自画像,他自信于不被金钱束缚,但却又能让你第一眼看到我热爱这个充满金钱的世界。提香也是一个具有人格魅力的艺术家,西班牙国王哈布斯堡的统治者查理五世曾为了可以随时和提香聊天,在他的宫殿旁专门为提香租了一套房子。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Alessandro Filipepi,1446—1510年)是15世纪末佛罗伦萨的著名画家,欧洲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派的最后一位画家。
 
波提切利的《春》可以说是一副影响了当代摄影的绘画,至今很多大片的场景布局、配色都以此作为参考进行设计。
 
《春》是按照诗人波利齐安诺的诗来创作的:左边美慧三女神(阿格莱西、塞莱亚、攸美罗西尼)相较于中间的维纳斯,被描绘得更加富有生气。森林边,这三位女神沐浴在阳光里,正相互携手翩翩起舞。右边的一个象征青春,中间一个象征美丽,左边一个象征欢乐。她们将给人间带来生命的欢乐。波提切利用中世纪的装饰风格来展现这三位女性形象,线条富有节奏感,人物的形体美借助于线条来体现, 在画的右边,分别是花神、春神与风神三个形象,象征春回大地,万木争荣的自然季节即将来临。
 
波提切利在文艺复兴时期也算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商业艺术家,他为美第奇家族服务。据说《春》是他画给美第奇家族的结婚礼物。
 
结婚对于美第奇家族意味深长,这是一次能向所有人展示家族收藏的艺术品的机会,同样,也是在向世人炫耀,他们统治了佛罗伦萨称的审美,他们不仅要金融上、政治上的成功,也想要摆脱这一身铜臭味,把自己的儿子全送去当主教,成为新贵。美第奇家族的野心是要统治这个时代的文学艺术,由他们来定义这个时代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