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
“文艺小萝莉”学画画走红
2019“文艺扶贫携手小康”惠民演
安溪县移风易俗主题文艺巡演
江西工贸职院举行文艺汇演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

2019-10-31 13:54 主页 来源:未知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在一处空荡的破屋中,一位邋遢的老人露出淡然一笑,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的身边只有一条忠犬相伴,床上甚至连一铺破席都没有。

这位老人就是大明第一才子——徐渭,终年七十三岁。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画家黄宾虹曾这样评价他:“绍兴徐青藤,用笔之健,用墨之佳,三百年来,没有人能赶上他。”

徐渭是真正完成水墨大写意花鸟的画家。他笔下的墨竹,逸笔草草,却尽显高洁清爽之气;他的泼墨牡丹,不拘于富贵奢华,色彩绚烂,却有清雅脱俗的格调与神韵;他的泼墨写意画,更是意趣横生,极富意蕴。

他曾这样评价自己:“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在文坛他是可以和王维相媲美的巨擎,有人说他是中国版的“梵高”,但事实上他比梵高更天才,也更悲惨。

徐渭的一生,可分为两半:前半生是天才,后半生是疯子。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军事家

明朝盛期的文坛,曾一度出现拟古风潮。然而,徐渭偏是那独具一格之人,不依傍于他人,他风格豪迈放逸,偏喜民间文学,对文人士大夫之流的附庸风雅更是呲之以鼻。

他狂言道:“鸟学人言,本性还是鸟;写诗如果一意模拟前人,学得再像,也不过是鸟学人言而已,毫无真实的价值。”

若说狂妄,徐渭是有资本的,他六岁时读书,九岁时便能文,十岁时就仿扬雄的《解嘲》作《释毁》,被乡邻们誉为神童,且将其与杨修、刘晏相提并论。

嘉靖十九年(1540年),二十岁的他考中了秀才后,更名声更是响彻乡里。

自古文人骚客相聚一起,都喜爱舞文弄墨,这点徐渭也是难免的。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由于当时常往返与浙粤两地,徐渭便与山阴的文士沈炼、陈鹤、柳文等结为文社,常游览与山水之间,作诗吟赋,并被时人赞称为“越中十子”。

若论书画才学,徐渭当时的豪迈之风,他如果说自己是第二,绝无人敢自称第一。

好友沈炼曾夸他:“关起城门,只有这一个(徐渭)。”

他书画不仅造诣极深,还极具个性。因其风格迥异,笔法随意不拘泥,所以当时的文人雅士多数不认同。

由于后半生的穷困潦倒,他不得已卖字画为生,然却卖不几个钱。

空有满腹才华,却无人赏识,徐渭不禁有愤世嫉俗之慨。

在他自己的一幅画《墨葡萄图》中,挥洒下这样一首诗:

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徐渭用野藤中的葡萄来暗喻自己,表达自己的才华不被理解和赏识的苦闷。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我的书画就在你面前,但我的才情,你却不懂”。

这无疑是对徐渭最大的打击,拥有才华,却得不到认同,无处施展,这是真正的痛和悲哀。

引领新创意这种事,总是举步维艰得没有办法。

管你是什么天才,任你有多么个性,多么有价值,只要不符合时风,大家就就不买账。徐渭亦是无耐,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先前都说“董其昌破坏了墨法”,然董其昌却成了一代宗师。在此则又说“徐渭破坏了笔法”,而今,我们才得知他引领了泼墨大写意画的先河。

用最狂的书画,描绘最飘逸的风格,才情在山水之间,却不止乎于山水之间,这便是大明朝文艺大腕徐渭的格调。

习文之人,多不尚武。然而,徐渭这个文艺大腕,却也是个实力派的军事人才。

他深受胡宗宪信任,经常为其出谋划策,不仅协助抗倭,更是帮助自己的老板收拾海盗。

原谅徐渭一生放荡不羁,不喜只限于某个领域。文能书画写曲,武能点兵点将。

汤显祖曾赞徐渭:”此牛有千人之力。“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一身才华终难遇,命运多舛却是空

明武宗正德十六年 (1521年),徐渭出生于绍兴府山阴县(今属浙江绍兴)一个趋向衰落的大家族。

徐渭出生才百日,父亲便去世了。十岁时,生母又被逐出门,致使骨肉分离。十四岁时,嫡母也去世,不得已随长兄生活。二人不仅年龄相差三十多岁,又无手足之情,自是相处得不甚愉快。

无父母疼爱,亦无同龄玩伴。徐渭不幸的童年,也为他疯狂的性格埋下了铺垫。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年少的徐渭聪颖异常,才思敏捷,被乡邻称为神童。然而由于徐渭的身世孤零,在世态炎凉中,逐步形成了孤傲自赏,郁郁寡欢的性格。

成年后的徐渭“貌修伟肥白,音朗然如鹤唳”,时常夜深里呼啸,宣泄愤慨之情。他作的诗文亦是恣露胸臆、奇傲怪诞,极富不羁之感。

嘉靖二十年(1541年),可以说是徐渭命运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这年的徐渭二十一岁,入赘绍兴富户潘氏,并随岳父游宦于阳江,协助办理公文,对官场情况也渐有了解。

由于参加乡试,常往返浙粤两地途中。 徐渭时常乘兴登上滕王阁,游梅岭观音洞。并于沿途吟诗作赋,流露出生平少有的乐观。

因结识了很多墨客文友,在广交文友,舞文弄墨,畅游山水间的惬意氛围中,徐渭博采众长,文学与艺术的修养都得到迅速提高。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然而此时,命运开始跟他开玩笑。

常言道:“祸不单行。”

二十五岁时,徐家财产又被豪绅无赖霸占,房田荡然无存。

二十六岁时,老婆又得病早逝。

人亡家破,功名不第,即便再狂妄的徐渭也些不知所措了。

始二十岁中了秀才后,徐渭历经了八次考试,直到四十一岁,始终也未能中举。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徐渭考中了乡试的初试,而这也只是因为当时的浙江提学副使薛应旂非常赏识他的才学,将他拔为第一,增补为县学廪膳生。

当徐渭以为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命运的曙光时,然而却是再次的打击,复试时,他再度落榜。

忽如起来的接连遭遇,让自负的徐渭的心灵备受煎熬,感觉人生不过一场空。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从戎幕到牢狱,半生落魄已成翁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庚戌之变”。蒙古军在北京一带烧杀掳掠。激发了徐渭的爱国激情。奋笔疾书的写下了《今日歌》、《二马诗》等,痛斥权臣严嵩误国。

后来,倭寇经常进犯浙闽的沿海地区,一时间绍兴府成为烽火之地。徐渭因平时好阅兵法,就先后参加了周边等地的战役,出谋划策,此时他的军事才能也开始展现。且引起当时浙江巡抚胡宗宪的注意。

几经邀请,便将徐渭招入幕府,当了他的幕僚。自此,开始了他的谋士生涯。

入幕之初,徐渭就为胡宗宪进献了《进白鹿表》,深受皇帝朱厚熜的赏识。自此,胡宗宪对徐渭就更是倚重。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于是,就邀请徐渭加入总督衙署。徐渭虽然钦佩胡宗宪的抗倭胆略,但十分不满于胡宗宪傍依于严嵩,再三思虑到胡宗宪对自己的信任。几经犹豫后,最终,还是决定参政。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决定称为了他后半生的噩梦,让他后半生成疯如狂。

入随总督府后,他为胡宗出谋划策,可谓风光一时。

话说徐渭真是时运不济,没几年,严嵩被免职。因此胡宗宪也遭受了参劾,被罢免,不得已他也只得离开总督府。

然而,三年后,胡宗宪再次入狱,在狱中被构陷致死,他原先的幕僚很多也受到牵连。徐渭就时常不安,整日里担忧自己会受到迫害。

父亲离世早,母亲又不在身边,原生家庭的缺席,本就给徐渭的童年蒙上一层心理阴影,再加连年应试未中,精神上的抑郁,这件事,对徐渭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使他多次想轻生,以至发狂。

一日,他为自己写了一篇文辞《自为墓志铭》,神经便再也绷不住了,抓起身边的钉子,插进自己的耳孔内,自杀求死,然天未遂人愿。

修养数月后,好不容易才得以治愈,他却又用椎子击肾囊,求死。如此反复发作,反复自杀有九次之多。他甚至还在狂病发作中,疑心自己的老婆不忠,失手将其杀死,锒铛入狱。直到53岁时,才在友人的帮助下得以大赦出狱。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实力派军事家,半生疯癫半生狂

 

晚年的徐渭穷困潦倒,越发不喜来往,常杜门谢客,如有人来访,徐渭不愿见,便大呼:“徐渭不在!”乡邻就以为其疯了。

终年贫病交加,不仅家产散尽,所蓄书籍字画也变卖殆尽,还时常粮。由于精神不佳,他经常时而豪饮酒肆,时而自持斧毁面破头,病况日益严重,彻底沦入江湖,再无人问津。

时间回到万历二十一年,在那个空荡漏风,只有一张破床的房子里,这位高调癫狂了一辈子的老人,终于还是静悄悄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