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片质感的王一博蓝忘机
文艺繁荣助推社会进步
这个秋天,江苏文艺硕果累累!
古丈县召开2019年文艺座谈会
徐渭:他是大明朝最狂的文艺大腕

文艺片质感的王一博蓝忘机

2019-11-01 11:07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质感的王一博蓝忘机 





二、他是非表演型人格



另一方面,我想说一下表演型人格和非表演型人格,对于演员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两种人格类型,区别很大。表演型人格如果没有心理障碍并非是心理疾病,只是一种人格存在方式。他们在乎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在乎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的感染力,所以会使用一些方法派的表演来加强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比如通常我们说的“戏精上身”,那时候这个人呈现的就是表演型人格。



表演者人格类型的人是天生的表演者,他们热爱聚光灯,世界就是他们的舞台。 许多具有表演者人格类型的名人本身的确是演员,但是他们在朋友面前也会极尽表演之能事, 聊天时炫弄自己独特而不失率直的幽默感,努力成为目光的焦点,让每一次外出都仿佛置身于派对之中。 他们是十足的社交动物,喜欢最简单的事物,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比跟一大群好友嬉笑玩乐更快乐的事情了。



假设同样是体验派,表演型人格的体验派表演就不会是纯粹的体验派,就会融入方法派。只有用非表演型人格去体验,才会提供纯粹的体验派表演。但是,非表演型人格通过体验去演戏,是风险较大的。

生活中的人还是非表演型人格占大多数,因为省力,表演太累。电影去拍人的真情实感通常也是要捕捉他们非表演的时刻,“真我”的时刻。所以在大荧幕上,在文艺片里,我们几乎不会见到表演型人格的人,毕竟生活的常态是平淡真实的,我们只会对真正的刺激做出必要的反应。



所以好的表演并不会一直有情绪,而是有高高低低的波动,在平静中起波澜,我们才会感受到风。

作为观众,你一旦见识过真实,所有的矫揉造作就都会掉下粉饰的面具,所以文艺片的观赏需要门槛,表演也需要。



王一博的人格里没有表演型人格,我认为他的主体属于探险家人格。



探险家人格类型的人是真正的艺术家,这并不是说他们是通常意义上的兴高采烈到郊外画几棵小树的画家。 但他们通常都精于此道。 他们会运用审美,设计,甚至选择和行动来打破社会常规。 探险家人格类型的人喜欢用美感和行为方面的实验来颠覆传统的期望。很有可能他们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不要控制我!”



“探险家”们生活在一个多彩感性的世界,与人们和想法的联系会让他们深受启发。 他们乐于重新解读这些联系,利用自身和新的视角重新实验和发明。 没有人比他们更喜欢用这种方式去探索和体验。 这营造出一种自发性,使“探险家”们看起来变化莫测,甚至对亲密的朋友和所爱的人也是如此。



所以他的表演会呈现出来一种创新感,因为他喜欢“未知”,我认为王一博是着迷于“体验派”的表演的,如果是方法派,提前设计好一切,而丧失体验的快感,会让他觉得索然无味,他将来也一定会在体验派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我期待在大荧幕上看到他出演层次更为丰满的角色。


电影、电视剧和话剧的壁在被逐渐打破,像任素汐这样的话剧演员转型拍商业片就非常成功,因为现在好演员真的稀缺。电视剧在进步,许多海外剧已经开始使用电影化的剧作方式和表演方式了,电视剧和电影的界限正在逐渐模糊。比如《奥丽芙·基特里奇 Olive Kitteridge》获得了第67届艾美奖最佳迷你剧奖,剧中女主演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刚获得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长安十二时辰》的美术也是电影制作级别的美术。张震、倪妮、姚晨也都是电影电视剧都演,只不过我们电视剧的剧作水平没跟上,只有演员转战小荧幕并不能带起来什么风潮。



爱豆出身的王一博在演员领域就是素人,制片人杨夏选演员的想法和电影导演选素人的想法十分一致,属于“类型选角”,即演员本身的气质是最重要的。



类型选角是保底的选角方法,但优质演员不仅是导演还原角色的工具,同时也是自己再创造人物的艺术家。令我惊喜的是王一博饰演的蓝忘机在体验角色方面有着不容小觑的天赋。他本人解放天性的程度,也相当之高。很多人都说他自洽程度非常高,这样能够完全接受自己的人就很容易解放天性,演戏的时候也会没有杂念,便能呈现非常干净的表演。

这是作为电影导演最为看重的特质。



王一博说感恩选他,代表他觉得出演蓝忘机是幸运的吧。而作为观众的我也想说同样的话,作为观众认识了博机也是万分幸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