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2019-04-05 10:28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还记得今年跨年夜被《地球最后的夜晚》所支配的恐惧吗?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毕赣缥缈诗化的语言和极度漫长的长镜头让无数观众在影厅中昏昏欲睡,被“一吻跨年”的抖音营销所“欺骗”的网友,用行动在网络上发起了剧烈的反弹。

毕赣,这位靠第一部作品《路边野餐》就几乎封神的青年文艺片导演,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第二部作品在各大评分平台上都收获了几乎不及格的分数。

网络上关于“文艺片”的探讨一时间热闹非凡。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之前,很少有普通观众(仅区分,无贬义)会如此大面积地走进电影院观看一部文艺片,事实也最终证明,文艺片终究还是小众人群的狂欢。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

此次事件是文艺片与大众之间难得的一次正面碰撞,它说明了国产文艺片如果想要在国内电影市场寻一处容身之所,要么就得改变大环境(如建立文艺院线),要么就只有改变文艺片本身。

显然前一条路太过艰难,且历时长久,那么后一条路,则成了一些文艺片导演不得不考虑的选择。

事实上,从今年年后登陆国内院线的一些文艺片中,就能看到一些文艺片导演逐渐改变的蛛丝马迹。

港片质感的《过春天》

青年导演白雪的长片处女作《过春天》就是一个例子。

首先,影片在题材上就有着相当刁钻的选择,深港两边的“单非”、“双非”家庭,是时代政策和地域限制之下的遗留,是一种非典型的存在,但却能够同时传递深港两地人的困顿和迷茫。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过春天》剧照

主线剧情是海关“走水”的不法活动,其中有涉及到地下走私团伙甚至香港的黑社会背景,将影片打造出一种老港片的质感,大大增添了影片的趣味性。

青少年题材则让影片的路人友好度更加提升,黄尧、孙阳和汤加文等青年演员的表演既自然又富有灵气,有足够的能力调动观众的观影情绪。

虽然《过春天》最后的票房惨不忍睹,但我还是为国产文艺片的这种改变而高兴——它在吸取商业片的表现手法,又没有失却文艺片的创作视角。

大奖加持的《地久天长》

今年三月,王小帅导演的《地久天长》包揽柏林电影节影帝影后两座大奖的消息振奋人心,也更让人期待这位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性人物的新作。

等《地久天长》登陆国内院线,揭开它神秘的面纱的时候,没有人不被王景春和咏梅两位主演杰出的表演而打动,也没有人不为中国时代剧变之下的伤痕和痛处所动容。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地久天长》剧照

当然,这部电影也存在争议:一是不少影迷不满《地久天长》的立意,认为其对时代的弊病批判不够严肃深刻,在时代主题的表达上闪烁其词、避重就轻。这里面有主观意识,还有客观因素,大家都懂,暂且不谈。

另一个问题,则是在于影片3个小时的长度,确实是让人望而却步,毕竟爆米花电影如《变形金刚4》拍这么长都会被人吐槽,何况是并不路人友好的文艺片。

事实上,真正看过《地久天长》的人就会发现,王小帅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影片之所以长,并不是像很多文艺片一样为了营造一种逐渐浸入式的观影体验,相反的,《地久天长》的故事体量相当饱满。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地久天长》剧照

在3个小时的篇幅中,几乎每一个段落都有独立的戏剧矛盾,沿着时间线来回切换,环环相扣。

王小帅甚至在自己的作品中有一种明显的“去电影化”的倾向,观看《地久天长》的过程中,很多时候就像在凝视真实生活中的家长里短一样。

毕竟三四个小时的电影很多人无法接受,但五六个小时的电影如果剪成三集电视剧的话很多人反而能一口气刷完,同理,《地久天长》几乎不存在观影门槛,适合任何观众。

所以,《地久天长》虽然没让我觉得惊艳,却让我感受到了文艺片的另一种朴实的状态,相信这也是拉近文艺片与普通观众之间距离的一种方法。

“好看”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刚刚上映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则“商业化”更加明显了,取材于广州最繁华的珠江新城背后的冼村的故事,这本事就是一个噱头,至少我所在的广州,有些朋友即使不知道娄烨是谁,也对这部电影产生了兴趣。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照

更加重要的是,影片本身,将悬疑、犯罪、情感、廉政、商业等等元素糅合到了一起,把整体的故事打造得看点十足。

说三个印象深刻的地方。

第一个是井柏然饰演的小杨警官,先是被陷害,被卷入了艳照门陷阱,之后再被陷害,背上了杀人犯的污名,几个回合,就从强势查案的警察变成了被通缉的逃犯。

那种危机四伏、穷途末路的境况,将小杨警官塑造成了一个传统警匪片中孤胆英雄式的形象,这种以一人之力对抗漫天邪魔的戏剧化情节,在娄烨以往的作品里很少能看见。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照

第二点,影片对动作戏份的呈现也是足够凌厉,无论是公路追车的戏份,还是暴力对抗的戏份,即使只是一些短小的段落,但也呈现出了一定的观赏性。

娄烨这次在自己的作品中开始尝试将自己最擅长的手持摄影和快速剪辑结合起来,将动作场面的呈现提升了一次层次,尤其是片中小宋佳和陈妍希飙车的一段戏份,摄影、调度和剪辑几乎无懈可击。

第三,则是影片对悬疑氛围的营造,也可圈可点。虽然对于熟悉悬疑片套路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早早猜到真相,但娄烨确实在碎片化的叙事中,不断地制造悬念,引导观众投入到观影中。

毕赣、王小帅、娄烨,文艺片越拍越商业了吗?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照

美中不足的是,影片的结尾有些画蛇添足——其实当镜头定格在那张照片上的时候,真相已经呼之欲出了,就在这里戛然而止可谓是恰到好处,实在是没有必要再花上十几分钟来揭开真相。

以上三点,本身都是极其讨好观众、极其商业化的特征,它保障了影片的趣味性,使得《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一改传统文艺片给人“又闷又长”的刻板印象,变得异常的“好看”。

而在此基础之上,娄烨也没有放下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一直坚持的手持摄影不仅和快速剪辑发生了化学反应,还一如既往地营造出那种娄烨式的朦胧恍惚的镜头感,娄烨式的电影美学,没有变。

清明节档期,票房主力大概会集中在《雷霆沙赞》和《反贪风暴4》上,但我还是希望有人会看到这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也希望更多人看到,中国的文艺片,真的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