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传世书画让我们“又见大唐”

2020-02-23 09:17 主页 来源:未知
传世书画让我们“又见大唐” 


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 卷(北宋) 北宋(960-1127年) 绢本设色 纵51.8、横148厘米 绘九人八马出行,人物衣饰华贵,仕女风姿绰约,骏马雄健丰肥;线条细劲圆转,敷色浓艳脱俗。文物制度与画风均符合唐代绘画风格。 本卷画心无作者款印,前隔水有金章宗瘦金书“天水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题签一行。
 
 
周昉簪花仕女图 卷 此卷无作者款印,亦无历代题跋及观款。最早著录此卷的是清安岐《墨缘汇观》,认为是唐周昉所绘,其后《石渠宝笈·续编》及《石渠随笔》皆沿用该观点,俱著录为《周昉仕女图》,然近代研究亦有持异议者。周昉字仲朗,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官至宣州长史,擅长仕女画,画风承继张萱又独具特色。
 
 
 
 
摹王羲之一门书翰 卷 唐(618-907年) 纸本 纵26.3、横253.8厘米 唐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697),王羲之后裔王方庆进献其先祖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并王氏一门二十八人法书真迹,武则天命弘文馆用勾填法摹之以留内府,并令中书舍人崔融撰《王氏宝章集·叙》以纪其事。王方庆所献原迹无传,现仅存王羲之、王荟、王徽之、王献之、王僧虔、王慈、王志等七人法书摹本十通。因署有“万岁通天”年款,又称《万岁通天帖》。王羲之墨迹早在北宋时期就不易获致,唐摹本日渐稀少。此卷勾摹精妙,有“下真迹一等”之誉,从中可以看出魏晋南北朝之间书风的传承关系,为研究我国书体的发展演变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此摹本在流传过程中曾两遭火劫,至今仍清晰可见火烧的痕迹。
 
 
 
 
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 卷(局部) 写就《仲尼梦奠帖》的欧阳询,是初唐享名最盛的书法家,有“唐人楷书第一”之名。赵孟頫对其不吝夸赞:“欧阳信本书清劲秀健,古今一人!”《仲尼梦奠帖》是欧阳询现存四件墨迹之一,也是其传世墨迹中最可信、最精彩的作品。
 
 
张旭草书古诗四帖 卷 唐(618-907年) 纸本 纵29.5、横195.2厘米 张旭,生卒年不详,约在唐玄宗朝开元、天宝(714-756)年间。字伯高,吴(今江苏苏州)人。与盛唐之际的另一位草书大家怀素,并称“颠张狂素”。《古诗四帖》为张旭传世的狂草孤本,是今草向狂草演变的实物例证。
 
 
神骏图 卷 五代(907-960年) 绢本设色 纵27.5、横122.5厘米 设色绘岸边石床上一僧一儒踞坐左望,后立一持鹰侍从,左侧水中一仆童骑白马奔驰而来。用线细劲,赋色艳丽,人物传神,骏马昂扬。
 
■收藏周刊记者 潘玮倩
 
众所周知,中国晋唐书画,存世者寥若晨星,更因年代久远材质脆弱,而鲜见于人前。
 
当年,溥仪携带故宫大量珍品私逃,几经波折,所剩无几,后来“很大一部分被辽宁省博物馆所藏。而晋唐书法墨迹最终只剩七件,分别是《东晋楷书曹娥诔辞卷》《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卷》《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卷》《欧阳询行书千字文卷》《孙过庭草书千字文第五本卷》《张旭草书古诗四帖卷》《怀素草书论书帖卷》,几乎件件堪称无上珍宝”。(黄积鑫《管窥清宫散佚晋唐书法》)
 
作为新中国第一座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是中国收藏晋唐宋元书画数量最多、品质最精的博物馆之一;同时,也是海内外清宫散佚书画重要收藏单位之一,总数达二百余件(组)。
 
2019年岁末至2020年早春,一场全世界瞩目的大展——“又见大唐”,在辽宁省博物馆展出,这是辽博建馆以来第一次将其馆藏唐代书画倾囊而出。38件一级文物集中展现,100件(组)文物中56件为辽宁省博物馆的珍贵藏品,44件来自故宫博物院、国家图书馆、上海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河南博物院以及辽宁省图书馆、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旅顺博物馆、朝阳博物馆等。一级文物比例之高,可谓空前。
 
这更是世界范围内,首次以传世书画来呈现唐代缤纷绚丽的一次大展。
 
无数人打“飞的”前往,开幕第一天,根据媒体提供的图片,排队的人龙挤占到了蜿蜒的楼梯。
 
《唐周昉簪花仕女图卷》《唐阎立本(传)萧翼赚兰亭图卷》《北宋摹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卷》《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卷》《欧阳询行书仲尼梦奠帖卷》《欧阳询行书千字文卷》《怀素草书论书帖卷》等,悉数亮相。
 
大唐书画,魅力何在?
 
在展览的序言之中,大唐,被赋予了一个全盛时代的中国记忆。乐舞回旋,诗风追马,而唐代书画,是见证和研究这辉煌的重要组成部分。
 
唐代是中国绘画史上人物画的高峰,山水画则在期间走向成熟,花鸟画也在此时独立成科。“人物画崇尚丰腴,金碧山水画富丽典雅,这是盛唐精神哺育而成,与后世弱不禁风的仕女画和以水墨为主的风貌大相径庭。”
 
唐代书法在中国书法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桥梁作用,书家之多,作品之精,“堪称兀然耸立的高峰”。唐代书法在接续“二王”传统的同时,也着力开拓属于自己的时代品格:“初唐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楷书法度严谨,清劲秀颖;盛唐‘颠张狂素’的狂草境界无边;中唐‘颜筋柳骨’又变方整劲健为雄浑肥厚;还有无数佚名书家的文书、墓志和经卷,烘托出一代书法的高原整体气象,一些以唐诗为内容的书法作品,更是了解唐代社会不可忽略的部分。”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唐人重时尚,爱马,狩猎之风盛行,马球运动风靡一时,因此留下了众多以马为描绘对象的艺术佳构,如绘画、雕塑、陶瓷等。从唐太宗的“昭陵六骏”到韩幹笔下的“神骏超迈”,又进一步展现出盛唐的豪迈,让人们至今仍能体会盛世的奔腾跳跃与积极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