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文艺青年:新时代的“我爱着土地”

2020-03-02 16:44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青年:新时代的“我爱着土地”

  历史上的很多文人都有浓厚的家乡情结,在鲁迅笔下的绍兴水乡中,在沈从文的凤凰古镇中,在陆文夫的苏州小巷中,在余光中的乡愁中,也在艾青的的诗歌《我爱这土地》中……他们的故乡,多的是淳朴、宁静的山野田园,在磐安的青山绿水间,同样是一个搞创作的好地方,也有这样一群文艺青年,与先贤一样,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范泽木:有爱的人乐山水
 
  流浪是那样的自由与浪漫。可真正背着行囊走出去,在陌生的城市寻找心中的梦想,当现实与梦想碰撞时,尝尽人生百态,世间冷暖后,才会对流浪有了更深刻地理解。流浪总有个终点,一路走,一路停,转了一大圈后,重回人生的起点,蓦然回首,发现最能安放心灵的竟然是自己的故乡。
 
  这段话,是在85后乡土文学新生代作家范泽木的人生感悟。用苏东坡的话说:此心安处是吾乡。不仅仅是他,从磐安大山深处走出来的不少新生代文艺青年,都有着相似的感触,文学、摄影、绘画……这份乡情润物无声,几乎弥漫在文艺创作的每一个角落。
 
  实际上,“身心两安、自在磐安”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不仅仅是游客的心声,也深藏在许多磐安本土文艺创作者的心底。
 
  在磐安县窈川乡,有一个名叫木棉塔的地方,这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是范泽木作品中的故乡,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环境清幽。村里并没有大片火红的木棉,但是那蜿蜒的小径、低矮的平房、亲切的乡音却令他魂牵梦绕。
 
  他许多次在自己的作品里写到木棉塔,乡情元素无处不在。11年前,默默无闻的他刚开始投稿,就写了一篇《村庄是无声的花朵》,主角就是它;2015年,他出版小说《我愿流浪在小镇》,小镇也有家乡的影子;今年,他的一部儿童文学小说出版在即,故事里依然有他熟悉的木棉塔。
 
  “其实,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木棉塔,算是家乡情怀吧。”行走多年,写作多年,范泽木成为了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成为了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新青年》《语文报》签约作家,金华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他有十多篇文章的片段被选入中小学语文试卷,他的儿童文学作品曾被汤汤等作家推荐。
 
  莫言的小说里,故乡的印记随处可见,光故乡的人就提到50多个。乃至于他火了之后,连老家院子里的萝卜都被人拔光了。可见,浓浓的田园味和故乡情,始终是他创作的源泉。对此,范泽木深以为然,回到家,回到最初的美好。兜兜转转后能返璞归真,追寻一种逝去的感觉,也是在追求一种精神上的丰盈。一如有媒体这样形容他:有爱的人乐山水。
 
  陈继亮:用一杆画笔,勾勒浓浓乡愁
 
  有一段时间,陈继亮很迷茫,因为画不出让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直到有一次回老家,看到破旧的泥墙上挂着父亲穿过的那件旧蓑衣,顿时眼睛一亮,2014年,《蓑衣》入选全国第四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这是他的绘画作品第一次亮相全国舞台。
 
  “越是接地气的乡土题材,越是能打动人心。”《蓑衣》之后,他的乡土题材作品一发不可收拾,屡屡在全国大展亮相,比如《斜风细雨不须归》,画中是一个老农的背影,披着蓑衣背着锄头,农忙归来。这就是他的父亲,也是儿时的陈继亮无数次见到的画面。
 
  42岁的陈继亮是磐安唯一一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花鸟专业,2015年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工笔画研究院,师从何家英。入选2018年度浙江省造型艺术青年人才培养“新峰计划”,入选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培养项目——中国画写意人物画人才培养,是浙江美术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我的作品多侧重于本土的农村题材。因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那里的一切比较熟悉。如今,传统的农耕生活已渐行渐远,但我很恋旧,对农村题材情有独钟。”他说,磐安的美丽风光和原汁原味的乡土文化,一直都是他的创作源泉,扎根在这片故乡的沃土,创作风格会更接地气,更容易引起普通老百姓的共鸣。很多传统的东西,在别的地方早已消失,磐安还有,比如那件蓑衣。
 
  陈继亮希望,自己能拥有一颗平常心,通过画画回归自然。下一步,他打算画一画磐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他说,会一直用一杆画笔,勾勒浓浓乡愁,留下一纸芬芳。
 
  郑丽娟:把磐安美景拍成网红
 
  范泽木用文字吆喝乡土磐安,郑丽娟用镜头记录大美磐安。喜欢摄影已25年的她绝大多数时间在拍磐安,她渐渐发现,家乡的美景能带来很高的人气。“吆喝家乡,不光要走出去,也要请进来。”两年前,磐安第六届杜鹃花节上,她参与策划并组织了“百名摄影名家看磐安”摄影创作活动,对于东道主磐安来说,这类全国性摄影活动实属难得。
 
  如今,磐安青年摄影家协会有200多名会员,这支队伍已经成为吆喝磐安的中坚力量之一,许多爆红网络的磐安美景美图都出这些青年摄影师之手,43岁的郑丽娟就是该协会的常务副主席。灵江源森林公园的玻璃桥刚开始建设时,她就上山去拍,两年来,那座山她爬了不下30次,“网红玻璃桥”一炮走红,她功不可没。
 
  小汽车上玻璃桥、灵江源玻璃悬廊,她和协会小伙伴们动用了多架无人机,实施航拍并制作短视频。“磐安青年摄影师们并非单纯用传统记录家乡大美风光,而是使用一些新技术、新手法,从创新的角度展现磐安的美。”郑丽娟说。

 
 
  郑丽娟的作品作品曾多次获全国艺术摄影大赛银奖、铜奖和优秀奖、多次获浙江省摄影比赛一等奖;多幅作品入选奥赛并展出。眼下,相比于景,她更关注人,专注于人文纪实摄影,并颇有建树:作品《绝活》曾在2017年全国丽水摄影节上展出,《近视视界》收获了第17届浙江省摄影艺术展览铜奖。“磐安乡间淳朴的山民,是更美的一道风景。”
 
  磐安县文联:加大力度培养青年文艺人才
 
  范泽木、陈继亮、郑丽娟,是磐安青年文艺人的一个缩影,他们背后,有一大批青年才俊寄情山水、潜心创作。“磐安县很‘年轻’,但历史悠久,磐安历史悠久,萧统、陆游、屠隆等历史名人都曾在此留下深深印迹,这片土地自古文化并不寂寞;磐安风光秀丽,民风淳朴,身心两安,适合创作。文艺创作受干扰较少,更有利于文艺青年的成长。”磐安县文联主席吴警兵如是说。
 
  他表示,近年来,磐安县文联有意识地去培育一批青年文艺人才,尽可能创造条件,在开办“磐安文艺讲习所”公益培训的同时,拓展文艺交流采风渠道,争取机会,让有潜力的文艺爱好者外出学习深造。县文联提出以作品为王,鼓励精品文艺创作,每年都对优秀文艺作品进行表彰。“今年开始,我们将加大力度培养年轻人,计划公开筛选一批文艺青年加入协会团体,让磐安文艺队伍更年轻化,不拘一格鼓励和培育青年文艺人才,使之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