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文艺报》专访作家东西谈疫情

2020-03-06 14:10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报》专访作家东西谈疫情

《文艺报》专访作家东西谈疫情:写作要倾注思想和情感”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深入,身在广西的作家东西也在密切关注着最新进展。他每天都看新闻,百感交集,偶尔跟熟悉的湖北作家联系,但也帮不上忙,只能问候一下。他说,广西的防控力度非常大,社区、校园都实施封闭式管理。自己住在大学校园里,出门要申请,因此基本没出门。在关注疫情之余,他也努力地写一点文字,但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近期,湖北之外的大量企事业单位正在逐渐复工。东西说,广西从2月24日20时起,已把疫情防控响应级别由一级调整为三级,复工也正在有序地进行。在将防疫工作放在第一位的同时,各地都努力保证道路畅通,先让物资流动起来。学生们现在都是在网上上课。
一个多月来,无数一线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以及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为抗击疫情作出了巨大贡献,其中不少人和事令东西印象深刻。他说,广西医疗队是较早赴武汉的医疗队之一,看了他们出发的视频,让人非常感动,自己不仅为他们点赞,也转发了他们出发的新闻。后来广西又驰援了几支医疗队,其中一支以护理为主。出发前护士长对领队说,我把这些姑娘交给你了,你必须把她们好好地带回来,否则饶不了你。听罢不禁让人热泪盈眶。
东西说,广西此次对口支援的是湖北十堰市,最近广西向十堰市发送了不少支援物资。十堰那边喜欢螺蛳粉,于是广西在柳州组织了好多螺蛳粉运过去。“螺蛳粉现在已经成了热搜。”
谈及作家此时面对疫情能做些什么、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东西说,此次不少湖北作家在一线写下了许多真实的故事,让远在天涯的我们仿佛身临其境。自己除了敬佩他们,更祈求他们平安。新闻报道大多是数字,文学则是写有血有肉的人。有人说,新闻结束的地方文学才刚刚开始,所以在灾难面前,作家不会缺席。但作家对灾难的写作不应一哄而上,而是需要倾注思想和情感,也需要时间来沉淀。从某种意义上讲,作家是预告灾难的人,他们常常虚构未曾发生的灾难,这不是诅咒,而是一种警示。而灾难发生后的写作大都是反思。如果作家对这两者都无感,那说明这个作家与灾难题材无缘,就像有的作家一辈子都写不了战争题材一样。因此,当我们真的写不出优质的灾难文学时,不如就喊一声:“加油!”这比硬写、瞎写、乱写要强。
疫情发生期间,人们对公共安全管理、医疗卫生等许多领域都产生了新的思考。在东西看来,这些问题应该由专家来规划,我们可能会有一些尖锐的想法,但那都不够科学。就像不能因为我们发现了某部作品中的错别字或病句,就仿佛拥有了对这部作品优劣的绝对评判权一样。同理,不能因为我们发现了公共安全管理、医疗卫生方面的某些漏洞,就仿佛拥有了真理般的发言权。希望专业的事交给专家来办,主管部门能多听取一些专家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