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什么是文艺中的“道”?人性和真实才是答案

2020-03-08 11:32 主页 来源:未知
什么是文艺中的“道”?人性和真实才是答案

传统的中国艺术家们相信,虽然文艺的发展也有新陈代谢,但是它更多地凝练着文人艺术家对生命本身的体悟和感受,这些感受和体悟虽然会随着时代的演变有所变化,但是他们所探讨的核心本质并没有多少不同。所以他们将这种感受归结为“道”。
恰如老子所说的那样“道可道,非常道”“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老子看来,道是永生不灭的存在。道与人无关,人只是天地中的一份子,人在或者不在,道都在那里,它统管宇宙、天地人都在其下。
但是后世的人在借用这一概念来解释什么是文艺的时候,发生了很明显的转变。他们不再将其看作是一种不变的规律,而是将其看作一般的规矩、人伦。
比如,唐代韩愈在古文运动中倡导“文以载道”“不平则鸣”。很多人都会想,不平则鸣,鸣的是什么?韩愈那一代人,他们鸣的,既是胸中的强烈情绪,又是在奋力的宣扬他们的道德规范。
所以,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天生就有一种以国为家,心系天下苍生的宏大心胸。他们认为作为上层知识分子,要为国家和百姓担忧,一旦上层领导集团有某些损害“道”的行为,就一定要制止。所以,在韩愈做官期间,他屡屡上书,陈述国家时弊,更是反对皇帝“迎佛骨”,从而被皇帝发配到边疆,从而留下了“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诗句。
然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文人们所提倡的“道”,才真正的展现在艺术中。如果说他们苦口婆心,劝谏皇权贵族的文章还只是一种“功利性”的举措,那么当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们一巴掌,当他们理想落空之时,他们或许才会感到一个个体再强大的帝国机器面前,是多么的无力。他们引以为人生信条的儒家伦理规范也在此时化作了泡影,悲伤、失望、幻灭,是他们最后必然的归宿。
世间流传着千万句苏轼的词作,后世读者满心欢喜的臆想苏轼的旷达与豪迈,可是谁能够知道这位诗人心中突然遭遇人生变故的悲凉和措手不及?谁又能看到他在《临江仙》中写到的“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谁能读懂他在《寒食帖》中幻灭的书写?
对苏轼来说,他的一生没有幸福,他的一生也没有乐观,他从不旷达,也不洒脱,他只是预设到了种种人生的不如意,从而在一下遭遇次变故的时候,更加从容罢了。
苏子最动人的诗篇,也正是写在他人生最困顿的时刻,在黄州,在儋州,他都留下了千古绝唱,这些闪烁在文字里的人性光芒,也正是文艺中“道”最真切的本质核心。也只有在这种困顿的情境下,艺术家才会竭尽全力,用尽自己的才华,将满腹冤屈诉诸于笔端,谱写出一首又一首的凄凉悲歌。
但命运总会找到每一个人最脆弱的软肋,给人最致命的打击,对苏轼来说,他被贬之后最大的打击,就是妻子王氏的去世,因此他才留下了《江城子》这首千古绝唱:
没有含蓄的哀婉、没有晦涩的用典,真淳的词句,直露苏轼心中最痛苦的心绪。这难道不是文艺作品的“道”之所在吗?
我们似乎很难用一两句话就交代清楚,但是道,始终围绕着中国文学、中国艺术发展的始终。没有这种表现人性、体察人情的“道”也就无所谓中国文艺。而往往那些最能打动人心的篇章,正是立足于每一个个体的感受之上的。
我敢说,中国文人们最看重的文章,并非这些诗词歌赋,而是那些一卷一卷、送进皇宫的奏折章表,这些文字,渗透着他们最看重、也最担心的事情。其中肯定也不乏动人之作,但是它如何能比得上一句“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那样的艺术冲击力”?
每一个时代,文人们对时局的看法总有不同,他们关注的事情也各有区别,但是当他们不得不从政治斗争的漩涡中退出,甚至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时,他们的心态总会出奇的一致,这个时候,关注大问题、进行宏大叙事的士大夫没有了,关注自我生命、关注个体价值的文人出现了。与其说这是心态、视野的转变,倒不如说是文人们完成了自我生命的关照,完成了自我真实性的回归。
恰如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史》一书中所提到的那样:
这段话非常中肯的谈到了我们在看待过往文字材料时候所遇到的问题。一段文字,它到底有没有价值,是“真”是“伪”,取决于这段文字到底用作何种用途,说明何种问题。
所以,对待文人们的创作也应如此。倘若以传统儒教视角的伦理论来看,中国文艺的本质,必然是要沦为封建价值观宣扬的工具,成为维护帝国机器的“润滑油”。那么这样的文字,虽然存在有“道”,虽然是“真实”的,但犹如“伪造”一般,仅存天理,毫无人欲。

倘如我们以个体人性的探求角度来看,中国文艺的本质,则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真切的感受、情绪和思想表达,即便他们假托“兰陵笑笑声”,也掩盖不了他们对人性执着的探索和表达。
总而言之,“道”在中国文艺中,代表着一种不会变化的、真实的存在。而在文艺中,最难以变动的、也是最核心的,就是不断书写人性,书写人的七情六欲,所有的故事,都是假的,只有人性才是“真”的。也许有时候他会表现得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也许有些东西必须要揭露出最黑暗的一面才能展现事物最深切的本质。但我们似乎应该庆幸,假如没有这些书写,那些痛苦、绝望和悲伤,将永远不会为我们所知晓,那我们和生活在《楚门的世界》中的楚门还有什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