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中的深圳文艺力量
山西战疫文艺作品VR展览上线
山东济南通报表扬战疫情文艺工作
文艺复兴反对天主教吗?
文艺志愿服务点亮百姓生活

德国法国文艺行业陷入沉寂

2020-03-12 16:38 主页 来源:未知
德国法国文艺行业陷入沉寂

歌剧院、音乐厅的演出接连取消,退票、退款的账单迅速堆积……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严重打击了德国、法国的文艺产业,从慕尼黑、柏林到巴黎,这些著名的文艺胜地纷纷陷入沉寂。
 
3月10日,德国联邦政府下令,4月19日前禁止举办1000人以上活动,各州相应出台法令交由地市执行。
 
巴伐利亚州积极响应,迅速关闭了州内所有歌剧院、音乐厅,禁止进行超过1000人的活动。州长马库斯·索德强调,这也适用于所有重大体育赛事,当局还会对所有500-1000人的活动进行风险评估,“风险存疑的情况下最好取消活动。”
 
 
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
 
作为德国规模最大的歌剧院之一,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宣布取消4月19日前的所有演出时,引来哀声一片。不过,歌剧院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尝试用现场直播或视频点播的方式提供表演,且仍在制定后续的线上演出时间表。
 
歌剧院新闻办公室负责人克里斯托夫·科赫介绍,线上演出包括3月16日指挥家乔安娜·麦尔维茨与演奏家伊格尔·列维特合作的音乐会,歌剧院还计划在3月21日视频播放芭蕾舞剧《天鹅湖》。
 
歌剧院导演尼古拉斯·巴赫勒忍不住向德国媒体诉苦,“对剧院导演来说,没有什么比拒绝观众更糟糕的了,这种危机处理方式有些过度。”他希望,在复活节假期结束之前恢复剧院运营。
 
在柏林,公立歌剧院和音乐厅的表演活动同样被频繁取消,包括拥有2250个座位的柏林爱乐音乐厅。
 
3月10日上演《卡门》后,柏林国家歌剧院便已停业,4月19日前不再演出。
 
柏林德意志歌剧院同样停业。总监迪特玛·施瓦茨认为,“这是合理的健康的决定。”对于重新开业,他很犹豫,“停业时间应该会很长。”
 
柏林德意志歌剧院有1850个座位,对他们来说,停业是个艰难的决定,剧院管理层已报告“损失严重”。总经理托马斯·费雷尔在日前举行的年度新闻发布会上说,“剧院预售额预计损失40%,现在我们的票房销售也相当薄弱。”
 
德国文化委员会表示,这些强制性关闭措施注定会对德国的文化行业产生巨大影响,“特别是中小型团体和自由职业者,他们没有财务积累来抵消收入损失。”
 
法国与德国毗邻而居。不久前,法国卫生部长韦兰宣布,法国全境禁止集体活动的人数上限从5000下调至1000,而法国有许多座位数超过1000的歌剧院和音乐厅。
 
3月9日,在巴黎歌剧院宣布取消数场演出之后,巴黎爱乐大厅也取消了3月22日之前的所有音乐会,但保留了研讨会、展览等活动。根据总经理劳伦特·贝耳的说法,每取消一场晚间音乐会,相当于损失8万到20万欧元。
 
巴黎卢浮宫在闭馆三日后,3月4日重新开放,但开始限制游客数量,仅接受持电子票或有免费入场资格的参观者。
 
法国社交媒体上,人们整理出了一个可能容纳1000人以上的场馆、建筑清单,包括各类大厦、剧院、礼堂、体育馆,这些代表着法国文化生活的场所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歌剧院、音乐厅之外,纷繁的流行音乐会、节庆日、体育赛事同样处境艰难。
 
作为欧洲规模最大的文学活动之一,德国科隆文学节宣布停办,该文学节原定3月11日-21日举行,共有200多场活动,预计超过10万人参加。
 
科隆文学节主办方表示,“取消文学节对我们来说是极其困难的。”许多作者,特别是德国以外的作者,不得不取消或推迟他们的行程。过去几天,莱比锡书展以及博洛尼亚、伦敦、巴黎的多个书展接连被取消。
 
出于对健康和当地旅行限制的考虑,72岁的美国吉他手卡洛斯·桑塔纳取消了“2020奇迹世界巡回演唱会”在欧洲的行程,归期未定。
 
同样,美国摇滚乐团Nada Surf取消了在巴黎的演唱会;美国流行天后麦当娜取消了在巴黎的巡演“Madame X”;美国摇滚乐团Pearl Jam无限期推迟了他们在北美的部分巡演;美国歌手麦莉·赛勒斯取消了在澳大利亚的慈善音乐会。
 
新冠疫情席卷了欧美的文化市场,全世界的艺术团、艺术家都将开始艰难的沉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