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转的句子,美丽的文艺,献给自
文艺高峰的生态学和动力学
东方文艺复兴人范光陵设坛敬拜
这句话干净利落,文艺短篇
如何搭配?小清新文艺风了解下

文艺高峰的生态学和动力学

2020-05-05 13:07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高峰的生态学和动力学

     文艺高峰是近年理论界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文艺的内涵和外延不断变化。创作真正满足人民生活需要和审美需要的艺术作品,成为摆在文艺工作者面前的时代命题。文艺高峰是一个历史生成和多元建构的过程,其评判标准并不单一,在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等方面都有要求。文艺高峰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总是处于一定的生态之中,总结中外历史上文艺高峰得以产生的生态学,对我们当下不无参考价值。文艺高峰的产生还需要相当的动力机制,使艺术家的高远理想和个人才情得以尽情施展。由此,我们既要在物质条件、国家制度、思想资源等方面提供良好的生态保障,又要在价值观念、精神追求、社会氛围等方面提供足够的动力机制,为文艺高峰创作良好的条件。
 
  关 键 词:
 
  文艺高峰/生态学/动力学
 
  作者简介:
 
  李修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自从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国目前的文艺创作存在“有高原而缺高峰”的现象以来,文艺高峰问题成为理论界关注的一个话题,或做文件解读,或呼应总书记的提议、阐释总书记的观点,或提出文艺高峰出现的前提和条件,或总结中外文艺高峰的经验。不过,还有一些理论问题有待澄清,尚需挖掘,本文试做探讨。
 
  一、什么样的文艺,怎样算高峰?
 
  在学界,“文艺”二字即使不是最为复杂也是较为复杂的一个概念,因为它的内涵与外延随时而变,有很大的动态性和流变性。学术意义上的文艺学、艺术学和美学,三者之间往往缠绕不清。简单说,可以将文艺视为文学和艺术之和。在中国历史上,举凡诗、词、赋、古文、小说,乃至戏曲,都被归为文学。至于书法、绘画、建筑、雕塑、音乐、舞蹈、戏剧,以及19世纪以后出现的摄影、电影、电视,都在艺术之列。在今天,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又出现了新媒体艺术、数码艺术、智能艺术等新的艺术形式。
 
  我们说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艺,《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这是我们所熟知的最为经典的表述。有意思的是,这些文体,全都是文学。直至19世纪西学东渐,由梁启超等人发起“小说界革命”,提出“今日欲改良群治,必自小说界革命始,欲新民,必自新小说始”的口号,借助以报纸、杂志为核心的媒介,小说发挥了巨大的社会批判和社会动员功能,成为文学的核心力量。在左翼文艺、延安文艺、“十七年”文艺以及20世纪80年代文艺中,小说一直占据中心位置,出现了一大批产生了重要影响、发挥过巨大作用的作家和作品,小说在今天仍有重要作用。80年代以来,电影、电视、美术的作用日益突显,审美变得更为多元。今天的文艺格局,是多元并峙的。影视、流行音乐、相声等大众艺术和部分民间艺术,以及各种光怪陆离的民间表演,借助在线视频、直播平台等网络媒体,成为广大人民群众关注的中心。
 
  如果借助“审美中心”(aesthetic locus)①这样一个概念,显然,在中国古代,文人阶层的审美中心基本是诗、书、画、琴、棋,活动空间集中于私家园林、庭院和书斋,宋代以后文化下移,瓦子勾栏等娱乐场所成为市民阶层关注的审美空间。就民间而言,节庆仪式、庙会等民俗活动是审美中心所在。
 
  有的学者根据经济发展状况,将社会分成三个阶段,并对每个阶段的审美中心做了说明。第一阶段是贫苦期,文学最受重视,因其是一种廉价的传播形式,靠人生经验产生共鸣。由文学衍生出来的戏剧和话剧也受欢迎。第二阶段是小康期,视觉艺术特别是绘画成为主要表现形式。绘画传达美感的经验,可以直接提高精神生活的质量。第三阶段是富庶期,人们的精神生活着重于寻求娱乐性的满足,并且因拥有一定的财产为自己筑梦,因此最主要的艺术形式为生活艺术,也就是应用艺术②。
 
  这种观点从传播学的角度,谈到文学在贫苦阶段的重要性,实际情况确是如此。不过,在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只提美术和生活艺术,没有考虑影视和网络文艺的地位,却与现实不符,难免偏颇。目前,我们已经解决温饱问题,处于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富庶期的迈进阶段,时代的确在呼唤着更能契合当下生活的艺术形式。上面所提出的富庶期的生活艺术和应用艺术,很有启发意义。至于这种艺术形式到底怎样,因为技术飞速发展,社会急剧变迁,一时难以定论,但人民群众多元化的需求以及文艺多元并存的状态,无疑将成为常态。真正创作出满足人民生活需要和审美需要的艺术作品,成为摆在文艺工作者面前的崇高使命。
 
  接下来的问题是怎样算高峰?
 
  毋庸讳言,文艺高峰是相较而言、通过比较产生的,就像一片地形,因为有低地、丘陵、山谷、高原,才会衬托出高峰。因此,某一文艺类型之所以能出现高峰,必然经过了一定的历史发展,众多艺术家投身其间,创作出众多的作品,依据业界认定的艺术标准,鉴别出艺术高峰。如中国古代绘画,自上古起始,尤其是魏晋以后,画家渐多,画种渐繁,至唐代蔚成大观,唐代张彦远著《历代名画记》,录历代画家371人,并对其分品定级,厘出上中下三品,其中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吴道子四人,被视为上品盛流,亦即高峰式的人物。这点得到画史公认。再如宋元文人画兴盛,画家甚夥,名家亦多,元代山水画家独标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一说赵孟頫、吴镇、黄公望、王蒙),无疑此四人乃是元代画坛公认的高峰。
 
  如何评判高峰?地形学上的高峰一望即知,有明确的科学数据可以表征。文艺高峰的判断远非如此容易。这是由于文艺高峰的评价标准并不明晰,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并且随着时空之不同而出现变化。魏晋时期的顾恺之以人物画出名,同时代的谢安评他的画“有苍生来所无”,可谓顶点。南齐谢赫却对他很有些不屑,说他“迹不逮意,声过其实”,只将他列入第三品。陈朝姚最,又为顾恺之鸣不平,指责谢赫有失公允,重将恺之捧上神坛:“至如长康之美,擅高往策,矫然独步,终始无双。有若神明,非庸识之所能效;如负日月,岂末学之所能窥。”及至张彦远诸人,基本认同姚最的观点,顾恺之的高峰地位方得确立。再如唐宋画坛,有“神逸之争”,朱景玄著《唐朝名画录》,独标神品,黄休复的《益州名画录》,则以逸品为上,不同的标准背后,体现的是两种审美趣味的差异。
 
  再如现代文学史上,有“鲁郭茅巴老曹”六家之说,六人的经典地位,经过多年文学史的书写而确立。不过,有的学者依据不同的评判标准,得出的结论与这一排名有所差异,他们大多标举作品的审美价值,如推崇沈从文、老舍、张爱玲等人的创作③。这显示了艺术评价标准的多元性,这在艺术批评史上,亦属正常现象。
 
  既然文艺高峰的标准并不固定,是否意味着没有标准?当然不是。实际上,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文艺高峰的标准问题。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要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要把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作为追求,让目光再广阔一些、再深远一些,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同时直面当下中国人民的生存现实,创造出丰富多样的中国故事、中国形象、中国旋律,为世界贡献特殊的声响和色彩、展现特殊的诗情和意境。”上面的几段论述,从艺术作品的形式、内容、思想等诸多方面提出了要求,可以视为文艺高峰的标准。对照之下,当前任何可以视为高峰的艺术作品,都应该符合上述标准。
 
  当然,“三有”“三性”和“三精”,是对所有艺术作品提出的原则和要求,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具体到每一种特定的艺术门类,又会有自身的评判标准,需要作出具体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