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书画家秦吉良:浮世喧嚣觅沉
《乌溪江文艺》: 映照镇电站的
如果文艺遇到“直播带货”怎样
不善治国善于书画的统治者
文艺范遇上科技感,“她”智慧开

《乌溪江文艺》: 映照镇电站的来时路

2020-06-07 13:16 主页 来源:未知
《乌溪江文艺》: 映照镇电站的来时路




 
 
  近期,在筹备黄坛口电站展厅过程中, 一位当年的工程建设者、文艺青年的遗属,向乌溪江电厂无偿捐赠了7册精心保存的《乌溪江文艺》杂志。
 
 
   7册《乌溪江文艺》
 
  1958年5月,黄坛口电站发电后,成千上万的工程建设者,转移到乌溪江上游的衢县湖南镇项家村,建造湖南镇电站。工程开工不久,乌溪江水力发电工程局党委为了让文艺工作更好地为生产服务,在办好《工程战报》(内部出版)的同时,组织工地上的文艺爱好者,编印了《乌溪江文艺》。这是一本铅印的、内部出版的文学杂志。杂志用各种文艺形式反映工地蒸蒸日上的面貌,歌颂建设工地上的英雄人物,为广大建设者鼓劲加油。
 
 
  用粗糙的黄裱纸印刷的1960年第二期《乌溪江文艺》
 
  1958年8月,湖南镇电站动工。9月10日,《乌溪江文艺》创刊号出刊。杂志由地方国营兰溪人民印刷厂印刷,售价每册人民币8分。《乌溪江文艺》在1958年9月、10月、11月,1959年1月连续出刊四期后,1960年开始,计划每逢“五一”“七一”“十一”、元旦等重大节日出刊。但实际上,只在5月1日和9月1日出刊两期,所用纸张也是粗糙的黄裱纸。1961年7月1日,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40周年出刊了第七期,这也是最后一期。杂志价格也从最初的8分钱逐渐涨到一角、一角二分。
 
  《乌溪江文艺》刊载了特写、通讯、散文、思想评论、杂文、诗歌、快板、相声、小演唱、小说、小故事、图画、歌曲等各种体裁的作品,记录了湖南镇电站工地进程、安全生产、技术革新、生活场景等。作者大多是工人、职员中的文艺爱好者。如今,翻阅这7期杂志,当年电站建设的历史画面历历在目。
 
  1958年9月《乌溪江文艺》创刊号中的散文《江边一瞥》,这样描述当年电站建设的壮观景象:“‘爷爷,看!机器船来了……爷爷,我听街上的人说,黄坛口运来推山机,到乌溪江工地去建设大电站的!’老大爷望着湖心,一只汽艇拖着数十只木船,装满货物,浩浩荡荡往上游开来,像一条长龙……”
 
  从《乌溪江文艺》刊登的特写《陈新才》中,我们知道当时的生产生活条件是多么艰苦:“(工程所在地)项家村还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山,来往之道,亦是崎岖的羊肠小道,而要在这些地方,筑起房舍、公路,困难不会没有的。不出老陈所料,到项家村后,住的是只能遮日避雨的箬棚,饭吃不好,唯一的菜便是竹笋,吃饭也在雷声、闪电惊人的树下。一下雨,一天到晚跑在烂泥里……”
 
  尽管条件十分简陋和艰苦,但当年的建设者依然以苦为乐,笑呵呵地面对重重困难,努力创业。当年的工程局工人、文艺爱好者姚春荣(笔名珊卡),如今已年过八旬。老人回忆说,“当时我才20岁左右,年少气壮,激情奔涌,工地建设如火如荼,要高山低头河水让路,向大自然要电的战斗场景吸引着我。虽然我只有初中毕业,但一下班总是躲在工棚里写诗写歌,抒发内心的情感。我们还成立了工人业余文工团,我吹笛子唱歌,过着充实而快乐的艰苦生活。”老人曾是《乌溪江文艺》的骨干作者之一,杂志为他的业余爱好提供了用武之地。从那时喜欢上歌曲创作,他将这个爱好保持至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创作了《我们永远生死相依》等抗疫歌三十余首。
 
  湖南镇电站,这个“大跃进”中因陋就简、仓促上马的工程,开工不到一年就遇到了“三年困难时期”。1962年1月,工程被迫停工。1970年5月复工后,受“文化大革命”干扰,工程进度慢如“蚂蚁爬”。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工程快马加鞭。1979年9月30日电站首台机组发电。此时距离开工已有22年之久,许多开工时的青年,变成了竣工时的中老年,有的胡子都花白了。人们幽默地称湖南镇电站为“胡子工程”。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湖南镇电站已实现了无人值班、少人值守,昔日繁荣喧嚣的建设工地,现在一片安谧宁静。7册《乌溪江文艺》杂志,不经意间让我们回望了来时之路,它激励着我们更好地走向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