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当墨逐梦书画人生
“徽风京韵散文系列“由文艺出版
抗疫时期的文艺作品,是对后人的
要让性情怡养在文艺的甘泉
宗白华:文艺站在道德和哲学旁边

清水当墨逐梦书画人生

2020-06-19 11:07 主页 来源:未知
清水当墨逐梦书画人生


         从小酷爱书画,即使在条件艰苦的知青岁月,他也日日坚持以水当墨,苦练书法。时光荏苒,他的书画造诣与日俱增,工笔画《四友图》神形兼备,气韵合一;玻璃画《草原情》一泻千里,浑然跃出;字画《寿比南山不老松》巧妙地将书法和京剧艺术合二为一。他的《家和业兴》《富贵吉祥》《寿》《佛》等十余幅书画作品被“文化强民族强”珍藏版邮册收录。
 
  
 
 
  陈东风在创作中。
 
         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王瑾涧
 
  知青岁月
 
  1974年,作为下乡知青,陈东风坐马车来到张北县解放公社闫林村,第一次感受到这里的美丽、宁静和贫困。是房东大娘一碗热腾腾的莜面鱼,让他扎下根来,在这里一待就是六年。
 
  那时,刚刚18岁的陈东风全身充满干劲,打井、修渠、平地,样样冲在前面。一天,雷雨交加,人们都在避雨。突然,一个小孩不慎触电,大伙惊呆了,不知所措。陈东风抓起一根木棍,挑开了电线,又给孩子做人工呼吸,孩子得救了。从此,乡亲们对他更加刮目相看。
 
  被选为青年突击队队长时,老支书拍着他的肩膀说“东风啊,大伙相信你一定能干好!”年底,陈东风果然不负众望,获得了县青年标兵荣誉称号。
 
  在农村接受锻炼期间,陈东风依旧酷爱写写画画。闫林村就是他的书法启蒙地,当时由于环境和条件受限,为省钱、省墨、省纸,在休息的间隙,他就打上小半盆水,用毛笔蘸着水在白土墙上写字。当时农村住户的顶棚都是用报纸糊的,他个子高,顶棚上的字看得清清楚楚,他看见什么就写什么,等前面的字干了,他就再接着写。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几乎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写“水字”。逢年过节或谁家办喜事,他就义务为人家写春联、喜字;村里、学校里、公社里有写标语的活儿也都是找他。由于他从小就爱好绘画,还经常为村里、乡里画壁画等,他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艺术青年。
 
  陈东风对于物质的追求异常淡泊,但对于书画艺术的追求始终锲而不舍。1980年,陈东风返城,但他爱好书法、绘画的习惯没有改,这一坚持就是四十年。
 
  辽阔的草原,洁白的羊群,驰骋的骏马,袅袅的炊烟,总能让人魂萦梦绕,无限向往。多年来,陈东风徜徉在坝上醇厚的艺术原野里,铸就了他率直豁达的艺术风格。
 
  《坝上兄弟》
 
  对于书画艺术与人格修养的理解,陈东风一直遵循:“习古通今、博采众长”的原则。他在楷、行、草、隶、篆方面均有专长,尤喜行草。在多年的探索中,他不仅仅重视笔墨技法的提升,更注重精神气度的提炼升华。
 
  2013年,陈东风与杭鹏飞合作出版了《坝上兄弟》,刊载了陈东风的诸多书画创作和诗歌散文。他的画作笔墨酣畅,格调素雅古朴,富有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息。他的工笔画《四友图》,图中四条锦鲤亲切凝望、互相关注、生动传神,轻盈游弋于清清莲荷、水草软荇中。画境意喻陈东风生活中四位文艺兄弟之间的真挚情怀,他说那条黑鱼就是他自己,憨厚质朴、逼真可爱。这幅画情景交融,神形兼备,浓淡有序、气韵合一,带给人视觉享受的同时,也烘托了一份在艺术之海自如邀游的深远意境。
 
  陈东风的玻璃画《草原情》,挥洒自如的大写意表现之手法,在一泻千里的笔势中浑然跃出,全图用墨淡雅,布置疏密得当,墨色浓淡,干湿并用,笔势雄伟,充分体现出“寄兴于画”的思想和浑厚华滋的笔墨效果。展开这幅画,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坝上草原“度假村”的美丽风光:辽阔的大草原,蓝天白云下,芳草萋萋,百卉争艳,骏马驰骋,壮士豪情,云烟掩映,峰回路转,特色蒙古包疏密有致,招展彩旗在喜接四方宾客;远处丘陵起伏,布局由平面向纵深展宽,景随人迁,人随景移,空灵中蕴诗意,淡雅中见情趣,无不显现出画家的才思、意韵功底。
 
  除了书画,陈东风也写过不少诗歌散文,歌曲剧本,可谓多才多艺,《坝上兄弟》还收录了他的诗歌《花的诉说》《兄弟》等,散文《黄花盛开的季节》《八月故乡口蘑鲜》等,剧本《静夜毡包》等,歌曲《盐政员之歌》《兄弟情深》等。他不但是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还是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泥河湾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俗文化协会会员……
 
  书画融合
 
  “读书、写字、吟诗、作画”,是陈东风的毕生追求。他不但创作了国画《红梅报春》、工笔画《吉祥如意》、字画《鸟语花香》、书法《神力苍茫》等一大批有代表性、获专家学者好评的书画作品,而且还创作了《花的诉说》《游百里坝头》《黄花盛开的季节》《静夜毡包》《盐政员之歌》等几十篇诗歌、散文、剧本、歌曲等作品。书自己喜欢的诗文,画自己钟情的花卉。诗为画添了意,书为诗增了彩,三者相得益彰。
 
 
  陈东风以画入书,用笔大胆而醇厚,更有一股简拙清刚的力度。他的字画《寿比南山不老松》,把形态各异的众多京剧脸谱巧妙地融含在运笔苍劲、施墨厚重的“寿”字中,将中华民族最耀眼的两样国粹书法和京剧艺术合二为一,从这幅作品中可以看到陈东风不断开阔视野、广闻博取、探源明理的经历和用心。中国文化是想象的文化,中国艺术是想象的艺术,他的书法作品《百福图》《百寿图》,一百个型态各异、匠心独运的篆字跃然纸上,却没有一个是与别的字相同的。欣赏这两幅作品,仿佛看到了作者那不浮夸、不骄傲、艺术想象自由驰骋的旷远心境。
 
  陈东风喜欢尝试新事物。他说龙的传人龙年写龙,把龙和龙字融为一体。他制作了一个二十多米长的龙灯,能吞云吐火,不但漂亮而且能登台表演。
 
  功底深厚,寓意新颖,自成风格,陈东风携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展出,在马来西亚书画展上获亚军奖牌。2019年,陈东风被中国邮品研发组委会、中国集邮宣传中心网授予“新时代中华榜样人物”称号。
 
  “文化强民族强”珍藏版邮册,共收录了陈东风的《家和业兴》《天道酬勤》《富贵吉祥》《福》《寿》《佛》等十余幅书画作品。
 
  “历尽艰辛苦备尝,不慕高薪与华堂。平生只爱书和画,如馨岁月飘远香。”陈东风为人率真豁达、淡泊物念,他的书画亦雅致从容,从骨子里散发着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