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文艺片女演员的时来运转

2019-04-22 14:49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女演员的时来运转

 
 
 
14日晚,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在香港举行。最佳女主角被《三夫》主演曾美慧孜摘得,而之前摘得这一荣誉的大多是章子怡、巩俐、周迅等响当当的人物。2016年最年轻的金像影后春夏和此次的曾美慧孜则属意外之喜。
 
而看曾美慧孜的过往,似乎并不简单。她出演的第一部作品是娄烨的,中间十几年在一些不咸不淡的电视剧里演些并不重要的角色,直到《地球最后的夜晚》《冥王星时刻》才在小范围内被关注到,这次摘得影后,可以说是一次大鸣大放了。
 
想起春夏在胡歌主演的《大好时光》里,演了一个撒泼的前女友,除了让人觉得这女孩长得别别扭扭的以外再没什么好感,而《踏雪寻梅》里她的灵性才在一个充满悲感的故事中逐渐铺排开来。
 
而从《冥王星时刻》到《三夫》,曾美慧孜被看到时,都是演一些露骨的、充满欲望的角色,而她也很欣喜地发现自己从脱离小女孩的纯真,到这些年犹疑着寻找着,终于成为一个“出入于名利场的、比较生猛的女演员了”,这是演员和角色之间微妙的相互成全。
不像春夏总是有那么种像担惊受怕的鹿一样的神色,曾美慧孜骨架大、丰满又野性,《云水》里艳舞,《冥王星》里低胸背心与性暗示,《三夫》里大段的性场景,她总是充满诱惑力,但又不仅仅停在诱惑,她身上可以放进坚韧、执着、桀骜以及一切故事所希望的隐喻。这样说来《三夫》中的她几乎有种地母的沉雄了。
 
影评人木卫二在《陈果很差,曾美很棒》中认为陈果对于香港的隐喻过分小儿科:“这是一部有着浮尸滤镜般,祛除了真实色彩的非现实故事。影片当然有一颗想表达的心,做得也不可谓不用力——曾美慧孜完全服从了演员天职,成为导演的工具。可是,这哪是隐喻啊,直白到想吐。”“换言之,曾美慧孜接演《三夫》,不乏有汤唯接《色|戒》的决念。她们知道,接下来这部戏,会带来许多误解和非议。但惟有放手一搏,她们才能在演员之路上,完成牺牲求全,并最终蜕变。”
 
摘得这个最佳女主角之后,曾美慧孜虽然颇有时来运转的感觉,在大大小小的秀场站定、仰首、气场一米八,但某种意义上,她未来仍路漫漫而修远。
 
巴黎圣母院失火:请浴火重生
 
法国当地时间15日下午6点50分左右,法国巴黎圣母院突发火灾,标志性塔尖坍塌。巴黎圣母院因雨果的《巴黎圣母院》而赋予其的厚重的文学与历史意义远超过它作为一座建筑所承载的,雨果在序言中写的那个刻在两座钟楼之间的“命运”一词和《巴黎圣母院》整个作品所具有的悲感意蕴,则似乎颇有一语成谶的况味。
 
巴黎圣母院遭遇火灾 
 
似乎总是有这样充满遗憾的节点,让我们在日复一日的奔忙中停顿,去思考历史、文明等一切我们总是罔顾的“诗与远方”。我们会回看巴米扬大佛和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历史教训,回想起圆明园、北京城墙、中国散落在民间的各种遭损的木质建筑,回想起一切描摹过巴黎圣母院的电影与文学场景……
 
当然除了沉湎于悲伤中,怎么补救仍然是当务之急。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从周二(16日)开始,将发起国际募捐活动,重建巴黎圣母院,消息传出不久,法国亿万富翁弗朗索瓦-亨利皮诺表示,将捐赠1亿欧元,克里姆林宫16日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提议向法国派出俄最优秀专家,以协助总统马克龙修复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顶在有机玻璃上打出《巴黎圣母院》中的段落:“整个巴黎在他的脚下展开,她成百上千的塔楼,她起伏连绵的地平线,她那蜿蜒桥下的河流,还有她街道上永远熙来攘往的人潮;那些烟囱里袅袅上升的青烟,以及如锁链般绵延不绝的拱顶屋脊,一圈一圈,日益紧密地缠绕在圣母院的周围。”这样的句子今天读来仍旧充满生命的力量,正如蓬勃坚韧的人类文明,一次次遭劫,也仍有望一次次浴火重生。
 
国家文物局通报近期文物火灾事故
 
在巴黎火灾的次日,国家文物局紧急通报了今年以来发生的四川省绵阳市江油市云岩寺东岳殿、福建省南平市建瓯市步月桥、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京台曦庐民宅的刘氏宗祠、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金竹江西保卫局侦察科旧址、浙江省温州市文成县谢林大宅院、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钱头状元第等6起文物火灾事故。
 
也有网友盘点了近年来古建筑发生的触目惊心的火灾。
 
其中较为重大的如2014年4月6日凌晨,云南省丽江束河古镇火灾,过火面积490平方米;始建于北齐天保末年的伏龙寺于2014年11月14日凌晨突遇大火,寺院后方的大雄宝殿全部烧毁;2015年1月初,云南大理修建于明朝洪武年间,距今600余年的巍山古城楼起火,雄伟的古楼建筑被毁。
 
伏龙寺
 
2017年12月9日中午13时许, 亚洲第一高木塔灵官楼突发大火,火势非常猛烈。 绵竹灵官楼始建于明崇祯年间,位于四川省绵竹市九龙镇。2008年,灵官楼在5·12地震中损毁,震后原址重建,占地20余亩,由七重金殿组成。其中木塔修建8年,采用中国传统卯榫结构,共16层高,号称亚洲第一高木塔。
 
灵官楼 
 
历尽劫难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文物
 
4月18日,在中国兜兜转转一年多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珍藏文物展在清华大学博物馆开展。从2017年在故宫开展至今,这批以“浴火重光”为题的展览先后赴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馆等6地巡回展出,此展原计划第7站抵达南京博物院,为配合今年5月在京举办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赴南京之前重回北京,作为“亚洲文明联展”之分展,在清华大学亮相。
 
这些异域的珍贵藏品以考古学意义上的发现地点为主线,根据四个重要遗址划分为四大部分(分别为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贝格拉姆与蒂拉丘地)展示。这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具活力的时期,其中包括“丝绸之路”贸易的起始阶段,但同时,一些法罗尔丘地出土的早期文物又体现了阿富汗青铜时代的文化特性。
 
事情要追溯到1996年,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喀布尔后,巴克特里亚宝藏成为他们的首要寻找目标。但是,国家博物馆和中央银行员工始终对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们熬过了塔利班的严刑拷打,从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而这些保护巴克特里亚宝藏的人们至今下落不明。
 
阿富汗国内局势趋稳后,战乱中流失、藏匿于各处的文物被学人们顽强地重新整理出来。学人们决定要通过文物展览向世界展示一个与曾经发生血腥暴力战争不一样的阿富汗,以此来对抗恐怖分子毁坏古代文物、毁灭古文明的恶行,让人民意识到古代文化和宗教共融共存的事实。2006年,从战争中劫后余生的阿富汗珍宝,被运到法国吉美博物馆,以进行整理修复,之后,便一直在世界各大博物馆进行巡回展出(2017年3月开始中国之行),这些经历战争劫难,被学人们用生命作为代价保存、用尽毕生精力研究的珍宝,其价值本身已经超越了文物本身的含义,也是历代学人捍卫文化尊严的直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