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蜀中文艺圈首席女神,却惨遭抛弃

2019-04-23 15:19 主页 来源:未知
蜀中文艺圈首席女神,却惨遭抛弃 

唐朝出诗人,女诗人却不多,尤其缺乏身家清白的女诗人。古时身家清白之人,无不是早早嫁了人,享天伦之乐,相夫教子,一朝归西,便掩了颜色失了踪迹,应了那句“幸福的女人没有历史”。能成为女诗人的,要么生于官宦之家,要么便是烟花柳巷,薛涛难得地两者皆占全了。

8岁时,她是官家子女,受了良好教育;14岁时,父亲去世,家道中落,她不得不入了歌舞伎行,赚钱养家。唐朝的歌舞伎虽然也是混在男人堆里卖笑,却绝非“妓”可比,不是靠床上功夫闯天下。

不过,无论是女歌唱家还是舞厅女歌手,都需要男人捧才能红,从这个角度来看,娱乐圈总是最现实也最残酷。明明生出了许多比七尺男儿还豪爽的女子,却又无不是踏着男人肩膀走到今日的,其中的隐情,说起来总是一出乱世桃花劫。捧红薛涛的人是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韦皋欣赏薛涛的文采,更喜爱她的豪爽,想将其招入府,做自己的女校书,相当于如今的女秘书。

薛涛入可写公文,出可陪酒席,关键时刻还能出谋划策,韦皋深感她是个人才,于是起了上书朝廷,正式册封她为“女校书”的心,最终却因为担心旁人说闲话而作罢。

薛涛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感怀伤情,说“天下没一个好男人”,而是依然一袭罗裙撑起蜀中文艺圈半壁江山。一同把臂同游的皆是巨星级人物:白居易、刘禹锡、杜牧、张祜,当然,还有那个著名的多情才子元稹。

当时,薛涛居于浣花溪上,喜欢在桃色的纸上写诗,后人仿制,称之为“薛涛笺”。一时之间,薛涛笺风靡文艺江湖,引领小资时尚。你手里要是没个一张半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艺圈的。

她并非精明女子,做人的原则是开心,只要情投意和,即使对方不能给她什么,也无所谓,过程就是奖励。

与元稹的一段恋情,世人皆觉得她是一个笑话。半老徐娘,与比自己小11岁的风流才子姐弟恋,情投意和,相约婚配,人家却一走了之,最后娶了官宦人家的小姐,任传情的鸿雁如何敬业,那厢已是意兴阑珊。如果说这还不算打击,那么惹怒韦皋,被发配边关就可称得上多灾多难了。

性情女子如梦初醒,这才发现生活是人生最难越过的高山。在充军途中,薛涛连写十首“离情诗”,差人送给韦皋,终于哄好了韦皋,将她接回。

她依然过着闲适的中年文艺女的生活,直至成为一个老年文艺女。晚年,她常作道姑装扮,言谈间有才气,眉宇间有英气。一生未婚,未有子女,她却得了高寿,此时世间那乱花迷眼的儿女情长也已经不入她的法眼。

爱情需要太多的心计,如果搞不定,不如专心生活,倚仗一门手艺、一个靠山,过闲适日子,虽在男女情事上无甚建树,人生却也不算失败。

命运就是这样吧,步步为营也可能巧亏一篑,至情至性却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说来说去,大家拼的还是一个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