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刃鬼才宋天成油画精品推荐!
文艺片演员“下凡”,钱途还是前
为“乐陶华夏”系列文艺展演活动
关于三湘文艺:彭庆厚/一枚书签
黔农好物促销文艺演出活动

文艺片演员“下凡”,钱途还是前途?

2020-07-12 12:21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演员“下凡”,钱途还是前途?


个夏天的大半话题都是秦昊先生贡献的。
 
最开始,大家乐此不疲地讨论着《隐秘的角落》中有关于他的爬山梗和秃顶梗,由此带动的同人、周边产出堪比任何一位流量偶像;等到剧情开展起来,他领衔的一众实力派演员贡献的演技大赏,又让行业内外纷纷开启拉片式看剧的模式。这时候很多人才反应过来,这个曾经大荧幕文艺片的宠儿,在最近几年竟然频繁地飞入了寻常百姓家。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再去看当下电视剧市场的演员列表,就多了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不只是秦昊。
 
曾被王家卫比作“好刀要先藏着”的张震出演了古装玄幻剧;“名导演收割机”黄轩在与流量小花的合作中持续透支着自己的好口碑;佛系如夏雨,出道即巅峰,与影视圈若即若离多年之后,如今在寻宝探秘的网剧里如鱼得水;而在爱奇艺迷雾剧场将要播出的《沉默的真相》中,文艺野兽派廖凡也开始“下凡”了。
 
 
在话剧演员>电影演员>电视剧演员>网剧演员以及文艺片>商业片双重鄙视链的长期涵化下,文艺片演员换道发展,往往会被视作“为五斗米折腰”语境下的堕落。但另一方面,小屏试水成功能带来的戏路拓展和国民度跃升,何其诱人。
 
电视剧以及网剧之于文艺片演员,就像伊甸园的苹果,色泽艳丽,触手可及。虽前途未卜,但又可能蕴藏着新的生机。
 
01
 
拓展戏路的新姿势
 
在“下凡”的文艺片演员中,秦昊不必多说,一部《隐秘的角落》让他在口碑和国民度上实现双丰收,与李沁合作的《锦绣南歌》目前看来水花不大,对个人影响尚算无功无过。根据百度指数,在两部作品加持下,秦昊个人搜索指数一路走高,达到其个人近五年来的热度峰值,并远远超过同档期有作品在播且粉丝黏度较大的任嘉伦、张新成、张一山等青年演员。
 
这并不是秦昊第一次出演电视剧。2017年的《无证之罪》和2018年的《沙海》,虽并非像《隐秘的角落》一样收获大范围好评,但秦昊在剧集中的表现可圈可点,为其在网剧领域打下了不错的观众基础。《江河水》《誓言》等上星剧在网络上声量不大,但也并未引发大面积负评。
 
值得一提的是,由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联合出品,与炙手可热的万茜合作的军旅生活剧《我们正年轻》被列为2020年待播剧,金牌制作班底加上实力和人气都不俗的演员,有望带领秦昊再度进入大众视野里乘风破浪。
 
与秦昊的稳步“着陆”有所不同,同样是文艺片出身,手握《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春光乍泄》《刺客聂隐娘》等佳作,外形与秦昊有相似之处,一度让观众“傻傻分不清楚”的张震,在首次出征电视剧领域时却经历了一番口碑跌宕。
 
去年,张震携手谋女郎倪妮出演古装玄幻剧《宸汐缘》,略显廉价的服化道,以及禁欲系男演员的土味恋爱,让该剧开播即预冷,张震也遭遇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口碑滑铁卢。
 
 
《宸汐缘》题材并不新颖,角色设定也与《花千骨》中霍建华饰演的白子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赵又廷饰演的夜华有颇多相似之处。与两位演员相比,张震在年龄、国民度和粉丝黏度上均不占上风,留给他发挥的空间原本并不乐观。
 
但是后期随着剧情的推进,多年来名导的历练和电影高清镜头打磨过的优势逐渐体现出来,张震冷而不傲、静而不瘫的演技挽回了他摇摇欲坠的口碑,剧集豆瓣评分也爬升至8.3,并逐渐展露出“长尾”的品相,开播一年后在独播平台爱奇艺上数据依然亮眼,近一月重新进入热度榜、飙升榜、热搜榜前列。
 
 
对于离开文艺片安全区出演电视剧,张震也并无太大心理负担,曾在采访中表示,“我觉得戏有很多种,其实什么都可以做尝试,偶像剧呢,ok;八点档,也可以演。”
 
对于文艺片演员来说,开放的心态必不可少。如果真的像不少观众一样,把自己圈禁在某些类型、某些导演的小圈子内,反而会带来自己戏路的收窄,拒绝演艺之路的更多可能性。
 
02
 
商业价值收割机
 
“探索更多可能性”的初衷不是总能实现,在“下凡”过程中,不少文艺片男演员也遭遇了水土不服。
 
如果将黄轩的作品口碑制成一副数据图,那将是一条如海浪般起伏的曲线。峰值均为文艺片——从2014年的《黄金时代》《推拿》,2017年的《芳华》《妖猫传》,再到2019年的《如果芸知道》,在许鞍华、娄烨、冯小刚、陈凯歌等知名导演镜头下轮转过一圈的黄轩被视为“下一个梁朝伟”。
 
但每两部电影之间,他总有办法把自己从云端拽落——那条曲线的谷底,零星散布着与国内多位一线女星合作的电视剧作品,挑大梁的三部都市情感剧《亲爱的翻译官》《创业时代》《完美关系》口碑扑街,在小荧幕刷足存在感的同时,也为他捧上了“新油腻霸总”的标签。
 
再往前追溯不难发现,文艺片男演员转道电视剧早已有之。
 
凭借《阳光灿烂的日子》初涉银幕就拿下三座电影桂冠的夏雨,早从2006年就进入电视剧领域;在新千年初扛起文艺片旗帜的刘烨、胡军很快便在年代剧、武侠剧中谋求转型。黄觉在电影和电视剧之间来回摇摆,耿乐、郭晓东、李滨或离开观众视线,或到“婆婆妈妈”剧中甘当配角。
 
 
综合来看,文艺片男演员的“落地”姿势各有不同,总体而言还未走出一条康庄大道。至于他们纷纷下凡来“蹚浑水”的原因,物质收入不可忽视。
 
伊能静曾在节目中透露,虽然顶着“国内知名演技派文艺片小生”的漂亮头衔,但秦昊的收入却不多,一年只有几万块。凭借文艺片多次被提名“影帝”的郭晓冬多年前也曾坦言由于艺术片票房不高,演员收入很一般,很多热爱艺术片的演员恨不得吃住都在剧组,他自己也要靠接拍电视剧来赚钱养家。
 
 
小众的文艺片给演员商业价值的限制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黄轩曾提到说,“我有几年一直在拍这种片子,去电影节获这个奖获那个奖,然后国内谁都没看过,盗版碟都没有。我家人说,你每年在拍什么呢,我们怎么都没见过你,我当时才意识到,你本来就不出名,没有什么关注度,如果拍的片子又被别人看不到,那你在干什么。”他认为,商业价值一定是不能忽视的,“如果有可能有商业价值,为什么不去做呢?”
 
“下凡”的黄轩也确实实现了最初的梦想。2017年底,他摘得“商业星力量巅峰人物年度盛典 年度吸引力明星奖”,2018年底,又获得了“时尚先生 年度最具商业价值艺人”。
 
03
 
悬疑网剧,文艺片演员新出路?
 
有趣的是,在文艺片男演员“下凡”过程中,通过遥控器连接广泛观众的路线往往失灵,原先不被大众市场看好的网剧,反而承接住了不少艺人的重量和观众的期待。
 
这样的结果与影视剧整体发展整体趋势相吻合。早在2017年的上影节论坛上,陈可辛就曾表态,“网络将是未来电影人创作的乐土。”他把网剧称为“自由长度的电影”,称赞其帮助导演摆脱了时长限制和市场的裹挟,能真正使得电影分流、观众分流。与此同时,近年来,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纷纷入局,担任起网剧导演、监制等职责。
 
 
文艺片上映难,投资回报低,拥有更好“带货能力”的明星陆续入局,加上电影行业核心人物的下沉,文艺片演员转道发展似乎是大势所趋。
 
豆瓣“2020实时热门书影音年中盘点”数据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位居榜首时间最长的五部作品中,四部为国产网剧。这样的成绩并不让人意外,受审查、观众构成等因素的影响,上星剧的首要标准是求稳,主题要昂扬向上,演员要有观众缘。完全不脸熟的文艺片演员降落此地,难免水土不服不被买账。
 
 
相对而言,网剧题材更为丰富,平台自制剧表现亮眼,在选择演员班底上,越来越突破大牌演员、流量明星的桎梏,给文艺片演员提供了更多的出演机会和表演空间。阿里文娱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曾表示,与其说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大团队是国产网络剧3.0时代的标志,不如说是新生代导演、演技派演员、精良制作、专业团队构成了网络剧精品化的底色。
 
目前看来,对于文艺片演员来说,在网剧的垂直分类中,悬疑网剧更对胃口,题材红利对艺人的加持非常可观。根据骨朵数据,2020上半年,豆瓣评分7.5分及以上的剧集有12部,其中悬疑剧占比最多数量达到5部,前三分别为悬《隐秘的角落》,港式悬疑剧《叹息桥》以及悬疑探险剧《龙岭迷窟》。
 
截至目前,秦昊共出演四部网剧,《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豆瓣评分均高于8.5,另一部《沙海》虽受到剧情注水的影响从7.7跌落至6.5,但也远高于南派三叔其他IP影视化的成绩。夏雨参演的悬疑探秘剧《古董局中局》,也是近年来他口碑最好的作品。
 
气质合拍为文艺片演员提供了悬疑网剧的入场券。
 
当前国内悬疑剧角色设定主要包括两类,警察等正面人物以及平凡小人物甚至是社会边缘人士。为了区别于传统刑侦剧正面人物与反派泾渭分明的模式,兼备社会属性,悬疑网剧多会以平凡小人物作为主线,正面人物的设定也会打破绝对的高伟光,突出人性的矛盾与游移。这无疑与文艺片“没有绝对的错与对”的人物设定产生重合。
 
比如《沉默的真相》中廖凡饰演的警察,他身上的正直与阴郁,顺从与反叛,剑走边锋,都颠覆了传统警察形象,反而与《白日焰火》《南方车站的聚会》中冷硬的、神秘的气息更为接近。
 
 
 
上图为《沉默的真相》剧照,下图为《白日焰火》剧照
 
文艺片演员长期打磨而成的内敛的表演方式也往往能切中悬疑网剧的选角标准。
 
这类题材往往剧情烧脑、节奏紧密、人物关系复杂、戏剧冲突强烈,大开大合的表演过于“阳光灿烂”,电影演员细腻的感官调度、精准的情绪拿捏以及点到为止的生活化台词功底,能最大程度增强观众的代入感。并且,这些不经常活跃于影视圈,较为陌生的面孔,也能为观众带来更多刺激与悬念。
 
今年,爱奇艺和优酷瞄准悬疑题材,分别推出迷雾剧场和悬疑剧场,耿乐,廖凡,秦昊,谭卓,王千源,王景春,张颂文、黄觉等均有出演,剧方与演员已成双向拥抱之势,借助悬疑网剧的题材红利,或许文艺片演员能在有钱赚、有活儿干的同时也保住好人缘、好口碑。
 
 
对于文艺片演员来说,确实应了那句,“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第六代导演倾力打造的文艺片鼎盛时期已然不再,文艺片演员将持续面对排片少、收入低、不被市场接纳的困境。
 
另一方面,互联网席卷下的商业浪潮也打破了殿堂神话,成本低、节奏快、播放限制较少的网剧已成蓝海。电影也好,网剧也罢,不过是一种媒介手段,在小屏化的助推下,观众只会为好内容、好演员买账。
 
这何尝不是一直修炼内功的文艺片演员的机遇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