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星开讲|演员不是传承的"局
要振兴戏曲艺术 繁荣文艺事业
赵忠祥书画作品跌到698元
  文艺创造借助新媒介升级迭代
推出“莫言中篇小说精品”系列

要振兴戏曲艺术 繁荣文艺事业

2020-07-21 10:28 主页 来源:未知
要振兴戏曲艺术 繁荣文艺事业

-传承发展戏曲艺术经验交流现场会发言摘登

从“一团一策”到“一人一策”

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广影视管理局局长 胡劲军

上海市委、市政府、市委宣传部继出台《关于推进上海文艺院团深化改革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和制定文艺院团《“一团一策”工作方案》后,又制定了落实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和措施,全面促进上海戏曲艺术繁荣发展。

实施“一团一策”改革,完善戏曲院团考核。推进国有院团“一团一策”分类改革,对市级院团发展作出制度性安排。从2015年起,实施“一团一策”考核,采用“自己讲、同行评、专家点”的圆桌机制,加强创作、演出、管理等硬指标考核,对各戏曲院团今后一个时期的发展与改革提出明确要求。

上海各戏曲院团以“一团一策”方案为抓手,围绕发展目标,在四方面强化自身建设。

创作方面,建立艺委会制度,设立艺术总监(艺术指导)岗位,加强创作选题的筛选评估论证。

演出方面,各院团根据自身情况,推出优秀剧目演出的经典版、驻场版、巡演版。开展公共教育,推动戏迷、“粉丝”代际相传,做好“京昆Follow Me”“京继人计划”“沪语训练营”等普及项目,推动开展上海京剧万里行、上海沪剧艺术节。

人才方面,采取各种措施,照顾好“昨天的台柱”、珍惜好“今天的台柱”、培养好“明天的台柱”。制定优秀人才培养、引进、交流和培训计划。创新戏曲传承模式,进行“学馆制”试点。做好“名家传戏、收徒传艺”工作,发挥老艺术家的“传帮带”作用。结合本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程”,推进“麒派京剧艺术研习班”与“尚长荣表演艺术研习班”办班工作。

管理方面,推动各戏曲院团创新治理结构和运行机制,健全传承机制,做好各戏曲剧种的艺术档案、艺术资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建立各戏曲剧种数据库。建立“深扎”制度,形成长效机制。

完善戏曲人才培养机制。实施戏曲院团艺术和技术岗位职务序列改革,建立艺衔制和技衔制及相配套的薪酬体系。提高戏曲院团高级职称结构比例,重点扶持青年骨干人才。实施“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制定“一人一策”的培养方案。

加强戏曲艺术阵地建设。打造“全国地方戏曲展演中心”,推动天蟾逸夫舞台、上海大世界传艺中心、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成为地方剧种来沪演出的展示平台。办好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重点扶持戏曲表演艺术。推动主流媒体、国有剧场等文化机构开展戏曲展演活动,办好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东方名家名剧月”、上海小剧场戏曲节、星期戏曲广播会、“九州戏台”等品牌活动。

加大戏曲宣传和普及推广。推动上海戏曲院团参与市民文化节、国际艺术节等活动,开展“中华戏曲演唱大赛”“校园戏曲荟萃活动”等各类群文活动,培育戏曲观众,扩大戏曲社会影响力。加大戏曲传播力度,鼓励媒体多报道戏曲创作演出的优秀剧目和传承发展的好经验,实施优秀经典戏曲剧目影视拍摄计划。加强戏曲理论和评论工作,发挥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和上海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作用,开展对重点戏曲作品的评论和对戏曲艺术创作的引导。

整体保护 个性传承

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 杨越光

浙江是南戏的发源地,地方戏曲种类众多。截至2015年12月,全省列入省级非遗保护名录的戏曲项目共计56项,其中列入国家级名录的24项。近年来,在浙江省委省政府的重视关心下,浙江的戏曲传承发展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制订出台一系列保护扶持政策,加强戏曲传承发展的政策保障。如《关于切实加强保护和振兴昆曲艺术工作的意见》(2002年),设立“昆曲艺术专项扶持资金”,每年对浙江昆剧团、永嘉昆剧团分别资助400万元和100万元。《浙江省舞台艺术人才保护专项资金实施办法》(2008年),每年安排500万元,对“文华表演奖”“梅花奖”等荣誉获得者的演出给予专项补助。《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八个一”保护措施》(2013年),加大对包括56个戏曲非遗项目在内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保护扶持。《浙江省濒危剧种守护行动方案》(2014年),引入新生代企业家等社会力量参与支持濒危剧种抢救保护。《浙江省传统戏剧保护振兴计划》(2015年),每年新增1620万元用于56个戏曲非遗项目保护和越剧振兴发展等。

始终坚持“整体保护、个性传承”的工作思路,加强戏曲传承发展的生态保障。一方面,实行分类指导。根据不同戏曲种类的生存现状,采取不同的保护发展措施。对基础较好、影响较大、剧团较多的如越剧、婺剧等,按照“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思路,积极引入社会资本,发挥市场作用,促进剧种进一步振兴发展。对有一定基础、尚保存国有剧团的京剧、昆剧、绍剧、甬剧、瓯剧、姚剧等,按照“政府扶持为主、社会支持为辅”的思路,加大政府保障力度,理顺社会捐助渠道,实现剧种健康良性的可持续发展。对濒临消亡、后继乏人的剧种,如和剧、睦剧、湖剧、杭剧、台州乱弹等,由政府出台专门的抢救保护政策措施,集聚社会各方力量,共同努力保护我省戏曲生态的完整。另一方面,实行分级管理。按照“当地传播、当地保护”的思路,开展“浙江省传统戏剧之乡”命名活动,实现不同戏曲种类的个性传承和有效保护。构建省市县乡村五级工作体系,分级落实、逐级考核,实现浙江56个戏曲非遗项目及相对应的73个保护地分批命名、责任到位。截至目前,浙江已经命名和公布了两批共计42个“浙江省传统戏剧之乡”,其中包括传统戏剧特色市2个、特色县(区)13个、特色镇(街道)10个,特色村(社区)17个,覆盖面达57.5%,初步形成了“省市支持、县乡落实、村为基础”的传统戏剧保护体系。

大力推动戏曲人才队伍建设,实施“新松计划”资助培养。连续10年实施青年戏曲人才培养“新松计划”,开办全省青年戏曲人才高级研修班,探索“名家带徒”戏曲人才培养模式,举办全省青年戏曲演员大赛发现推出戏曲表演新秀,鼓励资助青年戏曲人才举办个人艺术专场和学习深造,实施中青年编剧扶持计划培养紧缺人才,10年来累计推出和培养包括戏曲艺术人才在内的近1500名青年艺术人才。

打好徽字牌 唱响黄梅戏

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 贺懋燮

安徽省是一个戏曲大省,徽剧、黄梅戏、庐剧、泗州戏、花鼓戏等传统戏曲异彩纷呈、绚丽多姿。近年来,我们持续打好徽字牌,唱响黄梅戏,大力实施安徽地方戏曲振兴工程,创作演出了一大批深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的优秀剧目,培养造就了一大批德艺双馨的戏曲艺术人才。

我们主要做到“五个坚持”:

一是坚持“四个并重”。坚持挖掘、保护、传承与发展并重,推动戏曲艺术活起来、传下去、出精品、出名家。一是加大对传统剧目和原始唱腔挖掘采集,每年推出一批新编传统剧目,戏曲艺术的生命力进一步激活。二是认真落实国家各项非遗政策,打造黄梅戏和徽剧保护示范区,规划保护好徽剧和黄梅戏源头。三是鼓励建立各类戏曲社团组织,实施“校园大舞台--徽风皖韵进高校”等地方戏曲进校园工程,开展多种形式的戏曲传承活动,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和普及。四是注重发挥各剧种创作优势,每年创排一批代表安徽艺术水平的戏曲作品,推动了戏曲艺术持续繁荣发展。经过不懈的努力,在沉寂多年后,徽剧这一古老的剧种自2013年起连续创排《惊魂记》和《徽班进京》两台大戏并成功晋京展演。新编历史剧《抗倭将军戚继光》,是京剧时隔7年后推出的一部力作。作为安徽文化艺术中最响的名牌和最具标志性的戏曲剧种,黄梅戏以《小乔初嫁》时隔15年再次入选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在第七届中国黄梅戏艺术节上,仅安庆市(含所辖县)就有12台新创剧目参加展演。庐剧、泗州戏等地方剧种也相继推出一批优秀剧目。

二是坚持“两个打造”。一是每年省里集中力量扶持10个演艺项目,二是各市立足自身优势,每年重点扶持1个演艺项目。几年来涌现出大批体现时代特征、彰显徽风皖韵的优秀作品,2015年举办的安徽新创精品剧目晋京展演活动,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有7台新创精品剧目在首都北京集中亮相,参演剧目数量之多、质量之高、规模之大、时间之长,都创下近年之最。今年下半年我省还将继续举办安徽新创精品剧目晋京展演活动,计划同时组织10台大戏集中晋京。

三是坚持“两个着力”。重心下移,扎根人民,开展了一系列惠民活动。一是着力面向基层,组织开展“送戏进万村”活动,去年全年送戏21722场,实现全省15539个行政村全覆盖,受益的农民近1000万人次,达到全省人口的1/7。二是着力服务群众。举办“安徽文化惠民消费季·好戏大家看系列展演展示活动”,全年展演大、小戏408场,农民工、环卫工人、先进模范人物、残障人士、现役军人等各界代表获邀免费观看演出,既丰富了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也使传统戏曲在服务群众中增强了生命力。

四是坚持“三个扶持”。一是出台《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实施意见》,鼓励设立戏曲发展专项资金,扶持地方戏曲的创作、演出及戏曲院团演出设备更新和演出场所建设。二是出台《省属文化企业“双效”业绩考核及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助推地方戏曲艺术传承发展。三是修订《安徽省重点文化品牌扶持奖励暂行办法》,鼓励戏曲精品创作生产,打造一流文化品牌。

五是坚持“一个龙头”。通过坚持不懈地抓全省宣传文化领域拔尖人才、青年英才工程这个龙头,建立健全人才培养体系,带动人才队伍的整体提升,培养造就了一批戏曲名家大家。演员王琴、孙娟和韩再芬、何云相继获得第26届、第27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韩再芬成为我省和全国黄梅戏剧种中首个荣获“二度梅”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