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气质卓然的盛夏法式穿搭
书画大师董其昌的分裂人生
延安文艺座谈会合影的故事
文艺风的气质,展现出个人时尚魅
开展“八一”文艺进军营慰问演出

书画大师董其昌的分裂人生

2020-08-01 19:44 主页 来源:未知
书画大师董其昌的分裂人生



大师
董其昌生于嘉靖年间,17岁时参加会考,写下一篇精彩文章。董其昌以为自己将位居首位,岂料发榜时仅得了第二,排在他前面的是屈原。董其昌并非是因文章写得不如屈原,而是字写得不好。
这次会考让董其昌开始决心练好书法。十余年间,董其昌以颜真卿、王羲之等书法大家的作品为帖,反复临摹,同时探索出自己的风格。除了书法,董其昌的绘画也渐入佳境。
之后再参加科举,董其昌考中进士,书法也成了他的加分项,才华横溢的他得以进入翰林院就职。考中进士后,董其昌的仕途一帆风顺,他平步青云,有官职在身,他的书画开始被人关注,最终成为有名的书画家。书法与绘画也成为董其昌的致富源,四面八方的高管富商慕名前来,求字求画,出售阔绰,董其昌摇身一变成为富甲一方的艺术大师。
在书法上,董其昌与邢侗、张瑞图、米钟齐名,被称作“邢张米董”。董其昌的笔法轻灵飘逸,章法得前人之精髓,董其昌年轻时的潜心苦练可谓是集前人之大成,却又独有自己的气质。据《明史·文苑传》,董其昌的书法在当时已是“名闻外国,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争购宝之。”
 
 
董其昌的书法一直到清代仍被推崇。康熙与乾隆都曾临摹董其昌的书法。康熙曾亲笔题写溢美之辞:“颜真卿、苏轼、米芾以雄奇峭拔擅能,而要底皆出于晋人。赵孟頫尤规模二王。其昌渊源合一,故摹诸子辄得其意,而秀润之气,独时见本色。”翁同龢也曾对其书法作出过评价:“董公此书,正如天女散花,神龙戏海,最后题字又谨严超秀,奇迹也。”
在绘画上,董其昌的《白居易琵琶行》、《三世诰命》、《草书诗册》、《烟江叠嶂图跋》、《倪宽赞》、《前后赤壁赋册》等都是传世之作。同书法一样,董其昌善于习古法,但却能自成一格,独树一帜。他的“南北宗”说更是中国绘画史上对绘画风格流派的第一次系统性的归纳总结。董其昌的这一理论一经提出,便引起书画界的广泛关注,成为绘画史上里程碑式的探索。
尽管后世对“南北宗”说褒贬不一,但这仍无法撼动董其昌在书画界的地位。他的作品被收藏家争相收藏,他的绘画对明清以至于近代都有着极大的影响。《画史绘要》有评:“董其昌山水树石,烟云流润,神气俱足,而出于儒雅之笔,风流蕴藉,为本朝第一。”
 
 
淫棍
董其昌因书画出色而成名后,未能检点自身,晚年时曾迷恋房中秘术。其实,明朝时期,修炼房中术并非罕见之事,上至皇帝,下至平头百姓,迷恋房中术的大有人在。据野史记载,董其昌妻妾成群,曾“淫童女而采阴”,“封钉民房,捉锁男妇,无日无之”,淫D无耻之程度,令人咂舌。
关于董其昌淫D的事实,被广为流传的是他强抢民女的故事。1615年,董其昌已年过六十,却看中了一秀才陆绍芳家中下人的女儿绿英,绿英年轻貌美,还未出闺。
为了得到绿英,董其昌的次子董祖常带人上门强抢绿英,过程中陆绍芳家中物资被打砸,仆人也被打伤,陆绍芳感到被董家冒犯,想要状告董其昌,但无奈于董其昌之势力,当地乡绅又多次上门劝解,陆绍芳只得忍气吞声。
此事一出,引得民众大为不满,他们希望淫棍董其昌能得到教训。后来,松江有百姓找到一位名为钱二的说书艺人,希望对方能帮助民众泄愤。因董其昌号思白,陆绍芳肤色较黑,有人编出《黑白传》讽刺董其昌强抢民女一事。
《黑白传》被钱二表演后,董其昌大为不满,他以为罪魁祸首是当地的一书生范昶,于是他找到范昶,日日对范昶严刑逼供,言语侮辱,范昶不堪折磨,最终一病不起,不久即身亡。
范昶去世后,举家伤哀,为了给范昶讨回公道,他的母亲找上门来,质问董其昌为何要害死自家儿子。与范昶母亲一同前来的还有范昶的妻子、儿媳及女仆。
 
 
董其昌与董祖常对她们的吵闹厌烦不堪,董祖常用污言秽语辱骂一行妇人,董其昌对儿子的行径不管不顾,之后董家更是直接派男仆将对方打倒,随后将几位妇女关在一房间中,“鲲其发,并及下身”,董其昌让家丁们剥掉她们的裤子,用棍子击打其下体,董祖常还打开大门,命人围观。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家中女眷被人当众剥除衣裤,可谓奇耻大辱。
范家男丁得知此事后,感觉颜面尽失,震怒不已,立即书写了罪状,将董其昌告上官府。然而董其昌有权有势,闻名全国,小小官府实在不敢审理此事,表面上受理了此案,实则将此案一拖到底,范家人到最后也未能讨得公道,而董其昌父子却逍遥法外,继续行丑恶之事。
关于董其昌强抢民女的故事,民间相传还有另一版本,即董其昌父子诱奸了绿英,随后才带人前往陆绍英家中闹事。
除了此事,据史料记载,董其昌还被指开设J院,P娼。当时有句话称“若要柴米强,先杀董其昌。”,可见当地百姓对董其昌的仇恨之深。
 
 
恶霸
董其昌还是当地人痛恨不已的恶霸。董其昌与儿子在当地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官府却不作为,百姓对此怨声载道。《民抄董宦事实》所讲述的便是民众反抗董家,强行抄家的事情。
1616年三月份,街上贴满了控诉董其昌的字画,甚至连花船上都贴满了大字报与传单,董其昌被唤作“兽宦”。除了华亭县与松花府的民众,安徽、湖广、川陕、山西的一些客商也加入讨伐董其昌的行列,当日街上水泄不通,民众情绪激烈,官府担心酿成大祸,但不便直接抓捕董其昌,便将董家的恶奴陈明抓捕起来,并当着所有民众的面,将他痛打了二十大板。
董家为避免家中被打砸,召集了一百余名保镖连夜赶往董府。
恶奴陈明被打并未能平民愤,当日,所有对董其昌不满的民众围住董府,几万人将董府重重包围,一百余名保镖在场也无济于事。三月十六日,民众向董府投了火把,董府被大火包围,董家损失严重。董其昌非常愤怒,官府为了安抚董其昌,抓捕了几位参与此事的民众。
 
 
但董其昌不满意,继续追究下去,最终参与纵火的部分民众被定为死罪,松江府华亭县的学生里,有五位被革去功名,且被杖打。五位被杖打后也受到降级,三位仅受到杖打。让民众难以接受的是,在这起事件中,董其昌未受惩罚,罪名都被扣在了陈明身上。
很多人认为,董其昌的一生毁誉参半,既是艺术大师,又是淫棍恶霸。但关于董其昌的恶行,学界内认为是民间传说,并非事实。笔者认为,纵是有野史记载,也不可全信,人品无可考证,但其书画确是货真价实。
分享至
投诉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