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文艺片导演要学会寻找出路

2019-04-26 13:28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片导演要学会寻找出路

4月25日晚,导演霍猛带着自己的新片《过昭关》回到母校中国传媒大学点映。映后见面会上,霍猛不仅与同学们展开深入交流,还同特邀嘉宾,导演张杨、蔡尚君针对《过昭关》中体现的老人人生哲学、代际关系、公路电影本土化等话题进行了现场探讨。
 
《过昭关》此前在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斩获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等三项荣誉。影片讲述了河南周口乡村里,老人李福长偶然得到老友联系方式,决定起着摩托三轮车,带着小孙子跨越千里看望老友的故事。影片对老人真实情感的表达,打动了在场许多观众。映后发言环节,很多同学都直言:在电影中看到了自己和爷爷/姥爷的童年记忆。
 
霍猛决定创作《过昭关》也的确和自己的爷爷有关。当年,还在读本科的他在假期里回到老家,爷爷无意间提起过想去看望旧识,这件事最终被耽搁下来,老人也在几年后过世,但这句话成为了一颗种子,埋藏在霍猛脑海里,最终化为了《过昭关》的故事。
 
张杨和蔡尚君都很喜欢《过昭关》的这份真实。作为广泛意义上的公路片,它没有走上极端戏剧化的道路,而是依照符合这位老人身份的剧情展开。张杨将之形容为“去戏剧化”:“基于自己,基于人物,这个故事让我很信服,很喜欢。”
 
张扬
 
霍猛也由此更为细致的分享了他与杨太义老人的合作。杨太义老人本是村里戏剧团的成员,农忙时下地干活,闲了就和大伙一起搭台子。谈到这些经历,老人很质朴的讲:“我们就是喜欢,做这些都不讲钱。”对于《过昭关》这样审美风格作品来说,找一位原生态的非职业演员是必然。当然,这样的表演者自身会存在各种不可知的问题,比如刚开机的前两天,杨太义老人总是很紧张,“我会拿出手机偷拍他,然后给他看自己在镜头里和手机里表现的不同。”
 
 
主演杨太义
 
就在活动前的几小时,《过昭关》从原定的5月2日改档至5月20日。现场有同学问到这类题材影片的生存问题。蔡尚君直言:“这就是现实,市场体量大了,但它们的排片还是少。你必须明白,你的受众就是很小。”这两天,他想买一张电影票看看万玛才旦的《撞死了一只羊》,“结果只有工作日的上午有排片,黄金场都没有,观众怎么会去看呢?”
 
张杨对此深有同感,但他同时劝慰年轻导演,想清楚自己的追求是什么,就会减少自己的痛苦。“霍猛这部作品花了40万,也是一种出路。所有作品都要面对市场,但如果投资很大,导演往往会失去自主权。在拍电影的过程中寻找方法和你的艺术语言,越早明确方向,未来越会发展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