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餐具进化史:起源于文艺复兴
万源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
他曾是文艺片的王者,可他遇见了
走文艺路线的白百何,换混搭风格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龄

2019-04-27 14:18 主页 来源:未知
他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龄

众所周知,祖冲之是一位了不起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样一位货真价实的理工男却是一位文艺青年,闲来喜欢写小说,而且还是神话小说。他有一本文学专著《述异记》,讲的是一些奇异的传说。

祖冲之不只是理工男神,他还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龄

 

​不知道祖教授养不养宠物,不过他似乎对小动物很有爱心。《述异记》里写到一只可爱的猎狗,叫“黄耳”,主人是晋朝大名鼎鼎的文学家陆机。陆机喜欢打猎,有人就把黄耳送给他。黄耳一点也不简单,首先,它能识人意,主人要它做什么,不用太多提示;第二,它的定位能力超级强,有一次离家300里,居然不用任何导航,自己回来了,而且只用了一天时间,可见奔跑能力非同一般。

《述异记》里有则关于猴子的故事,似乎谴责了人们滥杀野生动物的行为。话说在江西有个名叫任考之的小官吏,他组织民工砍伐树木作为造船材料,忽然看见一棵大树上有一只猴子,肚子大大的,明显是怀孕了。本来任考之是来伐树的,他却注意起这只猴子,忽然上树去抓猴子。在这个绝望的时刻,猴子可怜巴巴地“以左手抱树枝,右手抚腹”,等于告诉对方它怀孕了,求放过。然而,猴子的求饶没有唤起任考之的同情心,他把母猴揪下来弄死了。猴子死后,剖开腹部一看,里面果然有猴胎。

祖冲之不只是理工男神,他还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龄

 

​任考之虐杀猴子的行径确实太残忍,后来也得到了惩罚,当然是一个神话式的惩罚。任考之当天晚上就梦见一位神灵,神灵责备他滥杀猴子、手段残酷,会有惩罚的。接着,任考之得到了一个奇异的惩罚—他居然变成了老虎,然后进入深山。

这种荒诞的惩罚当然是不存在的,祖冲之写下它并不等于相信它,而是一种文学的处理方式。一则讽刺任考之的本性像老虎一样凶恶,完全没有人性;二则借这种荒诞的方式,让残杀野生动物的人尝一尝做野生动物的滋味。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而在祖冲之的《述异记》里,如果人够机智的话,还能骗鬼的钱财。话说南朝时有个叫王瑶的人,他死后,家里招来一只鬼。这鬼很喜欢恶作剧,在王瑶家里“或歌啸,或学人语”,闹得很不安宁。更气人的是,他还喜欢将粪土等污秽的东西投到人的饮食里。除了骚扰王瑶,它还骚扰隔壁的庾家。

祖冲之不只是理工男神,他还是个文艺青年,写小说不输蒲松龄

 

​这位庾姓主人比较机智,有次对鬼说:“你用土石投我,我一点都不害怕;如果你拿钱投给我,那我真是害怕了。”这鬼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长脑子,不明白人类的刚需是啥,于是真的往庾家投钱。庾某见此大喊:“别投钱了,我好害怕。”鬼一听就使劲地投钱,庾家就此发了一笔小财。

当然,鬼投钱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让损害你的人换一种他认为不利于你、其实对你有利的方式对你,就很可能变害为利。

祖冲之写的《述异记》对后世颇有影响,后来又出现了一些以“述异记”命名的书,也算是创了一种文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