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的文艺家走进千年瑶乡
书画界大佬跌落神坛,沦为笑柄
他为拍文艺片放弃11部剧的邀请
“奋进新时代 共建文明城”文艺
推出多项活动挖掘民间文艺资源

书画界大佬跌落神坛,沦为笑柄

2020-09-03 19:26 主页 来源:未知
书画界大佬跌落神坛,沦为笑柄


其实绝大多数的人都“跌倒”过,“跌倒”一词,常用来形容人生的起伏波折,而一个人如果是从极为风光的人生处境转变为门庭冷落的境况,往往就会用“跌落神坛”来形容。人往往是处于“神坛”时过于风光忘形,才会有一脚不慎“跌倒”的可能,在过去的一年当中,书画艺术圈就至少有3个大佬级艺术家“跌倒”、从“神坛”高出“落下”,也许是“世态炎凉”,也许是“咎由自取”,总之,他们的“跌倒”没有引来太多的同情,反而沦为了笑柄。
 
 
 
 
  
 
刘大为
 
第一位大佬就是曾经的美协掌门刘大为先生。刘大为先生的“跌倒”似乎早有预兆,近年来关于他的某些批评声此起彼伏从未消停过,甚至还有多位画坛名人公开发表过对于他的质疑。
 
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就鲜有这位掌门的消息了,到年底的时候,美协换届,在新的美协核心名单中刘大为的名字也悄然消失。而在过去的十年间,美协在有任何稍大一点的消息发布时,刘大为的名字一定是摆在首位的。
 
 
广告亚马逊跨境电商,小白如何快速开店?开店需要什么资质,需要多少钱?注册流程^^又是怎么样的,押金又是多少钱?我来为你详细解...
 
 
  
 
刘大为国画
 
作为曾经的美协掌门,刘大为先生自然有着不菲的身价,他的画作最高曾创下逾两千万元的记录,而在去年年底时,从雅昌公布的拍卖检测数据来看,最低的仅有一万元左右的成交记录。
 
两千万与一万余元之间的差距,大概就是刘大为先生“跌倒”伤害程度的一种体现。当然,这样的“跌倒”,既让自己受到伤害,也让某些藏家元气大伤:你跌倒了却伤害了我,呜呜呜……
 
 
 
 
  
 
杨晓阳
 
美协是文联旗下的,与之相匹配的另一权威艺术单位就是国家画院,国家画院属文化部旗下。去年(此处指农历年),国家画院的掌门人也悄然易人。踩着黄土地一路跋涉到画院圣殿的杨晓阳先生,同样有着传奇的奋斗人生。
 
巧合的是,他也是在画院任掌门有十年光景了,而刘大为任美协掌门也正是十年。不能当掌门了,当然也算是“跌”了一跤,尽管这个“跌”比起刘大为来算是伤害指数最低的了,因为杨晓阳先生仍然能活跃在画坛,而刘大为已然是杳无音信。
 
 
广告一样的沙巴克,不一样的《创世》,2019全新传奇游戏赚钱网页游戏,经典复刻带你找回初恋般感觉!
 
 
  
 
杨晓阳国画
 
虽然“跌”得较轻微,但鉴于杨晓阳先生的影响力之大,因此他足以担当起2018年度“跌倒”的第二位大佬之称了。“跌”,其实并非完全贬义,人生起伏很正常,跌倒了立马爬起来好好赶路也很励志,更何况也许这只不过是一次正常的调整而已。
 
此前,杨晓阳先生的大作创下过逾千万的记录,而在其卸下掌门重担后的当月,竟有一次流拍记录,而在前不久的一场拍卖中,还有作品仅仅只拍出了一万余元,这和刘大为作品的市场行情何其相似也?
 
 
 
 
  
 
李士杰
 
第三位“跌倒”的大佬,其实只能算是个“小诸侯”,他就是皖省书协掌门李士杰先生。其实一个省级书协的掌门,在全国范围并不能算是著名书家,但李先生在某些机缘之下硬是成为了闻名全国艺术界的红人。
 
这主要是缘于去年李士杰先生以原告身份,将同为皖省书坛“道友”的名家曹宝麟给诉诸公堂了,这场纠纷主要是由于曹宝麟公开指责李士杰“孔方兄”开道获取书协头衔一事,李士杰感觉受到了污蔑和侮辱,遂与之对簿公堂。
 
 
 
 
  
 
李士杰书法
 
本来一件严肃的私人之间的法律事件,却成为了艺术界疯传的热点事件,还引来了不少同道中人的围观和议论。虽然李士杰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现,但似乎没多少人同情他这个受害者,还有很多人公开表示同情和支持站在被告席上的曹宝麟。
 
这件事闹得天下皆知,也就没有再复述的必要了。去年末(农历),皖省书协换届,核心名单中,原掌门李士杰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其中。不过,这样的“跌倒”对于李士杰先生来说算不得什么,因为他本来就不靠这个闯江湖,书协掌门这个称号只不过是兴趣使然玩玩而已,而且因此带来的伤害也可以忽略不计。
 
有人说,看到别人跌跤了,总是有人幸灾乐祸地拍手嘲笑,别人跌倒沦为这些人的笑柄,实在是不厚道。也有人说,堂堂正正走路怎么会跌倒?跌倒了一定是自己走了不正经的路,不笑你笑谁?
 
这人世间呐,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挺起胸膛大步走,有人一跤跌个狗啃泥,谁都不想跌、谁都只想笑,问题是人在笑的时候,往往忘记了前面就可能有个让自己跌的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