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炳史册的延安文艺写下光辉的一
溢出屏幕的魅力文艺得要命
第35个教师节师生文艺汇演活动
66岁“鸠摩智”越老越面善,戴眼
当代最具收藏价值艺术家——李少

溢出屏幕的魅力文艺得要命

2020-09-13 09:11 主页 来源:未知
溢出屏幕的魅力文艺得要命



《乐队的夏天2》第六期已经上线,那个最让乐迷“意难平”的五条人乐队真的重返舞台了,并且成功“复活”,幸运挤进20强。
这个行为洒脱到让人摸不透的乐队连重返舞台的方式竟也如此奇葩,其他三支返场乐队都是超级乐迷钦点,而马东却用了“条选”这种纯靠天意的方式决定返场乐队。
 
万众期待的“五条人”被上天安排的明明白白,他们的蓝色纸条在落地的最后一刻成为了中间那只,想必上天也觉得生活无趣,期待着“五条人”还能在《乐夏》的舞台上搞出一些“鬼名堂”。
即兴创作的两两pk几乎算为“五条人”这个随性到爆的乐队量身打造的,这俩自带喜感的哥们把即兴发挥到了极致。
 
广告怎样提高性生活时间延长阴茎,,延长皁泻,准字号医疗器诫,全国消费者放心品牌,免费体验。^^<强弓治疗仪>物理疗法,免费体...
哥几个眼神一对,只用1分多钟便闪亮登场,英文与方言交杂,鼓手苗长江打坏了昂贵乐器“垃圾桶”,阿茂甩飞了“酸”掉的拖鞋,曲必仁科站在一边招牌式抱臂,阿茂台阶一坐翘个二郎腿凹造型。
 
除了迷幻和带劲,超级乐迷甚至听不清他们唱的什么,只是“摇滚”“即兴”两个词已经长在“五条人”骨子里了,即便是达闻西乐队即兴创造了那样一首完整而好听的歌曲,对手“五条人”为乐迷带来的冲击力也只能让他们铩羽而归。
这个舞台上最具有辨识度,最独一无二的乐队,除了五条人,还能是谁呢?
达闻西乐队并不算失败,这舞台上很难有哪只乐队敢肯定自己能在与“五条人”的pk中取胜。
百科上讲,五条人乐队是“中国迷幻摇滚土特产”,仁科也认为自己是土到掉渣的“农村拓哉”。
 
广告信诺重疾险,2020全新升级,在线免费领取保费,保85种重疾+35种轻症,^^满期128%领取已交保费,全新超划算重疾险...
土吗?要是觉得土,那么恭喜你成功被仁科所迷惑了。
仁科,这个1986年出生的中年小伙儿,不仅是个天才民谣创作者,气质这块也拿捏得死死的。
2004年,来自海丰县的仁科前往广州与老乡阿茂胜利会师,提前十多年响应政策,开启了两人的地摊王国,卖打口CD,卖盗版书,与城管斗智斗勇,作为尊贵的自由职业者,他们还在大学里贴过广告,教过吉他。
 
“农村拓哉”虽来自县城,但离那个贬义的形容词“村”还远得很,他与阿茂真的是知识分子,这两个人在华南师大游窜打杂的时候,经常去大学蹭课,身边更不乏一些痴迷文学与艺术的朋友。即便“五条人”的歌词总是带着一种任性的朴实,但“五条人”对于艺术的敏感是毋庸置疑的,他们用下里巴人的浪漫、幽默与悲痛,击碎了一切阳春白雪式的矫揉造作。市井的烟火气孕育出了“五条人”浑然天成的魅力。
 
在“五条人”最新更新的视频动态里,一头柔顺偏分黑发的“农村拓哉”穿着清新纯白T,配上一条高腰牛仔裤,桌上放着红牛、柠檬茶与威士忌,伴着英国乐队“文化俱乐部”的舞曲恣肆摇摆,耍帅地叼上一根烟,配上复古滤镜,好像在看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电影。
 
“我们就是听这种音乐长大的,谁TM听摇滚乐呀,有病啊,WOC!”仁科欢乐地舞动着身躯,任性地自嘲,笑得像个孩子,仿佛整个世界的纷纷扰扰都与他无关。
原来一个快乐的人,一个自由的人,一个有趣的人,一个恣肆的人居然有这么可怕的魅力,他的魅力从屏幕中溢出涌入我心里,全方位地感染着我。又酷、又文艺、又自然、又有生命力的“农村拓哉”任谁也难以不喜欢。
“五条人”这样不合常理、不拘一格的生活状态是多少年轻人的梦啊!!!
 
随着“五条人”的强势归来,他们的大火几乎是个不可逆的趋势,也必定掀起一波另类的文艺浪潮,或许能让一众被消费主义侵蚀文艺青年反思:追求逼格与脱离群众,真的是文艺的一种表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