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文艺片女神”的谭卓
她很适合拍文艺片,对于画面处理
文艺批评 | 刘海涛:在光与光相遇
文艺课从扬剧电影《衣冠风流》看
刘昊然:别追,年轻人自己要成为

她很适合拍文艺片,对于画面处理也很好

2020-10-06 18:27 主页 来源:未知
她很适合拍文艺片,对于画面处理也很好

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我是你们的小可爱。
首先,在演员请就位节目中,李少红为什么会选择一部文艺片呢?其实我觉得李少红其实很适合拍文艺片,对于画面的处理也非常的好,尤其是因为整个的布景整个的摄影地点的都非常小,所以对于整个的效果也有局限性,但是好在最后出来的效果非常好。我觉得其实可以算作是非常棒了。孔雀可能最后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片段的感觉,但是我眼泪刷地一下就留下来了。本身泪点很低,第一期到现在哭了两次,一次是海洋天堂,一次是孔雀。
看到有人说完整度不够啊,残害胞兄行为逻辑比较难理解啊,我其实觉得不是的。对我来说就这么一个片段就够了,完美。从很多的细节,菜刀,蜗牛,奶糖,甚至是枕头底下剥开的糖纸。所有的光,影子,色调,所有的感觉都是对的,和心里的东西严丝合缝的对上了。我好像隐隐地都能摸到每个人心里层层堆砌的浪涛,不管是姐姐、弟弟、甚至是妈妈。我能理解后来说的那个图腾被加冕的愚人
哥哥一直在闹啊,哭啊。但是他其实是所有人里生活最平静的,他的生活就是哭,闹,要糖。所有的暗流都在其他人身上,他是所有情感的对象,是冲突点和矛盾爆发点,但是正是因为这样他反而才是变成那个最无关的人。他是要被抛下的那一个,是原地不动的。我其实想到了撒野里的二淼。但是二淼是妹妹,顾飞天然地是对她有做哥哥的责任和对妹妹的包容和温情在的。但是孔雀里那个累赘是哥哥。他本该是大哥,一个年长的、照顾人的角色。这就激化了矛盾。
我自己有关系相当好的姐姐,但是我为什么说残害胞兄是可以理解的呢,因为这件事情上其实重点不是胞兄,而是一个累赘和包袱。它像长在自己身上的一根畸形的手指,无用而累赘,但是偏生与自己有着紧密的联系,所以有时甚至要升起硬生生割裂的念头。喝水那一段的张力特别好。我觉得弟弟或者姐姐单独面对这个情景,他们是连水都不会倒出来的。
但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再面对活动着的哥哥,这杯水又势必会被泼出去。他们三个像个不倒翁,命运里哥哥永远也不会喝下这杯水。我觉得睡着的哥哥更像是图腾——所有命里不幸的图腾。你看,他是你不幸的根源,可他依旧睡得如此的安然。但是当他醒来是,他是你不幸的,失去智力的哥哥。他把糖塞到你手里了。我真的觉得这个片段特别特别好,特别打动人。因为很真,很有生活的质感,那个只有弟弟和姐姐知道的夜晚,涌动着沉默里的所有苍白心流。对我而言,孔雀在情感上是饱满和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