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文艺事业 丰富精神生活
被誉为“文艺片女神”的谭卓
她很适合拍文艺片,对于画面处理
文艺批评 | 刘海涛:在光与光相遇
文艺课从扬剧电影《衣冠风流》看

被誉为“文艺片女神”的谭卓

2020-10-06 18:58 主页 来源:未知
被誉为“文艺片女神”的谭卓

文艺片女神,戛纳电影节提名,话剧,策展人,艺术,知性,大胆,个性。

谭卓,就是这样一个从不被定义的女性青年演员,你有多了解她,就有多爱她。

因为自己的人生追求不同,谭卓错失了很多大红大紫的机会,她的名字也许没有多少人知道,可她的戏大众一定都多多少少看过,比如《我不是药神》里的刘思慧,《延禧攻略》里的高贵妃。

 

最近,又因为在《沉默的真相》里扮演女主,并且有着出彩的表现,谭卓这个名字便再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

 

2020金鸡百花电影节,谭卓入围,但最终却与百花奖失之交臂,媒体用“惜败”来对比她和周冬雨,可事实上,两个人的目标本就不同,谭卓赢得,是她自己。

截然不同的各种角色体现,让我们看到了这个青年女演员无限的可能性和可塑性,而在谭卓自身多面性的背后,其实藏着家人的大爱与智慧。

 

坦诚直率是她,感性坚强是她,柔软细腻是她,真实鲜活是她。

 

在关于谭卓的一期专访中,主持人问道:

“这么多年,你是文艺片导演最爱找的演员,片酬低,本子好的甚至零片酬出演,那近期又接了了些商业片,你对商业化有什么看法。”

谭卓这样说,其实在她看来没什么文艺片商业片的区别,她只看哪个内容好,值得自己去演,至于外界说她商业化的那些声音,与她无关,而在眼里,自己接戏的原则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内容。

有底线,没界限,这就是她对待自己作品的态度。

可正是这种坚持,让她错失了大红大紫的机会。

2009年,她作为女主,出道的作品就入围戛纳电影节,起点之高也许是她的幸运,但更是她的实力。

如果当时的谭卓肯乘胜追击,接几个所谓大制作,如今与章子怡齐名于她又有何难?

可显然,名利并不是她对生活的追求,10年前和她合作的两位男演员,秦昊从小众到主流,成为被普遍认可的实力派;

陈思诚从演员到导演,成为商业成功的跨界典范;但谭卓似乎还是我们看到的那样“晃里晃荡”。

其实走上这条路也是机缘巧合,起初,谭卓学的是播音专业,那个时候她很受老师的偏爱,学校里何种主持演讲的机会,老师总会让她上,可是日复一日重复的机械的工作让她感到无趣和厌倦。

 

正巧那一天陪朋友去试戏,她朋友没被选中,她倒是被导演瞧上了。

 

她一向是个追求刺激和新鲜感的人,当即就毫不犹豫地换了工作,正式走上演艺生涯。

她说,演员这个职业能给她更大的自由,边玩儿边赚钱。

因为初衷就不是为了红,所以接戏只接自己看的上的。

直到《我不是药神》和《延禧攻略》爆火,谭卓才正式受到大家的关注,且以电影中的角色提名中国长春电影节的“最佳青年女主角”。

 

入围戛纳无人问津,十年后大放异彩,谭卓对待名利永远是顺其自然。

 

它来了我就接受它,它不来我也不刻意寻找,因为凡事总有代价。

知名影评人谭飞曾说,谭卓是他唯一一个仅仅是看每张照片都有不一样的感觉的女演员。

很美,很有灵气,看起来愉悦自然,潇洒自由,这是站在男性视角上直观感受到的谭卓的魅力,而她本人皆是一一应下,欣然接受谭飞的赞赏,有的时候,不刻意谦虚的落落大方更让人着迷。

而更让人着迷的是,谭卓的美是有质感的,是由内而外的。

后来被问到为什么这么钟爱文艺片时,她的原话是:

“我也是个凡夫俗子,我也有动摇、迷茫、困惑的时候,我需要这些严肃深刻的东西让我停下来思考,不管一个人看还是十个人看,得做出来它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