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智慧 更文艺 更美丽——丽江古
自称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
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再现新活力
李鸿其:我不是只会演文艺片的演
文艺又不失温柔的正能量句子

自称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

2020-10-08 08:46 主页 来源:未知
自称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




范曾自称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说出3个人名,网友:笑而不语!
 
 
 
范曾先生是当今书画界很有名气的一位书画家,据百度百科介绍:“范曾是我国当代大儒、思想家、国学大师、书画巨匠、文学家、诗人。”说实话,第一次看到这些崇高的头衔,我被吓着了。
 
 
广告洛阳杜康品牌,杜康面向全国诚招代理,酒厂考察免费吃住,无额外费用,杜康^^全程一站式服务,全方面满足供应商需求,杜康控股...
 
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像孔孟、朱熹那样学问品德极具高尚之人才称为“大儒”;像孔子、老子、庄子那样极具智慧又能以其思想体系影响后世千百年的人才称为“思想家”;像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季羡林那样在传统文化上造诣深厚而又人品道德一流之人才称为“国学大师”;像米芾、赵子昂、董其昌、唐寅那样精于书法同时又善于绘画之人才称为“书画巨匠”;像苏东坡、鲁迅那样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而且精神思想能够影响后世的人才能称作“文学家”。
 
 
 
然而,范曾先生一人竟能独占鳌头,获得如此崇高的赞誉,这在千古文人中的确是无人能出其右的。翻阅资料,历史上还没有哪个文人能够得到世人如此之高的评价。所以,有网友提出质疑,说这里必有水分。
 
那么,范曾先生是如何评价自己的呢?01:08
 
在某电视节目中,范曾先生这样评价自己,他说“我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抒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并特别强调“能书”是可以与古今书法家一决高下的“能”,可见其对于自己的书法颇有信心。
 
同时在《画分九品》一文中,范曾说:画分九品,一品画家;二品名家;三品大家,继往开来;四品大师,凤毛麟角;五品巨匠,500年难得一见;六品魔鬼,从未看到。另外还有:负一品,不知美为何物;负二品,与美背道而驰;负三品,与美不共戴天。
 
后来有人问范大师自己是几品,他说“坐四望五,以待来日。”言下之意就是说,自己是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
 
 
广告亚马逊跨境电商,小白如何快速开店?开店需要什么资质,需要多少钱?注册流程^^又是怎么样的,押金又是多少钱?我来为你详细解...
 
这种自信是极为难得的,自古以来很多文人孤傲自信,就像李白说自己“天生我材必有用”一样,高度自信往往成为一个人的魅力与风采,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是支持范曾先生的。
 
然而有网友说:范曾先生的绘画一流,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其书法做作扭捏,毫无传统书法的根基,根本算不上一流的书法家,更别说与古代书法家相媲美了。至于“大儒、思想家、国学大师”的称号还是留给后世评说吧,今天便下结论似乎为时过早。
 
 
 
一位书画爱好者说:自称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这在书画史上的确是500年难得一见。也有网友说:我只说3个人名,便剩下“笑而不语”。
 
唐寅穿越历史,从今天向前推移500年,正好是明朝正德年间的公元1519年,这时年近50岁的唐寅正在伏案创作《山静日长图》,听闻有人吹牛,他顺着时光隧道瞥了一眼后继续作画,笑而不语。
 
八大山人时间向前推移337年,正好是大清康熙年间的1682年,这一天,56岁的八大山人正在南昌的破庙中挥毫泼墨《荷花水鸟图》,听闻有人吹法螺,他看都不看一眼,寥寥几笔便勾勒出那只“蔑视”的白眼仁。
 
李苦禅时间向前推移42年,正好是1977年春节,这一天,恩师李苦禅先生带着39岁的范曾走进了人民大会堂表演绘画,范曾的《泼墨钟馗》成了那天的头版新闻……。
 
 
 
喜欢书画的朋友一定知道,在过去的500年里,我国书画史上出现了众多的前辈先贤,很多书画大家都以其卓越的艺术才华被后人称颂,其中上面这3个人只是他们中的一分子。话说到这里,如果范老还是自称500年难得一见的书画大师,我们便只有笑而不语了。
 
 
 
自古文人谦虚,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国的文化艺术自古都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一家独大、唯我独尊的文化是不存在的。历史上,虽然也有诸如李白那样的狂放自信,但他们狂得有高度有品位,那种狂是精神极度压抑、壮志难酬后的情绪抒发,而非为了某种目的无度的吹嘘自己,愚弄大众。
 
 
 
在文艺古韵看来,字如其人、画如其人、艺如其人,说白了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家也比不了那些身怀治国济世之才的英雄人物,他们能够“拯生民于水火,救百姓于倒悬”。令天下有教无类的孔子,让倭寇闻风丧胆的戚继光、誓死虎门销烟的林则徐,让亿万国人站起来的毛主席……,这样的人才能被称为大儒、思想家。
 
 
 
而艺术,真的要看人,只有德艺双馨的艺术才能给世人谆谆教诲和源源不断的正能量,因为艺术的根本还是“人”,最终影响世界的只能是艺术家的思想和精神,艺术只不过是他们改造世界的副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