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遇”文创 透出了文艺范儿
“文艺重地”岩门社区的老年群像
讴歌英雄讴歌时代 开创文艺事业
禁毒文艺大赛总决赛圆满举办
“春绿陇原·黄河之滨”文艺晚会

“文艺重地”岩门社区的老年群像

2020-10-13 10:15 主页 来源:未知
“文艺重地”岩门社区的老年群像



站在山脚往上看,半山腰的岩门社区在薄雾迷蒙中若隐若现。聚居点的小楼逐级向下,鳞次栉比,颜色各异,它是梦幻的“油画风情小镇”。
 
站在山上向下望,脚下满是浓浓绿意。夏威夷草铺就的绿地绵延而上,其间点缀着高山湖泊、星空民宿、贝壳民宿,偶有几只白鹭飞过,划破天地间的宁静。它是远近闻名的“云门天寨”景区。
 
这是9月22日上午,百县千村行采访组来到达州市通川区青宁镇岩门社区看到的景象。我们采访的几位留守老人,就住在这样诗情画意的环境中。
 
这里,曾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地方。2007年7月,(原)岩门村发生特大自然灾害,山体滑坡、房屋倒塌,美好家园毁于一旦。2008年底,岩门村整村搬迁。聚居点有34个平台,大家不说门牌号,用“×号平台”来代指某家某户。
 
这里,居住着100多位“老年偶像”。他们大多是“80后”“90后”,也和岩门一样,历经磨难,最终用辛勤乐观的生活态度,把日子过得热热闹闹,把这里经营成了“文艺重地”。
 
 
 
老易的“5+2”生活
 
在“能文能舞”的岩门老年群体中,73岁的易维行是偏重文的那一个。他患有脑血栓,不能唱跳,却喜欢读书写字。
 
也许是年轻时当过铁道兵的缘故,他的眼睛发亮,目光炯炯有神,花白的头发理得一丝不苟。尽管身体不好,却坐得端端正正,说话中气十足,透着一股精神气。家里打扫得干净整洁,用他的话说,“撒颗盐都能捡得起来”。
 
 
 
易维行
 
他是村里的“百事通”,从土地撂荒,到疫情防控,再到国际局势,都能说个一二。他的信息获取渠道,早已跳出传统的报纸、电视、收音机。每天的习惯是打开新闻APP和电子书,这让他随时跟上节奏。
 
8年前老伴去世,他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慢慢地,他逐渐找回自己的生活。儿女在外打工,他负责带外孙。每周有5天他在青宁镇上陪读,每逢周末,爷孙俩又收拾东西回岩门。
 
为什么要回老家?“街上的卫生比村(社区)上差远了!村里下雨天还可以穿布鞋!”一来交通便利了,二来老家空气好、人熟,回来还能参加热热闹闹的集体活动,房前屋后也能种点小菜。
 
他主动担当起了村里的监督员。哪些工程资金经过谁的手,他都一清二楚。遇到村里有谁质疑,还能出面为村干部讲几句公道话。
 
“现在我们有衣穿、有饭吃,住院不花钱,生活几不愁”,老易现在的愿望,就是希望未来“云门天寨”景区打造好,儿女可以回乡发展。
 
老来成师黄成贵
 
67岁的黄成贵没想到,没读过多少书,临老了还成了“老师”。金钱棍是达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社区金钱棍舞蹈队里,他有20多个上年纪的学生,年龄最长的80多岁,最年轻的也有60多岁。
 
 
 
黄成贵
 
在老协的支持下,不管天晴下雨,他们每天定时定点集合跳舞;每逢春节、重阳节、建党节,都是他们登台演出的日子,每年还要参加两次体育运动会。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活跃分子,家庭却十分不幸。妻子去年病逝,儿子儿媳有智力障碍,典型的因病致贫家庭。儿子还能自理,儿媳病情更重,只能靠他时时照看,有时出门干活,还得带在身边。
 
一家人的生计如何解决?记者问。
 
“住的不用愁嘛!”他给记者列举了几笔收入:低保、残疾人护理补助、公益性岗位工资、土地流转费;儿子在“云门天寨”景区务工,一年能挣1万多元。
 
他的表达不太流畅,不时需要社区党支部书记郑家敏帮着补充。但是一拿起金钱棍,羞涩寡言的黄成贵就像换了一个人。
 
作为社区老协的金钱棍舞蹈老师,他的动作、连同这个人都是大家的标杆。踩着音乐节拍,他背挺得直,下颌微微抬起,目光直视前方,每一个摆动、敲击、抬腿、弯腰的动作,都尽力做到标准、优美。沉浸在音乐和舞蹈中的老黄,仿佛能汲取乐观和坚强的力量。
 
2019年,他被居民集体推选为社区“五星级文明户”。
 
年轻时也被追过“星”老了还是骨干
 
75岁的周玉良也是岩门的“文艺骨干”,瘦弱文静的她,年轻时到邻村演川剧,还有过被“追星”的经历。
 
 
 
周玉良(中)
 
2015年,因主动退出低保,周玉良的“英雄”事迹一度被传为嘉话。老伴身患癌症,他们家被评为低保户。2014年家属离世后,她主动找到社区,要求退出低保。
 
为什么要主动退出?
 
老人有自己的坚守和道理。“我的收入能够解决生活就可以了。儿子孝顺、亲友照顾,生活环境好了,我也没啥要求,不给国家增加负担”。说这话时,她红了眼。
 
周玉良家住23平台,原有两间平房,两个儿子出钱为她加盖了一层。流转出去的6亩地,一年有1000多元收入。儿子在深圳打工,儿媳在城区照顾孙儿,定期给她赡养费。
 
作为传统意义上的“留守老人”,她的生活并不孤独。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晚上的坝坝舞时间。老伴也曾是广场舞爱好者,还组织参与编演歌舞《请到岩门来》。“你到网上搜,还能找到我们的视频”,周玉良自豪地说。音乐响起,她又回到与老伴共舞的记忆中。
 
 
 
老有所乐的岩门老人不止他们几个。84岁的王世珍耳聪目明,热心公益事业,还能给人挑刺、补衣服。
 
岩门是典型的留守老人聚居社区。据郑家敏介绍,岩门社区60岁以上老人有426名,其中80%为常住居民。
 
为了让老人们老有所依、老有所乐,2013年岩门社区成立了老年协会,吸纳了100多位会员。老协提供活动室作为场地,由社区党支部委员刘德涛牵头,组织起坝坝舞、金钱棍、锣鼓、车车灯几支文艺演出队伍,为他们提供音箱、棋牌、道具支撑。2016年,这个山沟沟里的老年协会被评为省级示范老协。
 
“景区的打造,为这些老人提供零星就业机会,让他们老有所为;老协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把老年人凝聚起来,让他们以心换心,凝聚感情,老有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