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欧文艺复兴文学之十七
《胶东文艺》:多彩的秋天 美丽
闽台文艺展演在榕精彩呈现
文艺星开讲|我与角色一同成长
谱写天津文艺事业发展的新篇章

《胶东文艺》:多彩的秋天 美丽的季节

2020-11-19 14:28 主页 来源:未知
《胶东文艺》:多彩的秋天 美丽的季节 


作者文档
 
孙克重,从事新闻、文字工作多年, 文章散见于各级各类报刊杂志和《文学微刊》《齐鲁文学》《胶东文艺》《作家故事》《现代作家文学》等文学平台。
 
多 彩 的 秋 天
 
美 丽 的 季 节
 
克 重(山东昌邑)
 
 
 
时光飞逝,岁月匆匆。我的思绪还在春花秋月里沉醉着,严酷的冬却步履蹒跚地走来了。大概是对秋的不舍和眷恋缘故,忽然怀想起秋天来了。
 
站在冬的门楣回望,秋天的隧道犹如万花筒般绚烂,多彩的秋天历历在目:听,“萧萧梧叶送寒声”;看,“白草红叶黄花”; 感,“天阶夜色凉如水”。秋天,或溪边漫步,或登高远眺,美丽的景色迷乱眼眸,你的心情一定会被这美丽的秋色所陶醉。
 
秋天,一个丰稔而多彩的季节。金灿灿的玉米、黄澄澄的谷穗、红彤彤的高粱、白生生的棉花、黄橙橙的柿子……处处充盈着丰收的景象,处处流淌着斑斓的色彩。如果说,这是农人辛劳的结果,那么,沟壑旁,道路边,山峦中,池塘里,绿的,黄的,红的,白的,或花儿,或叶儿,七彩斑斓,交相辉映,这又是一种什么力量所致呢?我想,恐怕不得不说这是大自然的力量,是大自然的妙笔勾勒出了秋的轮廓,描画出了一个多彩的世界——“昨夜西风凋碧树”也好,“红他枫叶白人头”也罢,一幅幅浓墨重彩的美丽画卷撩人心魂,动人心魄。
 
 
 
秋天,一个繁华过后开始萧索的季节。夏日的盎然生机渐行渐远,继之而来的是色彩的丰富,是纯粹绿色的延展和升华,虽不再蓬勃,但却一改了色彩的单调,平添了一些艳色和厚重。于是乎,一时间“山远天高烟水寒”了,“霜叶红于二月花”了。
 
秋天是美丽的,她的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她是一幅立体感很强的油画,她的美是全方位的、跨越时空的,举头有白云悠悠,远望有斑斓的色彩,俯瞰有野花、残荷。也许有人不喜欢秋天,怅然于繁华过后的萧瑟,慨叹于生机褪去的凋零。我却不然,对于秋我是有着别样的情感的。行走在秋天里,一路都是风景:白昼,艳阳高照、高天流云;夜晚,月华如水、秋虫浅唱;陌上,菊花开放、叶儿金黄。这样的季节怎不令人向往!面对此情此景,你还会有“自古逢秋悲寂寥”的感觉吗?相信你一定会是“我言秋日胜春朝”吧。
 
 
 
秋日,寻芳在阡陌林间,野菊花散发出诱人的芬芳,牵牛花绽开了羞涩的笑脸,芦苇花放飞了美丽的心情……她们是自然界的娇子,她们以顽强的生命力与大自然抗争着,在萧瑟秋风里傲然绽放。这是一种姿态,这是勇者的表现。你看,牵牛花婀娜着,微笑着,像是一支支美丽的“小喇叭”,尽管一场严霜过后就会花枯叶落,然而,她却全然不顾,她要在这生命将尽的最后时刻尽情绚烂,给大自然留下最好的印记;你看,那洁白的芦苇花摇曳着,飞舞着,她要用尽生命的最后一点力气放飞心情,放飞梦想;你看,那俏丽的野菊花亭亭的,芬芳着,她是抱着“宁愿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的决心,顽强地傲霜绽放的。难怪诗人元稹会发出“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的感慨。
 
 
 
秋是冬的前奏,尽管有些寂寥,但大可不必惋惜和落寞,因为秋去冬来春天也就不远了,更何况即使深秋,夏的热烈依然在延续。宋代诗人杨万里在《秋凉晚步》中写道:“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这静静的池塘、黯然的残荷不也是很美吗?这“最小钱”所孕育的不正是期冀和希望吗?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天高云淡的秋天是美丽的,一地金黄的秋天是多彩的,我喜欢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