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流行的文艺复古风穿搭示范
一个文艺青年的 20年奋斗
济宁曲阜市息陬镇举办文艺展演活
廉洁川剧《草鞋县令》进四川凉山
西欧文艺复兴文学之十七

一个文艺青年的 20年奋斗

2020-11-20 08:59 主页 来源:未知
一个文艺青年的 20年奋斗



 
  深夜12点,启明东路回响着火车汽笛声,路边“深夜第一家牛肉汤”字样的发光招牌闪亮。汤馆中传出三弦声,就像电视剧《都挺好》中徜徉在水乡古镇里的那种悠扬声音。
  “吃肉、吃杂(碎)?”孙志钢问汤客。他过耳的长头,很文艺。37岁的孙志钢本不该属于这里,这一切源于20年前开始的一连串变故。
  父母下岗错失上大学机会
  孙志钢每天深夜12点来到汤馆,身后背着装有三弦的黑袋子。约4小时前,孙志钢的母亲丁变玲解下围裙,匆忙回家为孙子做晚饭。小孙子正上小学六年级。孙志钢的父亲孙建新则继续站在炉灶前,为客人盛汤。
  孙志钢患有强直性脊柱炎,上肢动作僵硬。“我们能帮,就尽力地帮,只要他们一家生活得好。”丁变玲说。
  时间回到2000年夏天,孙志钢那年高考,被郑州一所大学的纺织品设计专业录取。
  “我们1000元也拿不出来”丁变玲说,那时上大学的艺术相关专业,每年学费要5000多元。
  孙志钢从小喜爱美术,擅长绘画。高考前一年,他因病手术,家里花掉1万多元,父母还欠了外债。那时,孙志钢的母亲已经下岗;父亲单位工资停发,处于下岗边缘。
  这年,孙志钢放弃上大学,步入社会。也是这一年,他的父母卖起了包子、油茶。
  “他干啥工作都要干成”,母亲这样描述孙志钢。步入社会后,孙志钢在食品厂干过学徒、在电脑城修过电脑。由于善于钻研,到2007年时,孙志钢已经攒下不小一笔钱。这期间他患有的强直性脊柱炎一直没有发作过。2006年他同孙妍结婚,一家四口已经过上幸福生活。
  股市失意8年奋斗化乌有
  看着周围朋友因投资股市赚了钱,2007年时孙志钢也携带8万元入市,其中3万元还是借来的。“当时,三个月就连本带利回来了。”孙志钢回忆那年牛市的情形。
  然而在他琢磨着通过做短线在股市投机时,从2007年至2008年夏季,孙志钢持有的股票市值从最高时的20万元,到他最后仅从股市拿回了4万元。
  2008到2010年,孙志钢消沉了下来,喝酒和打电脑游戏成了生活的全部。“他在家喝酒,我出去干活,实在心理不平衡。”妻子孙妍说。
  为了生活,妻子在街头卖过炸馍,夏季在烧烤排档当过服务员,春节期间还背着气球在老城十字街编成玩具卖。
  到了2010年时小两口的积蓄只剩1万多元。
  1万元开汤馆,3年熬出头
  就在孙志钢消沉的两年中,儿子降生。他作为人父,养家的责任变得清晰起来。
  “他不会熬汤,我找了一个祖传熬牛肉汤的亲戚,上门教会他。”为了让孙志钢的汤馆能成功开张,父亲孙建新竭尽全力帮助儿子。
  2010年在启明东路,孙志钢觅得一个78平方米的小店,他用剩余的1万多元积蓄交房租、买桌椅、安装招牌。汤馆艰难开张。
  那时,孙妍从前一天晚上11点来到汤馆,直至忙碌到第二天下午3点,一天只睡四五个钟头。“我年轻,能熬得住。”孙妍回忆说。
  刚开始生意惨淡,最少时一天只能卖300多元,而当时一天的成本是1000多元。但夫妻俩知道,汤馆的生意就像锅里的汤一样,需要熬。
  “汤卖不卖?”那会儿在晚上熬汤时,孙志钢发现经常有汤客问。发现其中有商机后,孙志钢索性一点点地提前卖汤的时间,最终形成了深夜汤馆。
  “每到晚上,汤馆座位常常是满的。”到了2014、2015这两年,孙志钢用“火爆”形容当时的生意,还常有人询问他:“汤馆能加盟吗?”
  弹三弦,生命的止疼法
  “病发时,尊严扫地。”就在2013年生意开始有起色时,孙志钢的强直性脊柱炎开始周期性发作。“身体每动一下就疼,且疼痛在持续。”为了缓解疼痛,他曾吃了1年多止痛药,后来止痛药效逐渐消失,胃也出了毛病。
  汤馆生意火爆之后,孙志钢发现自家店周围陆续出现4家新汤馆。
  孙志钢犯病后,像熬汤这样的重活落在父亲孙建新身上。经过这几年作息颠倒的生活,孙志钢的父亲变得白天时无精打采。“干汤馆的,就是缺觉。”母亲丁变玲说。
  在约1.6米高的锅沿旁,孙建新每天中午脚踩小台子,接过妻子丁变玲手中20斤一块的牛肉,放进容纳500斤水的不锈钢桶锅。
  “我从小就向往三弦的声音”,2016年孙志钢开始学习演奏三弦。在午夜顾客不多时,他弹唱自己填写的曲子。除了三弦外他还演奏吉他和曲胡,孙志钢边弹唱边喝酒,“打发夜晚的寂寞和病痛”。从此,夜里的启明东路除火车汽笛声之外,还有弦乐音。
  “只要不是过得太难,日子慢慢就会好的。”孙志钢的妻子孙妍性格很乐观,但是命运却给她开了个“玩笑”。2018年农历春节期间,她确诊得了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医生告诉我,‘心情好,按时吃药,病情就能控制’。”孙妍曾在得知病情后,抱着母亲痛哭。
  为了调理心情,孙妍在家里的房顶上养了许多绿植。“我观察着月季花,从小小的慢慢长大,然后花开、花落。”她让自己闲不下来,这样便不再胡思乱想。“只要没有大风浪,一家人过平平淡淡日子就行。”这是孙妍对未来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