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三门峡70岁文艺老兵
山西文艺之花绽放世园会
多位文艺名人助阵亮相“鸟巢”
强强联合打造文艺精品
幼儿园庆六一文艺汇演开始彩排

听三门峡70岁文艺老兵

2019-05-15 10:39 主页 来源:未知


听三门峡70岁文艺老兵

       在部队时,他与战友们一起爬上昆仑山,到边疆哨所为士兵送去一场场精彩的文艺汇演;在家乡时,他被推荐成为一名乡村教师,从此校园里有了歌声;在化肥厂时,他当了10余年的一线工人,见证了一座工厂的辉煌时刻……一路走来,这位与共和国一同成长的老人,有坎坷也有收获,有着最真实的“芳华”。

 

1968年入伍成为文艺兵,曾上昆仑山为边防战士演出

每次看到电视剧里部队文艺汇演的画面时,当年演出的一幕幕便浮现在70岁老人秦建设的脑海里,如今,一首首激荡的演出曲目仍令他激动不已。

1968年,19岁的秦建设从当时的陕县七中毕业参军入伍,从一名学生变成了一名人民解放军。“穿军装、戴军帽、扛真枪是我们那一代年轻人的梦想。在那个时代,当兵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大家都争先恐后去当兵。”秦建设说道。

梦想终于成真,当他奔波数百公里,卸下满身行囊来到军营时,一种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当时我来到新疆喀什,在陆军某师的炮团里成为一名侦察兵,后来由于在部队里多才多艺,就被调到文宣队成为一名文艺兵。”秦建设说,“虽然在部队待了五年,条件也特别艰苦,但从不后悔,更多的是感动与知足。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1972年,秦建设收到了一份特殊的任务——到昆仑山上为士兵演出。“那时候,由于身体等原因,本来是不同意让我去的,但鉴于我是演出队伍的骨干,加上苦苦哀求,最终同意让我去演出。”秦建设说。当时昆仑山上,气温零下四五十度,秦建设与战友一行20余人来到边防站、哨所进行演出。“那是我第一次上昆仑山演出,第一次感受到了高山反应,嘴唇、胳膊都是青的,每天也仅能吃一小块食物,但当我们把一个个精彩的节目送到边防士兵的面前时,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我感觉这一趟没有白来。”秦建设说,“与别的演出不一样,我们的演出是演员比观众多,有时是为哨所里四五个士兵演出,有时是到炊事班里演出,就是要把文艺演出带给每一位士兵。”

从演出到下山,秦建设与战友们在山上待了两个月。边防战士见了他们如同见了自己的亲人般高兴,由于当地缺少食物,一些战士就去捡鸟蛋,并把珍藏许久的罐头拿出来与他们一起分享。“当看到他们把这些东西摆在我们面前时,我知道这是他们最好的东西,也明白这里面的不易与艰辛。虽然有些鸟蛋破碎了,但我们吃得特别香。”秦建设说,“当时有一个士兵是河南人,我就即兴唱起了家乡的豫剧,唱完以后,小伙子拉住我的手,说能在这里听到乡音,比娶媳妇还高兴。”

“我这辈子把工、农、商、学、兵干了个遍,有很多收获”

1958年,陕县菜园乡东梁村,一名9岁的男孩正在认真聆听广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那个年代,不管是报纸上还是广播里,都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等口号,我也经常从广播里听到‘建设’两个字,觉得很响亮。然后,我就自己改名为秦建设,并把这一消息告诉了父母和老师,当时他们都觉得这名字特别‘时尚’,很有意思,我就一直用这个名字到现在。”秦建设说道,“我这建设可是与共和国一块长大的,是一个大建设。”

多年来,秦建设尝遍了“工、农、商、学、兵”各类行业的各样滋味。“1973年到1974年,我在当时的陕县菜园乡东梁村当教师;1976年到1995年,我在陕县化肥厂和市复合肥厂当了17年的工人;1995年之后,我开始了创业之路,在陕县店子乡开矿。我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农活自然也干了不少,这样一圈走下来,也算经历了多种行业。”秦建设感慨道。

1973年,陕县菜园乡东梁村里的大队长找到秦建设,希望他能够当教师为学生教授音乐、体育等课程。起初,秦建设有些为难,后来在村集体的共同推荐下,他到学校担任教师。“在那个年代,学校里特别缺老师,会音乐、会体育的人都特别少,娃娃们也不怎么会唱,学校里也没有歌声。我去了之后,就教他们唱歌,教他们进行体育训练,一下子丰富了娃娃们的课余生活,我也被评为了模范教师,受到了表彰。”秦建设说道。

1976年,秦建设进入陕县化肥厂成为一名工人。“刚去的时候,化肥厂还是土围墙,厂里的产量也不好,到80年代,改进了化肥生产技术,每月生产量达到150余吨,职工人数一度达到3000余人,效益非常好,也成了当地的龙头企业。作为一名老职工,能够见证这样的辉煌,感觉很自豪。”秦建设说道。

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秦建设每每回忆起一路走过的路程,总是频频感慨,“我这辈子算是把工、农、商、学、兵干了个遍,现在回想起来,有过坎坷,但更多的是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