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各地因地制宜创新乡村治理方
“樱桃经济”助推乡村振兴侧记
2019溧水美丽乡村欢乐汇暨
“粽子村”每年卖出4000万元粽子
深入理解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

浙江各地因地制宜创新乡村治理方式

2019-06-09 09:20 主页 来源:未知

浙江各地因地制宜创新乡村治理方式 




“有事敞开说,有事要商量,有事马上办,好坏大家评”,这是浙江宁波象山县农村创新的“村民说事”制度。2018年,象山县围绕村庄建设、集体经济等开展“主题说事”3000多次,4万多人次村民参与。象山县夏叶村党支部书记张方鸣说,最明显的感受是村里矛盾少了。

张方鸣:我们每年都有重大的事情肯定一到两个项目要做的,包括道路啊,污水处理啊。矛盾也少了,老百姓也相信村干部会做好这些事。

浙江桐乡市早在2013年就率先探索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基层社会治理模式。在越丰村,这个乡村治理新理念已经结出累累硕果:连续数年每年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超200万元,创建成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

越丰村党委书记沈春雷:自治增活力,法治强保障,德治扬正气,老百姓对我们村里的认可度,集体凝聚力方面更加强。

安吉余村,2018年接待了全国各地的参观者和游客达80万人次。为了更精细化服务村民和游客,余村建立了浙江首个村级社会治理综合指挥室。

余村村主任俞小平:我们想做一个微缩版的智慧大脑,平常如果游客拥堵,那么我们会再通知我们的接待中心进行一些疏导。

“互联网+乡村治理”的精准治理方式越来越多地在浙江乡村中得到应用。到2022年,浙江省将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提高乡村治理现代化水平,建成善治示范村1万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