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乡村振兴“生态”文章
法治引领提升乡村人居环境水平
省级贫困村的乡村振兴路
以产业振兴引领乡村振兴
农村正成为青年创业的热土

法治引领提升乡村人居环境水平

2021-09-14 15:30 主页 来源:未知
法治引领提升乡村人居环境水平

  乡村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黔东南州)各族人民的生存家园,是生态环境和民族文化“两个宝贝”的重要载体,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点工作。为建设美丽宜居乡村,推动乡村环境卫生管理规范化、制度化、法制化,迫切需要一部法规来规范、引导和保障乡村清洁活动,进一步提升乡村人居环境水平。

  7月29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决定批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乡村清洁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由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公布,将于今年10月1日正式施行。

  今后,每年4月作为黔东南州乡村清洁活动月,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村(居)民委员会将广泛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乡村清洁公益活动,动员、引导单位和个人积极参与义务大扫除、清洁志愿者等活动,提高清洁卫生意识和环境卫生公德意识

  《条例》的制定和审议

  在乡村清洁立法方面,目前国家

 

还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省级层面也没有出台相关内容的地方性法规。在没有上位法可供遵循参考的情况下,起草小组依据环境保护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等法律、法规,同时参考外省相关立法经验形成了条例草案。

  经过多次实地调研、听取各方意见建议、反复讨论修改,以及州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条例文本日趋成熟。4月28日州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条例》,并报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

  在《条例》的起草、审议过程中,省人大民族宗教委员会提前介入,加强指导,提出意见建议,并协助州人大常委会召开论证会,征求省人大相关专门委员会、常委会法工委和省直有关部门的意见。《条例》报请批准后,省人大民宗委再次组织征求意见,并对《条例》进行初步审查,提出修改建议。

  7月6日,省人大民宗委召开第十九次委员会会议,邀请省人大法制委、财经委、农委、环资委和常委会法工委参加,对《条例》进行了审议。

  “《条例》明确了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村(居)、自然村寨、社区的职责权限以及家庭、村(居)民、生产经营者等的权利义务,规定了乡村清洁设施、设备、场所等的规划、建设、配备、管理、使用等标准规范,建立完善了城乡统筹的乡村生产生活垃圾收集、处理、转运等制度机制。” 省人大民宗委主任委员金安江在作关于《条例》审议结果的报告时说,《条例》内容符合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符合自治州实际,具有可操作性。

 

  建设美丽宜居乡村,迫切需要一部法规来规范、引导和保障乡村清洁活动,进一步提升乡村人居环境水平。图为黔东南州凯里市大风洞镇都蓬村为鼓励村民垃圾分类设置的“垃圾分类积分兑换超市”。

 

  设施建设和长效机制

  《条例》共六章四十一条,适用范围确定为黔东南州行政区域内的乡村清洁活动。乡村清洁的内容界定为乡村生产生活垃圾及污水、人畜粪污和农业废弃物等的收集处理和村容村貌的日常维护、清洁卫生等活动。乡村清洁遵循政府主导、村民自主、社会参与、多元投入、注重实效、因地制宜的原则。

  设施建设是做好乡村清洁的前提与保障。

  对于生活污水,已经建成公共排污管网的,“应当将污水接入排污管网处理排放”,新建的农村集中居住区,则“应当统一规划建设雨污分流管网和污水处理设施”。同时,《条例》提倡因地制宜,“采取人工湿地和微动力或者无动力生态处理等适宜方式处理排放”。

  对于乡(镇)和村(居)所在地等人员活动较为密集的场所,《条例》要求“应当规划建设卫生公厕等公共服务设施,向公众开放并保持日常清洁”,而新建、改建、扩建畜禽养殖场、畜禽屠宰场“应当配套建设粪污收集处置设施并正常运转”。

  建立长效的日常运行维护机制是做好乡村清洁的核心与关键。

  《条例》规定,县(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和完善乡村生产生活垃圾城乡统筹收运处置机制,实现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对于乡村生产生活垃圾的处理,分别确定了及时清扫定点放置、收集、转运、处理的责任人,并根据实际情况作了“暂不具备转运条件的偏远乡村,可以因地制宜就地就近利用或者妥善处理”的明确规定。

  对于公共卫生、公共设备,《条例》规定清洁设备、设施以及卫生公厕的产权人、管理人“应当加强设备、设施的日常管理,及时保洁和修缮、保持正常运行”。没有产权人、管理人的怎么办呢?则由村(居)民委员会负责日常管理和维护。

  保洁、垃圾和污水处理的费用从哪里来?根据产生者付费的原则以及有关规定,村(居)民委员会可以“通过村规民约、卫生公约、‘一事一议’确定适当收取保洁和垃圾、污水处理费”,该费用“应当专门用于乡村清洁工作,每年定期公布收支使用情况,接受群众监督”。此外,经过村(居)民会议或代表会议讨论决定,也可以“从村(居)集体经济收益中提取一定比例用于本辖区范围内的日常卫生保洁”,保证了经费来源。

 

  培养习惯和激励引导

  良好生活卫生习惯的养成是乡村清洁的手段与目标。

  针对黔东南州少数民族生产生活与居住习惯等特点,《条例》对清洁卫生习惯的引导和养成、清洁卫生意识和环境卫生公德的提高作了具体规定,旨在加以引导和规范。

  《条例》要求村(居)民自觉维护家庭环境清洁,保持房前屋后干净卫生,引导其做好庭院和房前屋后的绿化美化、改善宜居环境,并且要自觉维护乡村公共环境卫生和村容寨貌整洁,禁止乱搭乱建、在禁养区和公共场所放养畜禽、随意倾倒垃圾等行为。

  垃圾分类可以有效改善城乡环境,减少占地、环境污染并且变废为宝。《条例》明确将因地制宜推行垃圾分类制度,普及、培训分类知识,加快实施乡村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等。投放垃圾作为垃圾分类处理体系的第一步,《条例》作出了住(用)户投放垃圾前“应当进行初步分类,将易腐垃圾、可燃烧物等充分回收利用与减量化处理”的相应规定。

  值得关注的是,《条例》倡导、鼓励“就地取材和就简就便使用竹木制品、藤草制品、纸袋布袋等可降解绿色环保包装物”,以求减少不可降解塑料袋等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

  同时,《条例》也鼓励和支持“使用有机肥、生物农药、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和可降解农用薄膜,推行生态环保、清洁安全的农业生产技术”,目的在于减少农业面源污染,促进生态环境恢复和改善。

  乡村清洁做得好与不好有区别吗?

  答案是肯定的。《条例》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建立乡村清洁考评机制,定期开展检查、评比,并将“采取表扬、通报、曝光、黄牌警示等方式促进乡村清洁责任的落实”。

  此外,对于违反《条例》如在非指定地点倾倒抛撒堆放建筑垃圾、侵占损坏拆除垃圾箱(桶)或乡村卫生厕所、在禁养区域或公共场所放养畜禽等明确禁止的行为,将对个人或单位处以罚款并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而对于法律法规没有规定且情节显著轻微的,《条例》明确可以通过村规民约予以规范,尊重村(居)民意愿,使乡村清洁工作更接地气更易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