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鄉村維密秀”主角的雙面人
打造生态宜居美丽乡村
乡村振兴的关键是产业振兴
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
既要乡村“颜值”,也留住乡村的

眉山“鄉村維密秀”主角的雙面人生

2019-07-31 10:56 主页 来源:未知
眉山“鄉村維密秀”主角的雙面人生 


  近段時間以來,39歲的眉山人豆小剛比平常要多花好幾倍的精力思考服裝。之前,中國達人秀的一位節目組導演聯系上他,這意味著,豆小剛將有可能登上全國性的電視舞台。
  來自四川省眉山一個小鄉村的豆小剛,能引起中國達人秀節目組的注意,似乎並非偶然。在快手上,他是有近40萬粉絲的“鄉村九點半”,在他截至7月29日發布的237段視頻中,他總是身著花生、鍋碗瓢盆、銀杏、雨傘、窗帘、電腦鍵盤等物品制成風格迥異的服裝,戴著墨鏡,踏著音樂的節拍,在眉山鬧市區的廣場上腳踩貓步,旁若無人……
  視頻在網上引起熱議,有人罵他神經病,認為他的做法是嘩眾取寵,也有人稱贊他是為患癌父親籌錢的“孝子”,還有人為他的設計創意點贊,稱他是草根設計師,鼓勵他去各大時尚周。
  這位“鄉村維密秀”背后的主角,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
  鬧市中
  他是眾人眼中的異類:一個蓄著胡子的中年男子,身著用花生、鍋碗瓢盆、掃把、雨傘、窗帘、電腦鍵盤等物品制成的奇裝,上演街頭走秀
  網絡上
  他是大名鼎鼎的“鄉村九點半”:從2018年2月以來,他發布兩百多條身著各種奇裝異服的“維密秀”,每條點擊都在數十萬至數百萬不等
  現實裡
  他說自己是浪子回頭:為給患癌父親治病,選擇嘩眾取寵“直播”來掙快錢,父親去世后,他又通過直播掙錢還債
  A面
  線上
  不論是走秀還是直播,豆小剛永遠在爭議漩渦當中:一面有眾多粉絲支持,一面也有不少人在直播間罵他
  著奇裝鬧市走秀 恍若時裝秀現場
  2019年7月26日10點,眉山一間出租屋內,凌晨2點多才下線的豆小剛又開起了直播,頂著一雙黑眼圈的他,想趁著早上直播的人不多,再來一波熱度。粉絲們要看走秀,豆小剛從身后拿起一套蒲扇做成類似於京劇中“靠旗”的服裝造型,兒子睡眼惺忪地走過來,熟練地將衣服固定在豆小剛身上。貓步、轉身、停留……一米七左右、剪著短頭發、蓄著一圈胡子的豆小剛走得有模有樣。
  而錄制作品的時候,豆小剛經常會選擇在中心城區的廣場上,每一次,身著奇裝異服的豆小剛一亮相,廣場上散步的人群就如潮水般“嘩”地一下圍過來,有人拿著手機跟拍起來,還有人追著豆小剛並排走著。所到之處,無一不是鏡頭的焦點,大媽大爺們手機上的快門聲、閃光燈,恍若一場時裝秀現場。
  2018年12月20日,記者曾現場見証,刺骨的寒風中,豆小剛穿了一件圍裙錄了好幾次,一旁幫忙錄制的朋友都覺得效果不好,豆小剛頂著一身雞皮疙瘩,跺了跺腳,對著攝像頭,又走一遍。回去路上,一群大爺大媽們正在跳著廣場舞,穿著“圍裙”的豆小剛從他們眼前過去,跳舞的大媽大爺們手停在了空中,目瞪口呆地望著他。15時30分,大家還沒有吃午飯,豆小剛為朋友買方便面。小賣部的老板是個年近50歲的男人,挂在店口的手機正播放著豆小剛在快手上走秀視頻。“你們認識?”記者疑惑。老板一臉樂呵呵:你們不曉得?他是“鄉村九點半”嘛,有名得很。
  快手發上百段視頻 常被罵神經病
  “鄉村九點半” 是豆小剛在快手的賬號,粉絲近40萬。從2018年初到2019年7月29日,這個賬號共發布了237段視頻,播放量少則四五十萬,多則一兩百萬。墨鏡、黑皮鞋,是豆小剛每個視頻的標配,視頻風格也雷同:在一段節奏明快的音樂中,豆小剛正面走幾秒,再接兩段側面望向鏡頭的視頻。但戴著墨鏡的豆小剛一臉嚴肅,配上一身女裝、嘴邊的胡須和微微突出的小肚腩,莫名地增添著幾分喜感。
  鬧市走秀,是為了讓自己在晚上九點半開直播時有更多的粉絲,這也是豆小剛取名“鄉村九點半”的主要原因。與走秀時身著奇裝異服不同,直播時豆小剛會穿上平時的衣服,用普通話和網友們互動,但偶爾也會丑化自己取悅網友,以獲取禮物。在一次直播中,豆小剛和一名男主播PK輸后,在上千名網友的注視下,躺在客廳的地板中,對著直播鏡頭,滿地打滾。
  不論是走秀還是直播,豆小剛永遠在爭議漩渦當中——一面有眾多粉絲支持,一面也有不少人在直播間罵他。豆小剛說,以前隻要自己一上線,就會有人來罵各種難聽的話。“甚至還有人直接給我說,讓我報地點,馬上就要來弄我。”線上被罵在他看來還算好的,現場“走秀”時,他經常會聽到有人會小聲地嘀咕:是不是神經病哦?甚至有人當場大聲開罵。
  B面
  線下
  “在網上,許多人都罵我是神經病,是變態,我不想給他們解釋,我只是想掙更多的錢給父親看病”
  擠在出租屋搞創作 一天常吃兩頓飯
  39歲的豆小剛出生於眉山市東坡區的一個鄉村,初中輟學后他就外出務工,先后從事過婚慶、餐飲等多個行業。掙過錢,也曾花錢如流水,但在幾年前回到眉山時,他的錢已經揮霍一空。“當初的自己,算是個浪子吧。”回憶往昔,豆小剛狠狠吸入一口煙:現在想起來,當初的生活有點荒誕,我想浪子回頭。
  如今,豆小剛的身份有三個:農民豆小剛,演藝經紀人豆豆,網絡草根形象設計師“鄉村九點半”。豆小剛在眉山的落腳處,是一幢建於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樓房的出租屋,百余平方的三套一裡,一間是豆小剛兒子住,一間是豆小剛和朋友居住,還有一間小屋,就成了直播室。
  這天中午2點多,豆小剛坐在一張小板凳上,和朋友們正在用易拉罐趕制下午“走秀”需要的服裝,連午飯都沒有吃。“經常一天就隻吃兩頓飯”, 豆小剛說,“以前是隻有晚上直播,現在差不多每天早上也會做一場直播,中午11點多才結束。還要尋找材料、制作服裝,下午要拍攝,做后期,凌晨了還要構思、創作第二天的服裝。”
  原想靠直播掙快錢 延續患癌父親生命
  一個39歲的大男人,為何不去上班,卻要選擇在鬧市身著奇裝走秀,在直播上丑化自己?這個問題,許多人都問過豆小剛,但他不願意多說。在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多次溝通下,他才表示,之前不去上班,是為了掙更多的錢,給當時身患癌症的父親治病。“在網上,許多人都罵我是神經病,是變態,我不想給他們解釋,我只是想掙更多的錢給父親看病,他2011年就得了癌症。”
  在朋友的建議下,豆小剛嘗試拍攝一些視頻,做一些直播來賺錢, “我的粉絲多了,可能一天就能掙上萬元。”豆小剛說,之前帶父親上成都去看病,醫生說還有辦法能緩解父親的痛苦,但要住院,先交幾萬元,可自己當時手裡隻有幾千元。“拋開我沒文化沒技術這一方面不說,即使上班一個月能掙三五千元,這種掙錢的速度,能趕上我父親病情惡化的速度嗎?”那時,豆小剛也知道父親時日無多,很多人勸他不要再花冤枉錢了,但他還是想盡一切可能去讓父親得到更多的治療。
  “我想通過治療,哪怕父親多活一天也好,或者說,讓他在有限的時間裡,生活質量能得到一點改善,哪怕他最終走了,至少我不會留遺憾。”說到這裡,豆小剛兩眼泛紅,聲音也哽咽起來:“嘲笑我的人很多,他們還會說各種難聽的話。有很多次,我真的是想放棄,打開了門都沒有力氣邁出去。可我沒有辦法,想到我父親快要失去生命的時候,我就會不顧一切地走下去。”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曾於2018年年底,在豆小剛老家見過其父親老豆,當時,老豆已經完全不能說話了,豆小剛為父籌款,多位親朋也予以証實。在一份2011年眉山市中醫院病理檢查報告單上,寫著老豆的病情為“舌底腫物(肉眼可見灰白黃豆大組織一個)”,而2018年7月眉山市中醫院的入院診斷書上,老豆患的是“口底惡性腫瘤”。
  談未來
  父親去世后掙錢還債
  想上巴黎時尚周走秀
  今年初,豆小剛的父親還是離他而去,悲痛之余,還得面對現實:父親生病、去世欠下幾萬元的債務,還需要償還。豆小剛不得不繼續打開直播,對粉絲露出笑容。不過,原本為了賺錢直播的豆小剛,慢慢在走秀中找到了自己的一條路。在豆小剛的快手上有這樣一段簡介:草根形象設計師倡導節能環保綠色,各種材質搭配設計,用心去發現周圍的東西其實能做出很好的形象。心中的夢想,巴黎時裝周……
  為何想上巴黎時裝周?豆小剛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反復解釋,自己獲取信息的渠道不多,巴黎時裝周是自己覺得展示服裝和設計理念最高的場所了。“我的文化程度不高,但並不代表我沒有對美的追求,對藝術的追求。”
  7月29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獲悉,目前,中國達人秀的一位節目組導演正在和豆小剛接觸,這意味著,如果獲得認可的話,豆小剛有可能登上中國達人秀的舞台。豆小剛想努力試試。“每個人都會有很多夢想,但不去拼搏,不去爭取,你怎麼就知道就會失敗呢?堅持到最后,才會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豆小剛說,別人以為是笑話,但自己的每一次鬧市走秀,都是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