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当区打造乡村振兴样板
《土地管理法》三大突破助推农村
美丽乡村 | 在古村遇见幸福
土地化零为整助力农业提效增收
“垃圾兑换超市”兑出高颜值乡村

乌当区打造乡村振兴样板

2019-09-14 10:58 主页 来源:未知


乌当区打造乡村振兴样板

       初秋时节,从贵阳市区出发,沿北京东路、101县道,仅半个小时,一座写着“醉美偏坡·原味小镇”的门楼便指引记者进入乌当区偏坡乡。

  偏坡乡所辖仅偏坡、下院两村,总人口2051人,布依族同胞占97%。这里阡陌纵横、塘溪环绕、绿树滴翠、古屋静默。

  从本世纪初远近闻名的贫困乡,到如今的全省乡村振兴示范乡,十几年间,偏坡乡书写了独具特色的山乡蝶变故事。

  从“一床难卖”到“一床难求”

  循着一阵悠扬的布依族民乐声,记者走进了偏坡村村民陈兴桥的家。

  院落中,一群布依族老人正在排演文娱节目,他们身后的古屋正在装修,要打造成“农家乐”。

  八旬老人罗中富是乡里资历最老的姊妹箫乐手。从12岁起,罗中富就依靠这门手艺,四处行走参加布依族民间婚丧嫁娶活动。巴掌大的民族乐器,见证了他的人生,更见证了偏坡乡的巨变。

  罗中富记得,新中国成立初期,出乡的路是能通行牲畜的“毛狗路”。后来,三尺道改为六尺道,运气好时能搭上马车。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砂石路变成混凝土路,出现了乡间班车,村民们的出行才开始方便起来。

  直至上世纪末,“贫困”仍是偏坡乡的标识。贵阳人用“两坡一场一坝”概括当时全市贫困乡之最,其中的“一坡”指的就是偏坡乡。

  靠天吃不饱饭,村民们靠山吃山。没有班车时,村民们天不亮就扛着打制的床、板凳、搓衣板等,步行近3个小时到东风镇赶场。一张床喊价20块钱,一根凳子6块钱,换了钱再去买油盐酱醋和肥皂。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乡路上出现班车。准载30多人的班车每次都会挤入七八十人,挤不进车门者,就从车窗翻入,车顶则堆满家禽和家具。

  陈兴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买了自行车,当时算是村里少数“走得快”的人。如今家里不止有一辆私家车的他,在村里却算不得“少数人”。“如今偏坡村95%以上的人家至少配一台以上私家车,宝马、奥迪很常见。”陈兴桥说。

  偏坡之变,罗中富觉得数都数不过来。例如,自来水引入家里后,村民们再也不用每天花三四个小时去挑井水;再如,过去依靠柴油机限时发电,村民家里的电灯只能发出“萤火虫一样的光”,而如今家家户户用电不愁,连村寨里的道路都有了充足的太阳能照明。

  “现在的幸福,过去哪能想象!”罗中富感叹。

  的确,多年前,当陈兴桥扛着自己打的木床,走得满头大汗赶到乡场焦急等待买主时,他难以想象,30年后,偏坡人足不出户,就让乡里经营的民宿在盛夏里变得“一床难求”。

  “一床难求”,是近年来偏坡乡发展避暑季民宿经营的大趋势。

  偏坡村“馨香园”民宿经营者陈维秀,10年前只做“农家乐”,3年前顺应偏坡旅游发展趋势,在原本就火爆的周末经济基础上增加了民宿经营。今年7月至8月,来自长沙的游客,住满了“馨香园”的所有房间。

  相似的情形也出现在村里的“雅然居”“姊妹楼”等民宿里。浓荫遮蔽的偏坡乡,今夏多了不少来自上海、广东、重庆、长沙等地的常住避暑客,“卖烤苞谷都成了村民每天可以赚三四百元的生意。”

  从“井喷式”增长到可持续发展

  2000年,偏坡乡人均收入1699元;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至15113元。

  收入的大幅增长,最能说明这里正在发生的巨变。

  “直至2010年以前,偏坡乡还是一个纯农业乡镇,没有任何产业。”偏坡乡党委书记冯良勇介绍。从贫困中突围,始于2010年偏坡乡党委抓住乌当区打造“泉城五韵”之契机,以打造“醉韵偏坡”大力发展乡村旅游。

  调结构,党员干部首先“唱主角”。他们义务为村里修建公共基础设施,并带头搞“农家乐”,带动群众转变发展思想。

  党员陈艳是偏坡村第一批敢于带头“吃螃蟹”的人,她开办“农家乐”之后很快就尝到了甜头:每到周末,她家的“农家乐”就座无虚席,并在全乡形成带动效应。

  然而,脱贫致富并不能一蹴而就。短暂的“井喷式”发展后,从2012年起,偏坡乡的乡村旅游陷入沉寂,全乡发展起来的“农家乐”由30多家一下子减少到10多家。究其根本原因,源于偏坡乡相对匮乏的基础设施、单一的乡村旅游项目等不利发展因素。

  之后,当地党委政府实施一系列举措,挖掘民族文化,组织村民外出学习,改善基础设施,提升乡村环境,让村民逐渐重拾发展信心。

  经过5年的深思、酝酿,一个大手笔旅游开发项目以崭新的面貌于2017年登场:在乌当区的全力支持下,偏坡乡启动建设“原味小镇·醉美偏坡”田园综合体。这个预计投资达8亿元的大项目,以布依文化为主题,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将把偏坡乡打造成国家4A级全域旅游景区、特色民族小镇。

  高端民宿,布依摆集、农事体验园、观光采摘园、军屯文化馆、布依八坊……形式多样的业态开始布局,让发展中的偏坡风味更为浓郁、个性逐渐显现。

  村民的生活方式也随之悄然改变。引入“政府+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民宿改造模式后,当地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屋在保护传承的基础上变身特色民宿,屋主拿工资的同时,还能领取经营利润分红;加入合作社,以土地入股观光水果采摘园项目,村民可以边打工边分红;变身景区员工的村民,则跻身“上班族”行列。

  数据显示,原味小镇项目建设以来,已实施“三变”改革项目5个,118户465人由农民变股东,获得入股分红30余万元;全乡共种植精品水果3000余亩,初步构建了蔬菜设施农业与农家院子菜园相结合的新格局。带动村民累计增收逾8000万元,平均每人增收4万元。

  党员陈艳经营的“农家乐”,2018年年收入达到20余万元,较创业第一年增长近十倍。

  从“旅游开发”到“文化留客”

  让“引入现代都市文明”与“保护地域传统民族文化”相融,是发展现代农旅项目时常常要面临的一道难题。偏坡乡的探索,提供了一种解题思路。

  过街楼、吊脚楼……穿行其间,那些沉淀了上百年光阴、承载活体文化的布依古屋,让人不觉产生与时光握手之感。走进一座座干栏式纯木结构的布依古屋,传统民族文化与现代文明在其中和谐交融,让人久久流连其中。

  偏坡乡的明星古屋——“濮越古居”,建于清代,82岁的陈廷超老人是其第12代主人。古屋建筑构建契合“九九之数”,又被称作“九字号古屋”,村民一直保持让新生娃来此“滚台阶”的古老习俗。而今,“濮越古居”即将通过参与现代农旅经营项目而变身星级民宿。

  “濮越古居”楼脚曾是猪牛圈,如今经过改造装修,变成了已初具雏形的现代文艺范咖啡吧。在上百年的原生态建筑里,品着咖啡,享受八旬布依老人摆古的慢时光,将会是吸引未来旅行者投宿的一大亮点。

  走进乡里的陌上花影文创工作室,古屋的厚朴气质与现代文艺之风同时扑面而来。院子里青石板间的青草在恣意生长,而古建筑完全保持原型,工作室的主人只是将艺术化的灯具、家具、文创展品以及现代生活配套的必要设施适当填充其间,便让古屋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除了古建筑,布依族传统文化本身也极具魅力。无论是已列入非遗行列的民歌、民乐、民俗表演、民间雕刻、民族刺绣,还是酿酒、美食以及“六月六”等节庆活动,都让偏坡乡的旅游增色不少。如今,偏坡乡每年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

  多年前以“醉韵偏坡”带动旅游发展时,村民们初步知晓了“表演唱山歌”也可以增收,而今,随着农旅一体化项目的不断推进,传统民族民间文化的深度挖掘、与时俱进的传承发展,加速推进了村民们对文化兴乡的认知提升。

  如今,走进“馨香园”“姊妹楼”等民宿,错落有致的花艺,个性别致的蜡染与根雕艺术,现代化的生活配套设施,释放着乡村民宿经营者向文化经营转型的重要信号,更让人明白此处为何“一床难求”。

  陈维秀曾主动前往云南丽江、束河古镇考察学习。考察归来,她家庭院的石槽花盆里种上了三角梅、月季花、绣球花,原木餐桌铺上了蜡染桌布,装饰摆件也更为讲究。如今,处处讲究文化品位,是偏坡民宿的共同特点。

  “理想中的富美乡村就应该像偏坡这样吧:看得见乡愁、触摸得到文明。每一位来访者既是乡村文化的品鉴者,也是维护者。来时欣喜万分,走时收获满满。”一位游客如此评价。

  今年5月,省农业农村厅发布贵州省“十县百乡千村”乡村振兴示范工程名单,偏坡乡上榜示范乡。

  从旅游开发到“文化留客”,被挖掘出来的乡间民族文化,正与偏坡乡的旅游业、生态农业融合、重生。这股新生力量,作为乡村振兴的强大动力,正带着偏坡往富美乡村的目标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