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播绿 建设美丽乡村
奏扶贫交响乐 唱乡村振兴歌
农旅融合促发展 美丽乡村显生机
乡村休闲旅游业迎来“复业礼包”
农业农村发展的“杭州大智慧”

精绘古村乡村振兴“工笔画”

2019-10-15 16:12 主页 来源:未知
精绘古村乡村振兴“工笔画”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乡村振兴战略作为党和国家重大战略,这是基于我国社会现阶段发展的实际需要而确定的,是符合我国全面实现小康,迈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需要而明确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的客观要求。乡村不发展,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发展;乡村社会不实现小康,中国社会就不可能全面实现小康;乡土文化得不到重构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弘扬。所以振兴乡村对于振兴中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要让世人都看到荻港古村的美”

位于浙江湖州南浔区和孚镇的荻港古村,原本是一个不起眼的渔村,房屋年久失修,许多建筑破旧不堪,古迹被粗糙修复后淹没在潮湿的小巷中,道路狭窄难行,年轻劳动力进城务工,大量的鱼塘和田园长时间无人耕种也已荒废,村子内一片萧条。直到2016年,华侨城云南文投集团下属的思纳史密斯文化创意产业投资(上海)有限公司发现了这颗被埋没的“夜明珠”,在这群中国文旅和小镇建设运营排名第一的专家眼中,荻港古村完全是个世外桃源,没有周边古镇的繁华喧嚣,却多了些质朴的依依乡情。团队负责人马美健暗暗下了决心,要把荻港这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原生态古镇推入人们视野。

就这样,马美健带着一群有着同样情怀的热血青年开始了荻港的振兴之路。但梦想往往是美好的,同样现实往往也是惨淡的,荻港古村的修缮就成第一道摆在马美健面前难题,“我们一开始准备把村子进行全面的修缮,但这样一来就失去了它古色古香的韵味,在经过多次讨论研究以后,我们最终决定在最大程度保留村子的原貌上进行整改,把“原味”做足,”马美健说。在确定目标以后,马美健带着大伙迎头而上,摸索熟悉村子、测量修缮房子、整修护栏桥梁......

经过大半年的前期准备工作,马美健对于村子的每一处都了然于胸,“那个时候,我几乎每天的步里数都是以万打头,不夸张的说,就算闭着眼我也能从这错综复杂的村头走到村尾。”马美健坦言,古村整改的难度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公司前期就投资了叁千多万,从修缮游客接待中心、星级厕所到修砌游步道、增设安全栏杆,从统一制作安装标识标牌到修缮常年失修老屋、提升大礼堂等,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就是为了把荻港古村打造成一个不一样的4A级景区。”现如今,窄窄的青石板路在低矮的青堂瓦舍间穿过:小桥、流水、人家,一切都如古村应有的样子;站在桥上眺望,百年民居临河而建,一条古老的雕梁长廊将村庄拉得修长。而这一切,也慢慢与马美健心中的蓝图重叠在一起。

“让一部分人富起来才能带动整个村富起来”

村子变美了,怎么吸引旅客,马美健看中了村子的本土资源——文化底蕴,在荻港,章、吴、朱三氏家训流传至今,“六老”、“八大员”等乡贤品牌也相继建立,如今又依托集团的文旅资源和活动经验为荻港古村带来一系列的文化活动和十足的人气,马美健表示,乡村振兴里的文化振兴最为重要,要通过对文化事业的挖掘、传承,一场场推动文化自信的活动落地荻港。“我们办这些活动不光是为了攒人气,还有一个目的是希望把年轻人留住,把人们的生活方式留住,建设一个更好的村子。

当然,乡村振兴的最终目标是生活富裕,让农民真正富起来,农村强起来。古村的改变感受最深的还属当地村民了,公司在古村设立“帮帮基金”,无偿的为村民办的特色文旅项目或则小店提供资金的支持,在荻港景区经营着“网红店”章氏年糕店的童大姐就很有发言权,“村里没有支柱产业,村民们收入微薄,人均月收入只有2000余元。”童大姐表示,以前村民主要的经济收入就是养鱼。拿自己来说,自己每天起早摸黑卖年糕,月收入也就在2千元左右,而自己老伴经营着鱼塘,每月能挣到3千元左右的辛苦钱。即便如此,全家人的年收入也不到6万元,而这个收入在村里已经属于偏上了。而现在,章氏年糕店俨然成了荻港必到的“打卡点”,年糕一摆上桌就被游客们一抢而空,童大姐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旅游旺季的时候,她干一天就可以抵以前的一个月了。而这一切都是思纳和马美健带给他们的。“现在村子里房子都焕然一新,路上都是干干净净的,游客也是越来越多,大家的日子也是一天天好起来了,而这一切在以前真是想也不敢想,我们村民都很支持马美健,希望村子能越办越好!”童大姐笑着说。

为能让游客品尝到古村鱼米之乡的特色餐饮,马美健拉着村民搞起了“小村大食堂”,把原来单纯看戏的大礼堂变成了又能品尝水乡美味又能观看渔乡演出的古村文化大礼堂,村民们在这里不仅奉献了家乡的手艺、美食,还把久违的小村大集体概念传递给到来的游客。

此外,马美健还大力鼓励村民开民宿,在他看来,发展乡村民宿产业,既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民俗文化的传承和保护,还能推进全域旅游建设,更有助于激发乡村振兴的活力。“这种场景以前可不敢想,那么多大城市的人跑到我们这里,不住宾馆,单挑老百姓的房子住,有的一住就是一两个月。”章氏民宿是最早响应做民宿的人家之一,老板章宇杰目睹这些年村里的变化,他很是感慨,“以前我这些房子,一年还要花点钱来修修补补。没想到做了民宿之后,居然能赚这么多钱,就跟做梦一样。”当初民宿的改造和装修费用在20万元左右,这对于章宇杰来说这是笔“巨资”,但他相信马美健,也相信村子的未来,义无反顾的做起了民宿,短短一年时候,章宇杰就把这20万赚了回来。

“乡村振兴不是一句口号,要做我就做到底”

而就在思纳和马美健准备再大施拳脚的时候,古村的发展遇到了困难。荻港有名的一元茶馆主人叫潘平福,他从1966年盘下这个老店,陪着老街度过了大半辈子。“我这地方虽然小,但平时游客最多的时候有2千多人,站都没地方站,”潘大爷自豪得告诉记者。但这段时间,潘大爷有点不适应起来,因为自今年8月份以来到荻港的游客越来越少,这让他心里难免有点小失落,问其原因,这里面不光是旅游淡季的问题,还有就是古村里餐馆关门了。据潘大爷介绍,餐馆是由七八十年代文化大礼堂改造而成的,“有不少人是冲着这个餐馆带来的年代记忆去的,其次就是旅客觉得这里没吃饭的地方总归不方便”。而对于餐馆关门的原因,潘大爷则表示不是很清楚。

“我们都希望餐馆能早点开业”,58岁的沈声美大姐是土生土长的荻港人,之前她一直在文化大礼堂帮忙洗碗,每个月工资拿到手2——3千元,钱不多但对于她来说就像是“救命稻草”,“我一大把年纪了,养老金什么都是靠工资在维持,现在餐馆关门了,我现在每天呆在家里没有一点经济来源了,养老金也停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和沈大姐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十多位村民,她们都是餐馆从人声鼎沸到黯然关门的“见证者”,从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表述中记者了解到,餐馆开业的时候每天要接待4——5批游客,而每批游客量大致在300人左右,可见每天的旅客量还是蛮惊人的。

此次之外,记者还了解到导致旅客量减少除了餐馆关门之外,旅行团受到阻挠也是主因之一,上海盈科国旅总经理李宝龙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因为古村相比较而言还是比较受旅客欢迎的,之前该旅行社每天要往荻港古村接送250名左右游客,后续准备加大旅客量,但前不久发生了一件让他匪夷所思的事情,“当天我们旅行团带着100名旅客到达古村后,被人给拦了下来,并被告知禁止进入古村,古村已经关门,而我事前并没有收到古村方面的通知,古村方面也表示没有发出过这样的通知,最后这100名旅客虽然进入了古村,但对于旅客本身而言是一个很不好的体验。”李宝龙无奈的表示,出于安全等一些方面的考虑,不得不减少对古村方面的客流量。

就如经济学家董藩说过,情怀是要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再加上个别村民不理解而做出的偏激行为等情况,让马美健一下子很被动。在蜂拥而至的困难前面,马美健反而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的这道路是正确且光明的,“虽然现在很难,我相信现在的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我既然做了这个事情,就要坚守到底,我相信只要理想不灭,乡村振兴一定会有成果。”

工商资本下乡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支持企业家、党政干部等,通过投资兴业等方式服务乡村振兴事业。在这份文件中,专门提出了要“有序引导工商资本下乡”,其中包括“坚持互惠互利,优化营商环境,引导工商资本到乡村投资兴办农民参与度高、受益面广的乡村产业,支持发展适合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种养业”,要“支持企业到贫困地区和其他经济欠发达地区吸纳农民就业、开展职业培训和就业服务”等方面。

目前,工商资本仍是乡村产业发展重要的力量。它既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城市中富余工商资本的出路,也是二三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重要举措,成为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解决“三农”问题的有效路径。政府方面应建立工商资本下乡的风险防范机制,如设立土地流转风险保障金、提供农业生产商业险补贴,以及一定的金融支持;引导、监督企业按照招商规划程序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实行全面的监管跟踪制,防止出现违法违规行为,切实保障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的权益,真正让工商资本扬其“优势”而减少或避免其“弊端”。毕竟,乡村振兴并不是一句口号,需要各方协同,只有政府、企业、机构以及当地民众等多方共同参与,才能真正描绘出美丽乡村的现代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