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播绿 建设美丽乡村
奏扶贫交响乐 唱乡村振兴歌
农旅融合促发展 美丽乡村显生机
乡村休闲旅游业迎来“复业礼包”
农业农村发展的“杭州大智慧”

资本下乡重塑乡村治理样态

2019-10-18 10:46 主页 来源:未知


资本下乡重塑乡村治理样态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国家经济实力不断增强,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速度也在不断加快,与此同时,农村的发展相对滞后。为了统筹城乡发展,国家财政资金不断下放农村,大力支持农村发展,乡村振兴成为国家的基本发展战略。资源不断涌入乡村,乡村开始大规模地开发和建设,刺激了大量城市工商资本下乡。资本下乡为农村发展注入了活力,却也带来许多问题。

  “资本下乡”原本只是发生在农业生产领域的现象,即工商资本进入村庄大规模流转农村耕地,种植经济作物或者高附加值的现代农业。但是,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和农村建设项目的增多,比如新农村建设、增减挂钩项目等,村集体建设用地日益成为资本瞄准的对象。尤其是地方政府基于土地财政所产生的建设用地指标的节余收益成为资本下乡经营建设用地的推动力,部分资本开始参与到“农民上楼”等土地开发和工程建设中。因此,资本下乡包含两种形式:一是农业生产领域中的耕地规模化运营;二是农村建设领域中的土地综合整治与项目运作 。当前学术界对第一种形式的“资本下乡”讨论得比较充分,而对后者的讨论则相对不足。但是相较于第一种形式的资本下乡,参与农村土地开发与工程建设的资本下乡其目的和社会效应表现得更为显著。一方面,与流转土地发展现代农业的资本下乡相比,利用增减挂钩、新农村建设等项目进行农村小产权房开发推动农民上楼,对土地的资本化运作更加赤裸裸。资本下乡的目的不在于发展农业,而在于经营土地,通过土地的资本化占有其增值收益。另一方面,农业领域的资本下乡因为流转农民的土地而与农户发生关系,资本就必须处理好与当地农户的关系,否则农民就会以“拾稻穗”和雇工中的“揩油”等行为作为“弱者的武器”进行反抗 。而进行项目工程建设和土地开发的资本与农民却没有直接的联系,农民完全被排挤出村庄建设之外,被动地由资本牵着走,无力表达与反抗。基于此,本文将研究对象放置在进驻农村建设领域中的资本下乡上。

  本文的经验材料来源于笔者及所在团队于2018年3—4月对中部一农业大省省会城市的远郊村P村的田野调研。P村位于市区东北部,原是乡镇政府P镇所在地,乡镇撤并以后,划归街道统筹。目前P村下辖16个村民小组,12个自然湾,828户,2959人,常住人口1500余人。P村作为亮点村,近几年在政府推动下,大量招商引资,吸引资本下乡。资本进入村庄大搞开发和建设,农民基本陆续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