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盛村的美丽乡村“变形记”
从三个农民的变化看乡村变迁
婺源农民生活方式发生新变化
乡村要振兴 旅游来助力
开创乡村振兴齐鲁样板菱花模式

从三个农民的变化看乡村变迁

2019-12-01 16:02 主页 来源:未知
从三个农民的变化看乡村变迁

双堰湾安置点褚方存,每天开三轮摩托翻山10多公里,到山上老宅田里除草——“多干点,离小康再近点……”

保康县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53.6%降为当前的0.12%。前不久,该县作为湖北省脱贫攻坚工作的代表,通过了国家验收。

9月下旬,记者在该县采访时发现,在攻克易地搬迁、安全饮水、危房改造、产业扶贫等难关后,该县不少脱贫群众已由“要我脱贫”转变为“我要奔小康”。

他们的内心深处,发生着怎样的变迁?

通水了,甩开包袱奔小康

9月25日,周全运家门前横着的两个花坛里,百日菊在微风中摇曳。

屋檐下3个接水桶和槽里,是周全运家接的雨水。周全运说,“接的雨水虽然不再饮用,但可以用于洗手、拖地、浇花。”客厅里还放着一些储水设施,二楼平台上,一个超大蓄水桶上接着水管,冬天准备存水,以防水管结冰。卫生间的热水器已安装完毕,厨房正在安装组合橱柜。

周家原来住的地方吃水是第一难题。为蓄水,家里修了水窖。他描述当时的用水情景:水源靠天降雨水,水窖为死水,一到夏天水池游动着小虫子,流出的水是土腥味……“没有水,何谈奔小康?多么盼望能有自来水吃啊!”

2017年春节期间,他家搬到了漆园村集中安置点。去年年底,漆园山坳里,政府打了口1064米的深井,建了水厂,可为周边7个村约5000人供水。周全运家距水厂不到500米,今年6月份正式通上自来水。“水龙头一拧,水就流出来了,甜啦!”周全运说,自己好手好脚,奔小康再无后顾之忧,“有水吃,是幸福。多干点事情,今后日子要过得更好才行!”

周全运生于1968年,在一家大型磷矿打工。他家里退耕还林3亩多,尚有10亩地,种满了天麻、辣椒。

危房改造了,不能再依赖政府了

苏家寨村的一处山坡下,矗立着一栋上5间下5间的两层小楼房。村党支部书记刘世荣介绍,这房子是3组周尚根家的。

周尚根家原有3间土坯房,一家三代住在一起,其中包括周尚根的智障弟弟。3间房建于上世纪60年代,四围有裂缝,墙面倾斜,经鉴定为D级危房,无法维修,只能重建。周尚根也曾多次想重建,总感觉手头紧而下不了决心,这10年来,夫妇俩只能南下到广东打工勉强度日。他家原在田边地角等闲散地栽种的325棵核桃树,也就荒废了。

脱贫攻坚期间,保康县对不必集中安置的贫困户危房进行鉴定、评级、改造。周尚根家有兄弟二人共两户,根据危房等级,政府扶持他们6万元,加上自己多年打工积攒的资金,去年冬天,新房在原址拔地而起。

居住条件好了,周尚根夫妇不再外出打工。去年冬天,他们就把核桃林的杂树、杂草进行了清理,今年又栽种了7亩200多棵核桃苗。他说,“房子盖好了,现在不能再依赖政府了!”

周尚根加入了马良镇核桃工作微信群,经常关注群里发布的核桃管理的相关内容,请教问题,并参加线下技术培训,今年以来,周尚根已参加了7次核桃技术培训。【画外音】针对农村危房改造,保康县对贫因户按C级加固改造每户2万元、D级新建改造每户3万元的标准予以补助。对居住危房的非贫困户,按照C级加固改造每户5000元、D级新建改造每户8000元的标准予以补助。2016年以来,全县共实施危房改造4658户。

搬好了,多干点,多向小康靠近点

9月26日一大早,褚方存开着三轮摩托,从两峪乡双堰湾村安置点出发,车上带着一大壶茶水和中午要吃的馒头。他要到山上老宅的田里为魔芋田清除杂草,每过几天不清理,田里杂草就会疯长。他已经连续3天上山了。

沿着山间的简易公路,一路绕山盘旋,路越来越窄。约40多分钟后,褚方存在一处山坳里停了下来。这里是他以前的家:林木茂密,阳光从树隙里投下斑驳的影子。老屋场是劈山开垦的,约百余平方米,已经被平整,上面种着魔芋苗;屋场四周还分别种着油茶、核桃、杜仲等。

老褚在老屋场向记者描述说,这里距离安置点约10公里,原来有17户居民,吃的山泉水,但是因出现季节性断水,每户都修有水窖存水,这里信号不畅、交通不便、信息不灵,“窝在这里,倒是可以勉强解决温饱,但,哪个不向往更好的生活呢?”

他妻子因受过伤,不能干重活。褚方存自己之前在小煤窑干活,后来患了尘肺病,也干不得重体力活,加之以往家中有两个孩子上学,收入状况可想而知。

2017年5月,他家搬到了双堰湾村安置点。根据褚方存夫妇的实际情况,安置点安排褚方存从事社区保洁。老褚每月有了固定收入。

褚方存说,这收入只能保证不再贫困,“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我自己要奔小康!”这样,闲时他和妻子一道干保洁,其余时间或是上山,或是在安置点的农业基地干活,“不让自己闲着,靠自己努力,向小康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