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字辈智斗疫情:土办法 新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
王国林到下仓许岭调研美丽乡村建
战“疫”帮扶,让乡村孩子宅家“
乡村旅游中乡村文化的挖掘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小

2020-02-13 19:26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小




你在他乡还好吗?虽然年二十九见了久违的一面,可是只有匆匆的两分钟……

甲灵(李敬业),比我小一辈,可是三十多年来,一声叔也没应上,都是乳名相称,这样蛮好,一如往常的亲密。他是甲子年出生,比我大两岁,他像三哥一样,铁磁儿一样的发小!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小

 

我俩小时候更是“纯洁”,虽然同村住着,他爸和我爸也是发小,但是在我的印象中,我读初中之前,我们彼此好像仅是知道对方的名字而已,就没有过交集,也是因为他家在我们村的最东北角了,我们两家的地理位置稍微有些远,平时玩不到一块去,我们好像连面也没见过,即使见过也不记得了。

至于是什么契机让我们开始接触,是什么时候让我们开始交心也不记得了,好像一点过度都没有,我们就已经形影不离了。和三哥一样只要大家都在家,总是时刻在一块,记得有一晚,我的单人床上加上我表弟睡了七个人,现在想想实在不知道那一夜是怎么过的,替我的小床鸣不平……

甲灵初三没读完下的学,他临下学前,老师都让他作的没一点办法,他的上下学时间是和幼儿园的小朋友同步,一开始的时候,老师还会批评他几句,可罚他站的时候,他理直气壮的跟老师说:你不能变相体罚学生!所以后来老师就放之任之了,直至退学。

他下学后在家做过菜贩子,在县城干过保安,那两年也还挺自在的。他去县城干保安的时候,个头也已经蹿到了1米83。发现了件事:和我一起玩耍的伙计好像都比我高!?而我那会还上着学呢,有很多和前女友往来的书信都是通过他收发的。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小

 

我下学后,2003年和三哥一起去了新疆,而甲灵去了深圳。我第二年去深圳的时候就是奔他去的,也幸亏是有他,我到深圳后,两眼一抹黑,两个多月没找到工作,吃住都是跟着他。吃的是他公司食堂的饭卡,不够用了他再出钱叫外卖,睡的是他公司宿舍,床让给了我,他有时会在躺椅上睡,有时会打地铺。

后来我找到了工作,但是只要休息了,还是会去他那,不需要什么理由或借口,异乡漂泊有个发小相伴,是心灵上最大的依傍!直到那时候他才告诉我,我在他那住的那两个月,公司负责人经常找他,不让我在那住,虽然一次次的都被他搪塞了过去,不过也没少被训。

2004年底,甲灵先回家来了,我没和他一起,我是2005年4月份回来的。他回来后一直在县城他三叔那帮忙,他三叔那会还只是个小老板,制作一些半成品的机械设备,不过也还不错。

 

后来,因为他也喜欢那些狗啊猫啊的,他三叔跟人合伙弄了个大型犬养殖基地——养藏獒,让嘉陵看着,这期间他还又弄了些兔子在家养。可都没有发展起来……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小

 

2006年我出意外那一年,对我家来说真的是悲催的一年。先是爷爷多年的肺结核病情恶化去世,再是我意外高空坠落受伤,后来二叔家堂弟又车祸受伤,欣慰的是堂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让人高兴的是我的两个铁磁儿般的发小,人生开始越来越圆满!

三哥那一年已经做了爸爸,甲灵也结婚成了家。我回家来送爷爷最后一程期间,正赶上甲灵的婚礼,给他送上了祝福。婚礼上,我抱着三哥儿子逗他的时候,还被尿了一身,童子尿淋身,挺好挺温馨。

 

甲灵的结婚录像里是我最后站立行走的画面,但是这么多年没再看过,可能录像光盘现在也没有了吧?希望没有了!

后来回工地的时候,我是前一天就去了县城,晚上住在了嘉陵的婚房里,睡的偏房沙发。前几天甲灵三婶又跟我闹着玩:不害羞,老叔公在侄媳妇那睡一夜,哈哈。

 

第二天一早,甲灵送我去的车站。当时还说呢:等到工地完工回来的时候,和三哥一起再去他那玩!唉,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不如天算……

瘫痪回家以后,有好几次用车都是找的他,他有时间回家来的时候,也都会来我这看看,现在他越来越忙,我们见面越来越少。前些年他三叔在儿子和儿媳妇的鼓动下,做起了电商,这些年发展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甲灵一直在跟着忙里忙外。

去年,他们又在浙江义乌开了分公司,甲灵去了那边全权负责。今年春节都没在家过,年二十九晚上我们匆匆见了一面,第二天他就回义乌了。

 

乡村纪事:我那个叫“甲灵”的发小

 

有一幕我记得很清楚,虽然当时脑子还迷迷糊糊的,我受伤后从江南回来是那年的圣诞节,到咱们县医院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刚收拾好,天还没亮,甲灵就赶到 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