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努力打造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
乡村的记忆:麦花香里的青春之歌
西华县龙池头村换“新颜”
徽州乡村旅游的灵魂在哪里
诗画乡村入梦来 同筑和谐新家园

乡村的记忆:麦花香里的青春之歌

2020-05-23 18:33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的记忆:麦花香里的青春之歌


 
 
 
    站在乡村的旷野间,微风过处,飘来阵阵麦花的清香,一阵惬意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所记得的乡村完全改变了模样,几乎刷新了所有的景致。但要我记起他的过去,说出他的变化来,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留影,只有村支书田间地头常说的那段口头语,还真真切切地在脑子里回味着:“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喝牛奶,吃面包。”这在当时,的确是乡下人一种奢侈的梦想,一种感到十分遥远的梦想。有梦想才有未来。现在看来,为了脱贫攻坚,实现乡村振兴的梦想,人们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更重要的是成就了看似笑谈的美好愿景。老支书指着眼前的景致,津津乐道地讲述着许许多多乡村脱贫攻坚的故事……
 
    本来,这次回乡,是抱着怀念的心绪而来,也希望能找一点当年插队时激情燃烧的踪迹的。可是,当年的知青大院早已建成了文化大院,知青屋也翻盖起了高楼大厦,知青田建起了果蔬大硼,就连村头的标语墙,也装上了电子屏幕,不停地滚动着文明建设的标语口号。的确,留下的也只有回忆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那个年代大多数青年人择业谋生的唯一选择,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沉重的一页。这场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结束于70年代末的上山下乡运动,共涉及到将近1800万的知识青年,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大动荡、大迁徙,以及后来的大返城,使得那一代人的经历前所未有地复杂、曲折,许多人的生活具有大起大落和各种悲欢离合的情结,相互之间的命运、前途形成巨大落差。那时,工厂、村委会都设有上山下乡知青办公室,届时,有线广播里、工厂、村头的墙壁上都会大张旗鼓进行动员:“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70年代末,我高中毕业后在当地的一个建筑单位干了两个月的临时工。要去掉“临时”谋的正名,料想也只有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了。于是,便到父母所在的单位报了名,时间不长就加入了上山下乡的行列。
 
    回想那时的经历,当再次站在曾经的田间地头时,也只有回归的历史,也只有承载着那段知青生活的歌声回荡在耳畔。那时的歌并不是很多,嚷嚷上口的不过那么几首,却反映了当时的知青生活,表达了不同的情结。
 
    临淄区的皇城,距家大约80公里,从地理上说,也就是家门口。但是,交通不便,虽路程不远,却要乘公交或火车倒几次才能到达,使得我们有远离家乡的感觉。特别是夏收季节。夏收是农村一年当中最苦最累的时节。天气热地气湿,田野里到处是忙碌的景象。小麦熟了,田野里一片金黄,麦浪在微风中沙沙作响,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小麦的清香。尽管人们起早贪黑辛苦的忙碌着,脸上却带着丰收的喜悦,恨不得一天当两天用。最紧张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就出工,吃在田间地头。打场是又累又脏的活。扬场时,麦芒、尘土随风飘扬,汗水一淌,蓬头垢面,麦芒落到衣服里,针扎一般,很不是滋味。苦点累点并不可怕,怕的是雷雨天气。时常天有不测风云,夏收时节,雷雨特多,无论是收割,还是打场,天气再热人们也盼望着晴天。这时的雷雨往往来得很突然,也很凶猛,刚才还是晴天,不一会儿就飘来一块乌云,过不了几分钟就狂风大作、雷电交加,雷雨说来就来。有时,雷雨伴有冰雹。在乡下有“虎口夺食”的说法。恶劣的环境,艰苦的劳动,年青的人总在用不同的形式,来缓解一时心中的苦闷和疲劳。在那皎洁的月光下,在那脱粒机的轰鸣声里,不时传出那首不知唱过多少遍的歌: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在打麦场高高的麦垛旁,闻着麦花的清香,迎着轻浮的山风,伴着欢快的口琴声,歌曲更觉优美抒情,那诗一般的语言,描绘情景交融的美丽画面,给人以美的熏陶。
 
    往往,感人的歌声带给人们的是鼓舞和勇气,打开的是一扇美妙的窗口,留下的是长远的记忆。歌曲《我爱祖国的大草原》是一位下乡知青在狂风呼叫的蒙古包里,写下的美好诗句,表现出对美好生活的极大热情和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也表达出下乡青年“扎根农村干革命”“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广阔天地炼红心”的心态。我爱祖国大草原,唱出了那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风貌,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歌,其实是我们心灵的共鸣,歌声伴随我们而成长,给我们勇气和支持,让我们在困难年面前绝不放弃。耕田、播种、放牛、养猪、种菜,烧火做饭,从不成熟到认识生活学会生活,脚下的路越走越稳,知青点的副业搞得好,生活也改善的好,成为全区知青先进单位。那情景还时不时地浮现在眼前。
 
    歌声承载的历史只虽是只鳞片爪,但是可管窥一斑。更关键的是,历史往往不只是历史,还可能是未来。唱着这些歌,人们似乎看到了未来;似乎看到了爬满青苔、百年屹立不倒的知青老屋;似乎看见高高麦垛上细碎的月光。于是我带着这些歌,带着人们最爱的这些歌,走向我不知还会摔多少跟头的路,开始我的生活,因为我始终坚信:生活——因歌声而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