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建设成效初显
乡村振兴的“领头雁”有了预备队
热气球节 引乡村变景区富民
目前乡村振兴组织兴则全面兴
“一村一品 一村一特”助推振兴

乡村振兴的“领头雁”有了预备队

2020-07-25 09:51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振兴的“领头雁”有了预备队

     烈日当空,吴广武头戴草帽,穿过一片拆旧复垦而来的新耕地。在茂名市电白区沙琅镇堂砥村,拆旧复垦本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吴广武不但啃了下来,还交出了“完成下达任务量292%,全镇第一”的好成绩。
 
    定岗位、派任务、压担子……作为堂砥村候任村党组织书记,吴广武在跟班学习的同时,还需经受住组织交给的重点难点工作考核。
 
    明年是村级换届选举年,如何从制度设计上破解村级党组织书记物色培养难题?4月以来,电白探索推出“候任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机制,为乡村振兴“领头雁”配备预备队,打造高素质带头人队伍。截至目前,电白选拔任用了376名候任村(社区)党组织书记。
 
    从被动“等才”变主动“选才”
 
    沙琅镇新陂村50亩番石榴基地里,红心芭乐品种即将迎来今年第二次收成。村里把“一村一品”的试种任务交给候任村党组织书记蔡周胜。
 
    这些年,村里上报的“一村一品”不断更换,原因就在试种试养不成功,难以全村推开。“新农村建设项目临近尾声,新陂脱贫出列,村民们就盼着‘一村一品’能早日搞成。”“85后”蔡周胜拥有华南农业大学本科学历,渴望用知识改变乡村面貌。
 
    “年纪轻、文化水平高是这批候任书记的突出特征。”电白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永顺告诉笔者,376名候任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平均年龄为42岁,其中35岁以下的占40%,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占65%,44人具有本科学历。
 
    今年4月,电白区委组织部按照宣传发动、初始提名、资格联审、人选考察、研究确定、上报备案6个工作程序,重点从现任“两委”干部、候任干部以及村民小组长、致富能手、企业管理人员、退伍军人、回乡知识青年等优秀党员中物色选拔候任村(社区)党组织书记。
 
    以往,村(社区)党组织书记选举“等才来揭榜”,新当选的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多少要花上一段时间适应工作,有的甚至出现能力不匹配现象。“行不行?试一试就知道了。”电白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院新认为,“候任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机制实行‘选、育、管、用、储’全链条管理,实现了从被动‘等才’向主动‘选才’转变。”
 
    新机制被视为“候任村(社区)干部”机制的升级。2014年以来,电白选拔培养候任村(社区)干部873人,其中601人已当选为村(社区)两委干部。
 
    日益成熟的“先备后用”模式,在乡村形成了优秀人才的“聚宝盆”。
 
    提前练就振兴乡村的过硬本领
 
    “不同时期的农村工作,对带头人的素质要求不同。如果说10年前还要看电脑操作能力,那么现在则要求具备带领村民振兴产业的能力。”沙琅镇党委书记吴伟华认为,巩固好脱贫攻坚成果,做好乡村振兴这篇文章,是换届后“两委”首先要面对的考题。
 
    沙琅镇17个行政村选配26个候任书记。除了定期举办培训班,镇里还分批安排他们到镇组织办、综治办等重点难点工作岗位跟班锻炼。“支部强不强,关键看‘头雁’。今天的农村工作,压力大,任务多,村党组织书记没有过硬的本领,乡村难以振兴。”吴伟华说。
 
    沙琅镇谭儒村“一村一品”远近闻名,村里的萝卜产业链产值超过2800万元。与谭儒村一河之隔的甘村村,仍在加紧“旱改水”。“村里山坡地2000亩,水田1600亩,可划分两个区域搞种养;2条规划中的公路交叉点就在咱村,可在道路两旁建设加工厂……”谈到未来设想,甘村村候任村党组织书记廖喜亨咬着牙说,“河对面能办成的,我们也能做得好!”
 
    尽管项目资金仍在排队,望夫镇芳塘村却先行一步,渴望“干一番事业”的吴沛锋带着大家早早制定了污水处理布点图。“成为候任村党组织书记,心中有着强烈的服务群众责任感。”吴沛锋说。
 
    7月17日,吴沛锋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在当天的民主测评中,他获得综合评价优秀票93%、赞成票100%,折射出组织意图与群众意愿的有机统一。
 
    截至目前,电白已有19名候任村(社区)党组织书记当选村(社区)党组织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