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再发力
乡村教育,绽放孩子最美的光芒
要让金融活水精准“滴灌”乡村
看乡村振兴的“龙江示范”
产业“三新”绘就乡村小康新景

乡村教育,绽放孩子最美的光芒

2020-09-04 11:37 主页 来源:未知
乡村教育,绽放孩子最美的光芒

泰宁:乡村教育,绽放孩子最美的光芒

泰宁县下渠学校校园,俯瞰“渠园”种植基地,一个硕大的“渠”字活灵活现。
沿着“渠园”步道,随处可见栽种的花草在烈日下绽放着,点缀如茵的绿地。种植的十几种中药材与蔬果、花卉及各类植物正茁壮成长、争奇斗艳。圆形的池子里,观赏鱼在水中的涌泉、石头、睡莲、菖蒲间穿梭戏水。鲜花长廊、文化书香长廊和景观灯,工人们正在抓紧安装。
这个新学期即将落成的全省首批中小学劳动教育特色项目,正是泰宁县进修学校副校长叶雪娥在此担任校长期间规划的“得意”之作。“山区办学要有特色,以特色项目为切入点,以点带面,拾级而上,最终达到孩子身心的全面发展。”从教30年的省优秀老师、省“十三五”中小学名校长培养人选叶雪娥说,她一直在寻求一种能引领学生、教师、学校共同发展的文化,一种能实现“学生成长快乐,教师工作幸福,学校特色鲜明”教育愿景的文化。
寻找乡村教育办学的灵魂
1990年夏天,豆蔻年华的叶雪峨走出师范校园的象牙塔,分配在景色秀丽的金湖畔梅口乡拥坑村一所偏僻的“双人校”。这年秋天,她成为一名真正的乡村教师。在这里,她不仅体验到山村农民劳作的艰辛与生活的艰难,更让她看到家长们迫切希望孩子靠读书来改变命运的渴望。
叶雪娥一心扑在教学上,白天专心教学,晚上精心批改作业、备课、钻研教材或是上农家家访、辅导学生。三年后,叶雪娥因教学成绩优异被调到学区中心校任教。离开那天,村民们又是帮助收拾行李,又是送土鸡蛋,村民们含着眼泪与她惜别。“点点滴滴,都是浓浓朴实的真情和寄托。”叶雪娥说,她感受到了一名人民教师的无上光荣与自豪,也从村民们的眼中看到了殷殷期盼,这一幕至今难忘。
在梅口中心小学,叶雪娥一干就是12年,从那时起,她将精心备课的不同年级教学教案都积攒下来,逐年摸索,不断充实总结自己的教学方法,为日后小学办学经验的积累奠定了扎实基础。
多年的乡村教育实践和角色的转变,叶雪娥思考的不仅仅是自己怎样教好一本书,更多的是山区教育怎样能突破教育资源的瓶颈,她坚信教育对个体发展的影响,坚信可以用教育的力量守护乡村陪伴培养孩子成长。“乡村教育不可能把每个学生都教成好学生,但是可以把好的教育给学生。” 叶雪娥说。
2005年当了15年乡村小学教师的叶雪娥调到城区水南小学,不仅担任数学课任老师,还担任校教导主任。在7年教导主任和3年副校长岗位上,叶雪娥根据不同年级学生的不同特点,有意识在学校开展了一系列特色教育研究活动,组织老师深入到课堂听课,了解教学情况,帮助老师解决教学中遇到的难题和困惑,从实践中及时总结、丰富教学经验,探索积累办学思路。“她要寻找山区教育办学的灵魂。”学校老师这样评价叶雪娥。
书香墨香激发孩子的自信
在下渠学校,有一条吸引眼球的校园星光大道。“博学之星”“雅行之星”,张贴的一张张照片,便是一个个生动故事,展示了下渠学校学子的拼搏进取、谦和礼让的良好风貌,散发着浓浓的书香气息和学生的成长荣耀。
下渠学校是泰宁5所乡村中学之一,是一所集幼儿园、小学、中学的镇中心学校,有老师75名,学生650余名。2015年,叶雪娥成为下渠学校校长后,用爱办教育,用专业智慧办教育,这些日渐形成的办校思考开始融入叶雪娥的办学实践中,她的办学思路在这里得以施展。
叶雪娥花了大量时间翻阅学校历年留存的档案资料,与老师们促膝交谈,实地走访学生家庭,了解学生现状,基于“一校一品牌,一校一特色”的思考,乡村学校办学思路逐渐清晰:“特色项目—学校特色—特色学校。”
阅读、书法是文化的传承,但许多老师和家长仅仅是把它当作一种技能的习得,忽略了它的丰厚素养和精神传承。在学校办学思路转型初期,叶雪娥看上了阅读书法的“文化功能”。
阅读书法项目从此作为校园文化的重要载体,率先树起下渠学校特色办学的旗帜。围绕“举阅读、书法文化旗,走特色学校发展路”,抓住“认认真真读书,规规矩矩写字,堂堂正正做人”这一教育本质,浓墨重彩打造阅读(书香)、书法(墨香)“两香”文化,荡涤了校园的沉闷之气,激发了乡村孩子的灵气和文化自信。
詹同学是下渠学校初一年级的学生,下渠村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留守在家由爷爷奶奶带。由于溺爱,养成了不良习性,上课捣蛋逃学,是班上的“刺头”。叶雪娥得知后,专程上他家家访,在教育的同时鼓励他参加学校诵读兴趣小组,激发他好学兴趣。选他为体育培养苗子,参加县里体育比赛。詹同学转变了,学习也进步了,中考还上了泰宁一中。“本来我们对儿子很失望,是学校的教育,让孩子有了信心和追求。”激动的父母对叶雪娥和学校充满感激。现在正在读高二的詹同学,学习成绩在班上位列前20名。
“乡村孩子有野性,特别是一些留守学生很难教,坏了风气,拖了学校的后腿。自从校园开展‘两香’文化,很接地气,改变了学校面貌,也改变了学生学习态度、习惯和文明礼仪。”在下渠学校任教20年的老师杨铭说,“两香”文化调动了老师的积极性,融洽了关系。
劳动教育不只是技能教育
下渠学校的“两香”校园文化,使叶雪娥看到了乡村教育特色的出路希望。她又想到了山区学生最亲近熟悉最丰富的劳动资源。“劳动能创造财富,劳动能改变命运,劳动能缔造幸福,劳动能彰显国魂。”叶雪娥说,劳动可以激发学生的学习生活热情,培养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劳动观念,在劳动教育过程中,充分发挥自身价值体验的迁移功能。
学校有360名寄宿生,叶雪娥的劳动教育课率先从此开始。“劳动教育不只是简单的技能教育,要通过劳动教育培养学生劳动习惯、动手能力、热爱劳动、勤俭节约精神、关心他人责任、观察分析问题方法、乡土情怀认识和为民服务价值观。”叶雪娥说,这“九个一”是劳动教育目标也是劳动教育体系,是山区学校素质教育的重要环节和突破口。
叶雪娥的劳动实践教育规划蓝图开始呈现。
校园内。占地约2000平方米的“渠园”种植基地,是校内学生主要种植基地,种植区域以蔬果、中草药、花卉等各类植物为主,各类花草树木种植和池塘养殖,按班级领养。
校园外。结合泰宁县产业发展特色,与王坑村仁寿堡花卉苗圃基地、王坑村百香果种植基地、热带鱼养殖基地、玫瑰花种植基地、蔬菜大棚种植基地等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建立劳动教育基地,完善劳动教育课程体系。
开发1~9年级小学低、中、高年级和初中劳动教育课程,分阶段实施劳动思想与技能课程,全程渗透家庭劳动、学校劳动及室内专题手工劳动活动。建立学生自评、互评、师评、家长评价、专家评价、劳动成果技能展示评价等系列综合性评价体系。
设置劳动教育内容,架构“我爱劳动”校本课程。以“校内劳动、家务劳动、社会劳动”三大主题进行校本课程的深入研发和实践,从一年级至九年级呈现多元、循序渐进的序列安排劳动内容。校内劳动系列课程有小小岗位、美化宿舍、美化教室、美化校园、蔬菜种植、植物扦插等。
除了课堂教育,还建立班会活动、社会实践活动、节日主题教育活动、校园文化建设活动等渗透劳动教育内容的制度要求,促进校园劳动特色教育的建设。确保劳动教学时间,每个班级每周安排不少于一节的劳动教学时间,利用课余和傍晚时间因地制宜推行劳动活动形式和内容多样化的大课间劳动活动。
目前,“渠园”已经成为全省首批中小学劳动教育特色项目;叶雪娥的“新时代乡村小学劳动教育资源开发与利用实践研究” 也成为省级课题。“下渠学校的办学质量已经从过去的倒数第一走到了泰宁县的前列,多年保持第一。”泰宁县教育局局长高文珍说,叶雪娥的乡村办学特色,对老师起到凝聚作用,和睦融洽,团队精神得以加强;对学生品行教育效果明显,还带动了教学质量的提升,有引领示范作用,值得推广。
如今已经调任县进修学校副校长的叶雪娥,正在将从教30年积累的教学经验和多年苦心摸索的管理方法,汇聚成自己的办学思想,作为新学期开学“礼物”献给泰宁的乡镇学校。
“乡村学校要成为温暖、放心、有特色的品牌学校。”叶雪娥说,学生都像自己的孩子,都有各自的闪光点,教育可以让他们健康成长,绽放自己最美的光芒。这是她对乡村教育的最大心愿和期待。
有乡村教育就有乡村未来
屏南县以文创产业助力乡村振兴带来的变化,以龙潭村为例,给人留下印象并引发思考的,不是龙潭村美术馆悬挂的农民自己创作的画,不是首届重声音乐节“我用心在sing,敢唱就是歌”,不是香港导演招振强电影工作室指导的舞台剧《假面》,而是将龙潭小学教学点恢复成完全小学。
龙潭小学2017年5月开始复办,当时只有一名老师2个班级6名学生,如今有10名老师6个班级41名学生。大多数学生来自北京、浙江、武汉等地。这固然是解决“文创移民”的后顾之忧,但乡村教育振兴的背后,折射出新时代之光。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通过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出台。正是有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撑,才有了来自全国各地的9名支教老师;正是有了优质教师的加盟,才吸引了城市孩子的转学;正是有了复办的乡村学校,才重新点亮了乡土文明的希望之火。
中国乡村社会命运多舛。梁漱溟先生曾感叹:“一部中国近百年史,从头到尾就是一部乡村破坏史。”破坏的结果不仅使得乡村凋敝,还使得乡村教育的日渐凋零。前些年,随着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加快,乡村首当其冲,不少乡村或城镇化,或消失,或荒废。据统计,我国十年间消失了92万个村落。让人痛心疾首的还有,十年间我国乡村小学数量也锐减了一半。
我国是农业大国,拥有数千年的农耕文明,靠什么维系农村道德秩序,保存文明火种,化怨解困、和睦乡里?古代圣贤指出:“立太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教化乡邑,乃乡村教育之根本。
乡村教育关乎乡村的明天,乡村振兴离不开乡村教育的振兴。龙潭村虽只是一个个案,但却有普遍昭示意义:有乡村教育就有乡村未来,有乡村未来就能阻止贫困现象代际传递。那重新点亮的希望之火,尽管微弱,却是烛照中国乡村的一线光亮,接续了几千年明明灭灭的闪烁,着实让人感到温暖而踏实。
屏南县文创助力乡村振兴的可贵在于,从艺术教育起步,到龙潭村完小的复办。都说教育的本质是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而龙潭村两年多能够产生文创人才的“聚集效应”,靠的正是这里的教育生态和文化滋养,也是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一棵树滋养另一棵树,一个人照亮另一个人。(戎章榕)